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刘演宗之书断断不可流通

  刘演宗述法华六十五种不思议力, 可谓深入法华深固幽远之藏。而一一与净土对举而论其胜劣, 实为不达如来权实法门。唯能利于南岳天台以上之根性。下此皆被彼断其往生西方之善根矣。此书断断不可流通。若流通, 虽能令人尊信法华, 而令彼一切不通权实教理者, 从兹藐视净土而不修也。夫寂光净土, 当处即是。能圆证者, 唯佛一人。等觉菩萨, 尚是分证, 况其它哉。今以登地登住所见所证, 为博地凡夫担任, 其可乎哉。华严于证齐诸佛之后, 尚令往生。今为具足惑业者, 令捨弥陀净土, 而修本师娑婆净土。其心诚为宏博, 而其害有不能尽言者。夫安养娑婆, 原一实报寂光。(实报寂光, 原是一土。约所感之报, 名为实报。约所证之理, 名为寂光。寂光无相, 实报具足不思议佛刹海微尘数庄严妙相, 虽具尘刹庄严, 原是一法不立, 虽则一法不立, 而复具足庄严, 如明镜了无一物, 而复胡来胡现, 如虚空体非群相, 不妨日照云屯。)此实报寂光之净土, 唯登圆初住者方能得见。彼西方凡圣同居土, 无有众苦, 但受诸乐。此方凡圣同居土, 则惑业苦三, 如恶叉聚。轮回六道, 了无出期。以此之实报寂光, 与彼之凡圣同居对论, 其违叛经旨, 错投法药者, 可胜叹哉。何不以此之凡圣同居, 与彼之凡圣同居对论, 而为契理契机, 三世诸佛皆悉印可之说乎。为是智识未精, 为欲自辟门径, 以显当改革时, 亦有乘大愿轮者, 改革如来三根普被, 华严末后归宗结穴之法门, 令其良善也耶。印光无道无德, 少参少学, 不能为法门效一言一字之力。然欲一切有情同生西方, 不得不冲冒大家, 以献其他山顽石之见耳。倘以法为重, 当即见原。否则纵谓光为邪见谤法, 亦欢喜领受, 而无或怨恶也。(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七)

  易云, 君子居其室, 出其言善, 则千里之外应之, 况其迩者乎。出其言不善, 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演宗居士一片婆心, 极力推崇法华不思议力。奈未能详知其所以然, 遂援引经文, 剖判优劣。不但与三世诸佛究竟普度众生之法门相反。即本经本迹开显之义, 亦属背戾。徒费好心, 贻误自他。前已奉复, 略陈其概, 谓断断不可流通。近三二日有数位在家友人, 曾阅此书, 不胜痛伤。知印光直心直口, 敢于陈谏。于数千里外, 各寄书并此册, 令印光再赋厉石, 陈其利害, 令勿流通。保全刘君现生名誉, 未来果报。劝善规过, 以尽法门友谊。窃念印光人微德薄, 言谁见听, 一渎已甚, 何敢再焉。继思印光宿生不幸, 致令今生生即病目, 出家三十余年, 虽常勤忏悔, 由业障深故, 心不入道, 目日昏盲, 谅属宿生妄说佛法, 瞎人正眼之所感召。兴念及此, 痛愈煎心。推己及人, 势不能止。欲令刘君及一切人, 世世生生得明亮肉眼, 世世生生得清净法眼。深达佛意, 彻证自心。普导含识, 同登觉岸。永离印光感报之苦, 印光亦可藉此稍消宿业。纵谓指斥通人著作, 当永堕阿鼻地狱, 长劫受苦。但令一切众生受益, 唯我受苦, 亦属莫大幸福, 受赐无穷。祈告刘君勿再印刷。先所印者, 除售出外, 凡所存者, 悉付丙丁。且勿谓如此则枉费若干钱财, 事难依行。须知世人每以钱财作诸功德, 断不肯以钱财买诸罪咎。又有不作功德, 卒遇盗贼水火, 亦复虚耗。况此有误人处, 烧之即是功德。若不谅愚诚, 依旧流通。深恐彼诸热心护佛法道者奋袂而起, 作论辟驳, 出册登报, 遍布神州。则名誉利益, 两皆受损。倘能悯我愚诚, 随即取消。则人必谓刘君到底见地高明, 故能从谏如流, 唯理是尚。虽一时之失检, 实非故意妄为。人非圣贤, 孰能无过。过而能改, 善莫大焉。从兹名誉日高, 德望日著。将来必能居高位以治国家, 弘法化以利群萌。立功立德立言, 自觉觉他觉满。耀祖光宗, 荣先裕后。俾亿万斯年永仰芳猷, 则何幸如之。否则初步一蹶, 便难振兴。事过而悔, 则无及矣。非若印光混饭海岛, 以寄残生。食息之外, 百无一能。唯其无能, 故亦无求。纵令推之九天之上, 不能令其少增。揉之九地之下, 不能令其少损。何也, 以无能无求, 故无地受增受损。纵欲增损, 只成徒劳耳。唯其如此, 故敢直心直口, 为法门挚友告也。其见听与否, 任彼自裁。但尽我忠告之心而已矣。(民六 十一月初一日)(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八)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魔王外道横行,勿受其惑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