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扶乩一道,真仙降临百无二三

  十三日接到手书, 并乩书二部, 随即送与俗人, 本欲即复, 以冗事多端, 不暇及。至廿一日, 又接手书, 及其中乩语等, 其意固亦欲人改恶从善, 但肯改恶从善, 则便为莫大利益。若谓明印师到普陀, 大士赐示, 则为诬蔑普陀及与大士。光在普陀, 已满三十年, 未曾闻有扶乩之事。明印既是高僧, 当将佛教中因果报应事理, 及修持净土法则, 发挥示人。何得冒大士之名, 以造谣言, 虽亦有劝人之益, 而自己先陷于诳妄罪中。至救劫仙方, 更为俗鄙不堪, 此系烧琉璃者所作, 绝不知观音为何如人, 玉帝为何如人。居士详看安士书首册, 天必锡汝以福下注, 及欲海回狂卷三之论天与佛菩萨之文, 自不被此等胡说巴道所惑。居士信心虽切, 奈绝未尝著佛法滋味, 故将灵鬼妄冒仙佛等乩语, 一体尊重。前二部书, 其劝世文, 颇有切实有益世道人心者, 然拉杂乱录, 固已不成片段。况其中说佛法者, 多不如法, 在家善人, 宜取其戒劝之语, 不必究其修行之语, 则有大利而无少弊矣。至于感应篇, 阴骘文, 觉世经, 则系示人克己复礼之宝鉴, 比游移浮泛之乩文, 固不可一目视之。扶乩一道, 实有真仙降临, 然百无二三次。若尽认做真仙, 则是以平民妄称帝王矣。所临坛者, 多属灵鬼, 倘果有学识之灵鬼, 其语言颇有可观, 至说佛法, 则非己所知, 故多谬说。一班无知无识之人, 遂谓真佛真菩萨, 其语言之讹谬处, 害人实深。居士宜潜心读安士书, 并印光文钞, 倘有入处, 再去研究法华楞严, 自可明如观火矣。(增广·复马舜卿居士书)

  月之初九日, 中华书局寄来灵学丛志三本, 系三, 四, 五期所出, 因大概阅之。见其教人改过迁善, 详谈生死轮回, 大有利益于不信因果及无三世之邪执人。至于所说佛法, 及观音文殊普贤临坛垂示, 皆属绝不知佛法之灵鬼假托。在四期册中, 文殊佛教二十四乘天, 普贤佛教二十四乘位次, 皆是胡说巴道。至于佛顶混元经, 乃剽窃金刚经心经之义而伪为之。其中纵多系真经中语, 亦不可流通受持。以邪正夹杂故, 如嘉肴置毒不堪充饥故。无量度生经, 更属瞎说。窃恐阁下信心真切, 亦以高王经一例观之, 因而赞扬流通。则其坏乱佛法, 疑误众生, 过非浅浅。既冒为知己, 敢不略陈刍荛, 以防其善心而招恶果之后患乎。阁下既属丙号会员, 但当令其发挥改过迁善, 及孝弟忠信, 礼义廉耻, 戒杀戒淫, 允恭克让,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等事。若夫如来无上妙道, 岂灵仙乩坛之所能宣扬演说者哉。觉明妙行菩萨, 王定九相国, 皆因乩而深戒扶乩, 当以之为圭臬。纪文达之论扶乩, 甚有道理, 以真者少而假者多。达人哲士当敬而远之。不可专致力于此, 而为诸小鬼小神之所惑也。如灵学丛志第三期杂纂第九篇, 盛成述生魂上乩, 谓其父一日焚符请仙, 乩大动, 就盘中作两○一│, 历二时之久, 无他异。其父与在坛诸人, 谓为不肃, 触神怒。相续拜叩, 又如是画, 众皆恐惧。适家人有归自单家桥者, 言桥下一担粪夫昏卧道中, 口中呓语喃喃, 状类急症, 宜速救之, 迟恐不及矣。其父即焚送符往视之, 担粪夫已苏。且言曰, 吾梦往一处, 香烛辉煌, 诸人向吾叩拜。吾无以应, 乃就盘中绘吾二桶一扁担以示之。彼等叩拜尤甚, 且敬, 吾不得已, 只有数数绘吾生活图耳。成自谓由是信之之诚, 与日俱进。吾谓盛成之信之诚, 可谓知进而不知退耳。夫请仙而担粪者来, 画扁担粪桶不计其数。使无人来自桥上, 将谓此图有许多玄妙, 怕是仙圣所示, 执中贯一, 执两端而用其中之奥旨。定不敢臆断曰, 此粪桶也, 扁担也。及经担粪仙人说破, 则一文不值。半日勤恳于担粪夫, 不胜惭惶矣。故须知实有真仙, 而伪者又不止担粪夫一人也。智者可以悟已。光拟于月半后他往, 月余即返。返时或绕道至沪, 当趋贵局一晤, 以请教益。祈此后概勿发信, 免致误失。(民七 七月十二)(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六)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刘演宗之书断断不可流通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