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外道剽窃佛典,类多如是

  知阁下于三教静坐等法, 各得其宗绪。但宏扬佛法, 不宜以道家炼丹运气之事与之并存。恐彼邪见种性, 援正作邪。则欲令受益, 而反为受损也。儒家论坐论参究本体, 全体取禅家参究之法而变其名目。且又绝不言及佛法。虽则造诣高深, 于己于人皆有利益。然以袭人之善以为己有, 其于诚意正心之道, 致成罅漏, 不禁令人慨叹。十五页八行佛遗教经, 制心一处, 无事不办。此一处即念念在道, 心与道合, 心与佛合之谓。下文阁下所释, 过于著迹。十一行, 缘中, 乃指心之所缘之境中。故下即云, 若眉间, 若额上, 若鼻端, 此是所缘之境, 非缘中亦是境之名目。若缘中亦是境之名目, 下当云及, 不当用若字。道家剽窃佛典, 不解其意。妄安缘中之位, 而又欲与佛各异, 名为黄中。其可笑一至于此。以阁下之博览, 尚袭道家谬解, 而直以为所缘之境。足见宏法参杂, 有误人处。至于十二行止心丹田, 此属治病之法。故下云经久则多有所治。非不因治病, 亦以丹田为所缘之境也。十五六行尔时当系念鼻端, 令心住在缘中, 无分散意。可知系念鼻端, 即是心住缘中。若谓缘中是境, 则一心系念两境。岂不心境分张, 何由成定。前十一行初学系心缘中, 若眉间, 若额上, 若鼻端, 虽说三境, 毕竟止缘其一。故一一皆用若字。阁下随道家妄说所转, 何不一体贴文意, 以为本旨乎。道家剽窃佛典, 类多如是, 当置之不论可也。若滥引之, 又不别其是非, 则便为邪见人之护身符矣。炼丹家每以治病等法为希奇, 作炼丹运气之证。而阁下不知其用处, 又与系心之缘同论。则彼异道, 遂谓佛法亦运气炼丹矣。宝志公系法身大士, 普现色身, 何得与弄精魂之出神并论。此处一混, 则门臼姑娘, 直可与纯阳吕祖觌体无二矣。礼云拟人必于其伦, 阁下失言, 光不能为阁下讳也。十九页九行, 言主一, 说得甚好。阁下何不取此义, 以释制心一处之义。十六七行说回光, 亦道家著迹, 而不知本体之说。廿一行所说法身之义, 亦非本有法身。九页卅行以下, 抱朴子微旨篇, 系节取感应篇中之文, 不当云感应篇之祖本。按佛祖统纪卷五十四, 汉灵帝光和二年, 老君降天台山, 以感应篇授仙人葛玄。可知微旨, 是摘录其大纲而已。(三编·复丁福保居士书十八)

  无垢子心经注, 似是而非, 不可看, 亦不可流通。以彼用宗门之言句, 作炼丹之表示, 令未识禅家宗旨者, 走入炼丹运气一派, 其误人坏法也大矣。(三编卷一·复陆培谷居士书)

  亦有剽窃佛经要义, 以宏儒宗。反加以极酷烈之辟驳, 以关闭天下后世之人不入佛法。其本意不过以门墙见重, 恐其不加关闭, 则群趋于佛, 儒门因之冷落。不知真上根人, 决不受关。而中下之士, 由彼破斥因果报应, 生死轮回, 谓为佛以此为诱惑愚俗之据。凡佛令人改过迁善, 以及了生脱死等法, 彼则斥为自私自利。以有所为而为善即是恶, 必期于无所为而为善。大悖圣贤克己寡过, 下学上达之旨。及易书趋吉避凶, 惠吉逆凶之道。徒以尽谊尽分, 诚意正心, 为淑世善俗之术。于所令人不得不尽谊尽分, 诚意正心之根本, 完全废弃。以圣人分上之事, 责凡夫以实行。故致善无以劝, 恶无以惩。及至欧风东渐, 则废经废伦之种种恶剧, 通皆演出。其祸根正在破斥因果报应, 生死轮回。及有所为而为善即是恶, 与自利利他, 了生脱死, 斥之为自私自利之偷心之所致也。(续编·罗两峰居士正信录序)

  阁下所言梦东语录, 及彭绍升诸说。似皆炼丹家抄录妄行改削之文, 非从原书中见也。以炼丹家亦有以打坐为参禅者, 故云念佛与参禅同, 与道法少别。与道法少别一句, 的是丹家糅入。除此一句外, 其上下之文, 虽于义无大谬。然亦笼统颟顸。梦东语录, 绝无此文。殆彼取其义, 而实不知其所以然者之抄录耳。今亦不须详辨, 祈息心看梦东语录自知矣。所引彭二林居士语, 亦与此同, 而其讹更有甚焉。所云阿弥陀佛四字易念, 只要念念相续一心不乱, 才能一气循环, 精气神凝聚一处。久之成舍利子, 再久之结为菩提珠, 而成佛矣。此语乃以念佛法, 作炼丹法。二林断断不为此语。正眼未开, 援正入邪, 诸多此类。慧命经, 仙佛合宗, 乃其甚者。引人之语而不知其义, 妄为改削, 以作己法之证。其蔑理诬人, 惑世误人之罪, 非口笔所能宣也。欲图一时之虚名, 不惧长劫之实祸, 如来称为可怜愍者。至云回光返照之法, 虽无大碍。两眼看著手尖, 当是鼻端之讹。此或是二林居士所立。虽亦有益, 然长时合掌, 甚为吃力。固不如观鼻端白之安乐自在, 身心各适其适也。以初心习定, 念难归一。若能常观鼻端, 则心自不外驰而纷动耳。此系最初之浅近法耳。梦东语录, 乃钱伊庵居士, 于梦东遗集中, 摘其专示净土言句, 于南方流通, 以补久仰无缘会晤之憾。全集北京则有, 南方唯伊庵略本。此书词理精妙, 为蕅益省庵后之第一著作。若于此书能一踏到底, 谛信无疑。光敢保阁下莲蕊敷荣于珍池, 临终即托质其中, 而为净土之嘉宾矣。弥陀要解, 为自有此经以来之妙注, 实为修净业者之指南。其书载于净土十要之首。净土十要, 乃大师採净土著述之最契理契机者, 汇而成之。共十种, 故名十要。以要解注经, 故居其首, 乃尊经也。(增广·复郦隐叟书)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佛法深广,未明心者,焉敢轻易注经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