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拣魔辨异录重刻序

  学道之人, 居心立行, 必须质直中正, 不可有丝毫偏私委曲之相。倘稍有偏曲, 则如秤之定盘不准, 称诸物而轻重咸差。如镜之体质不净, 照诸像而妍媸莫辨。差之毫厘, 失之千里。展转淆讹, 莫之能止。故楞严经云, 十方如来, 同一道故, 出离生死, 皆以直心。心言直故, 如是乃至终始地位, 中间永无诸委曲相。书曰, 人心惟危, 道心惟微, 惟精惟一, 允执厥中。法藏宿世, 固有灵根。即现生之悟与见地, 亦非卑浅。但以我慢根深, 欲为千古第一高人。特意妄立种种宗旨名相, 著五宗原。以企后学推尊于己, 竟成魔外知见。使当日直心直行, 允执厥中。将见密云会下, 无人能敌。道风之振, 何难超越诸方。惜乎不以实悟实证为事, 而预先设法, 以为超越一切之计。遂致密云七辟三辟, 以正其非。然人非圣贤, 孰能无过。果是英烈汉子, 自当惭愧忏悔, 知非改过, 以期实悟实证。则临济法脉, 如来慧命, 岂不直接其传。何得慢幢高竖, 护短饰非。引起其徒弘忍等, 更加狂妄。逞己臆见, 著五宗救。挽正作邪, 以邪为正。谤法谤僧, 自误误人。较之法藏, 更深十倍。盲引盲众, 相牵入火。噫。可哀也已。藏忍平生, 刻意文饰。致令门庭甚盛, 士大夫多为外护。故彼父子之语录, 并五宗原, 五宗救之僻谬邪说, 悉皆续入大藏。至雍正十一年, 世宗欲选语录。遍阅彼等著作, 知其意见僻谬, 必至瞎人正眼。著令尽毁其板。又敕天下丛林, 凡有此书及板, 尽行毁除。倘有私藏者, 发觉以违律论。又恐或有深受其毒, 莫能尽吐。因将五宗救中狂悖甚者, 摘录八十余条, 逐条驳正。命续入大藏, 以企开人正眼, 报佛祖恩。但以万几无暇, 至十三年春, 方始脱稿。未及誊清, 龙驭上宾。高宗继立, 方始刊板。只因未委通人, 凡草书替代之字, 许多竟作本字。如以谓作为, 多至百余。世宗所刻书册经板, 悉皆校对精严。唯此一书, 错讹甚多。故知的系宾天之后所刻。又雍正十三年春, 开工刊大藏板。此书上谕, 命入藏流通。而竟未入者, 以高宗御极未久, 殚精政治, 无暇提倡。其余缁素, 以法藏徒党甚盛。恐其一经提倡, 或致招祸, 因皆置之不论, 以故未入。书册殿板, 存于大内。除皇帝有敕, 无由刷印, 因兹不传于世。然此法宝, 必有神物守护。令其久秘复出, 得广流通。其因缘具于石印序中。兹拟重刻木板, 因息心校阅, 俾还世宗本来面目。应季中居士, 愿任刻资。遂序其颠末, 以告来哲。夫欲了生死, 必须实证。若唯悟而未证, 则烦惑尚在, 大须努力。倘能兢兢业业, 历缘锻炼。则觉照存心, 冥符圣智。人我是非之凡情, 无由而起。若不加觉照, 依旧凡情炽然。功行愈高, 情见愈重。由悟入迷, 在所难免。如人睡惺不起。久复睡著。古人谓大事已明, 如丧考妣。正以烦惑未断, 或恐复迷。须知断惑之人, 便无凡情。既无凡情, 何有生死。大悟之人, 其悟纵与佛同, 其惑犹未断除。必须念念觉照, 庶免凡情用事。藏忍父子, 虽则悟处高深。只因我慢过甚, 全体埋没于人我情见之中。而犹欲为续佛慧命之第一高人。以致一错永错, 而莫之能反。尽其智力, 只做得个平侍者之身分。可不哀哉。如来深知末世众生, 烦惑难断。特开一信愿念佛, 求生净土法门。令其于临终时, 蒙佛接引, 往生西方。既得往生, 则超凡入圣, 了生脱死。承侍弥陀, 追随海众。从兹圆破无明, 彻证自心。直至成佛而后已。使藏忍知此, 当即上品往生, 证无生忍。普现色身, 广度群迷。又何至妆点文饰, 欲得超师越祖之虚名, 企其流芳百世。一经明眼人看破, 竟落得个邪魔外道之实号, 而遗臭万年。呜呼哀哉。(增广·卷三序)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佛菩萨乘愿示生时,绝不会轻易泄漏身份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