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佛法深广,未明心者,焉敢轻易注经

  前月廿八日敬接惠函, 并所著儒佛诸书, 捧读之下, 感愧无极。印光寻常粥饭僧耳, 无事不亲翰墨。迫不得已, 秃笔俚语, 聊取塞责。何得过为赞誉, 致失切磋琢磨, 丽泽辅仁之实益也。阁下博学多闻, 为儒门躬行君子。所著读书录, 及少年进德录等, 悉皆精微纯粹, 吾无间然。允为圣教金汤, 后生模范。至于佛经笺注, 虽大体渊懿美妙, 而其中颇有小不恰处。瑕瑜不掩, 斯之谓矣。以阁下之学问见地, 何为亦有见不到处。良以佛法乃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之法, 其中若文若义, 若事若理, 有与世共者, 可以常情测之。有不与世共者, 不可以常情测之。印光固愚痴无似, 出家三十余年, 不敢疏经之一字一句, 以己未明心, 曷能仰契佛意故也。古人注经, 有十年八年注一部者。有毕生只注一部者。若天台, 贤首, 永明, 蕅益等, 实系久证法身, 乘愿弘法, 未可以泛常比之也。阁下研究佛经, 不过三数年, 便能穷深尽奥如此。若用十余年工夫, 印光当于所注, 一字一拜。一以报弘经之恩, 一以企永劫流布尔。今以谬许同志及与知己, 又令一一指其见不到处。然光目等生盲, 不能一一详阅, 姑就所见, 略标一二。而愚忠无补, 狂言骇听, 但可作研究商量之微资, 未可依决定无疑之确论也。祈垂尘政海涵, 则幸甚幸甚。

  ……

  谛法师弥陀经笺注序, 谓通经居士出手眼疏解者, 概喜繁言庄饰, 并下二句, 其说颇不妥贴。注中引纪大奎谓华严名义极繁, 然实头绪井井, 自应只就本文名色体会, 清凉添出行布圆融四法界十玄等名色, 为装塑, 为叠床架屋等, 实令人惊骇无似。不意以黄居士及阁下之见地, 而引此以注谛师之序, 致通人咸所惊怪。启后人皆竞驳古, 其弊诚非浅浅。故不得不言, 不忍不言矣。窃以佛所说法, 被九法界。后世注者, 各随一类之机而立言。其欲利初机, 非详释训诂字义文义不可。其欲利大机, 非诠释大义仰体佛意不可。二者各有所主, 非二者各有是非。故天台释经, 有因缘约教, 本迹观心之不同, 以经义渊深, 未可以一文一义而尽也。若只许依字义文义释经, 则尽世间识字读书文人, 皆悉道高清凉, 心契佛心, 而清凉反为破坏华严第一罪人矣, 有是理乎。君子一言以为智, 一言以为不智, 言不可不慎也。如唯依文义, 而华严入法界品, 海云比丘谓如来为我演说普眼法门, 假使以大海量墨, 须弥聚笔, 书此法门一品中一门, 一门中一法, 一法中一义, 一义中一句, 不得少分, 何况能尽。便为妄语, 便为自破华严。而天台贤首诸尊宿, 皆佛门之罪人也。纪大奎之言, 何可引以为证。然推其本心, 亦非故作排斥。但以世间文字知见, 论出世间不思议大囧琺, 其原由未亲近明眼知识, 遂致弘法而直成谤法也已。

  下论弥陀经笺注初阅, 星即三千大千世界, 不胜惊异。再阅, 过十万亿佛土注, 及三千大千世界注, 又不胜惊异。何阁下既知其实事实理, 作此无稽之说。祈下次出版笺注杂记第一段或全取消。否则将星即世界等文, 改令与后注相符, 则有益而无损矣。 如来舌相, 覆面至发, 此三藏佛舌之常相。若为界内小机众生决疑, 则出此舌相, 以表不妄。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亦可作譬喻说。若谓绝无其事, 历来注者, 皆是呆看呆解。叶锡凤之流见之, 便称赞不已。通人达士观之, 当痛惜嗟吁, 谓阁下以极力弘经之心, 竟作此谤佛谤法谤僧之语矣。叶锡凤一介儒生, 经文血脉语意, 尚不了明, 便肆无忌惮, 谓古之作是注者, 诞妄不经, 无理之极, 殊足令人发一大噱。彼作此说, 亦以凡夫知见, 测度如来不思议境界, 而经文绝未明了而致然也。今不避繁芿, 聊为释之。三千大千世界, 为一佛所王之土。当释迦如来说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 弥陀光寿, 众生持名, 即蒙接引等事之时。东方有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 有一世界佛名阿閦鞞, 一世界佛名须弥相, 乃至一世界佛名妙音, 于东方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之佛中, 略举五名, 下以如是等超略而全举之。其恒河沙数诸佛, 各在彼自所主三千大千国土, 闻释迦说此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欲令法会大众生信发愿修行, 各各皆于其国现大神通, 出广长舌相, 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说诚实言, 汝等众生, 当信是释迦牟尼佛所说, 称赞不可思议功德, 一切诸佛所护念经。下五方皆如此。即唐译十方, 不过广其所略。实则秦译不减, 唐译不增。叶氏不知各佛各有国土, 当作此一世界东西等方, 有恒河沙数佛, 遂虑其抵触, 忧其山川人民无可容处, 而更忧其诸佛之舌陵躐而无地安放, 直令人笑得齿冷。而彼固洋洋自得曰, 吾补经之缺, 正僧之讹, 净土三经, 今而后可以无憾矣。夫娑婆世界三世三千佛, 其出各有时节, 前后不乱。一佛出世, 一切诸佛纵欲助宣法化, 皆不得现作佛身。故观音文殊等, 悉皆隐十力德, 现菩萨身。一如天无二日, 民无二王。法道统绪, 必须归一。叶氏不知此义, 尚令阁下受其迷惑, 则其惑人之多, 多于恒河沙数矣, 惜哉。

  杂记第二纸第一行, 星球二字宜去。

  十五纸, 非是算数之所能知, (注云多至不可胜数。)义虽明了, 字未训清。算数者, 算计之数也。此方, 则一十百千万亿兆京秭垓壤沟涧正载是也。佛经, 则如华严阿僧祇品所说, 有一百四十数, 而无量无边, 皆其中之数名。故蕅益云, 阿僧祇无量无边皆数名, 实有量之无量。以既是数名, 则有量, 然经中实总显不胜其多, 则是无量之无量矣。

  观世音经笺注尔时无尽意菩萨下, 宜加注云, 尔者此也, 其也。尔时者, 即说妙音菩萨品已竟之时也。 十六纸十八行, (第二行小字)触讹作觞。

  ……

  金刚经笺注第十三纸, 第九, 十, 二行四句偈, 古今所说不一。弥勒为补处之尊, 以无我相等答者, 对病发药也。如禅家无论问何义, 皆指归于向上一著耳。若谓弥勒极尽经中四句之义, 则是门外汉之知见耳。中峰国师谓, 于此经中, 受持乃至四句偈等, 其四句偈上, 必有乃至二字, 下必有等之一字, 是指未能受持全经, 或大半卷, 少半卷, 乃至最少四句, 及一句耳。中峰此言, 甚得释文之法。而从来注者, 每崖板谓偈必非散文, 不知西域梵经横书, 每排以三十二字为准, 故记华严字数曰, 有十万偈, 非全经皆偈也。又无论文字多少, 以诠义尽者, 即为一偈。非必于经文外, 唯指四句者然也。若谓偈即是偈, 则全经皆无功德, 唯偈方有功德, 岂非谤佛谤法谤僧。只此最浅近之乃至四句偈等六字, 多少腹蕴万卷, 文雄一世者, 尚不奈何, 佛经岂易言之乎。

  四十二章经笺注九纸第十, 十一, 二行, 三世诸佛及无念无住(住字讹作任)无修无证之者, 当依蕅益三世诸佛, 约藏教果头。无念住修证, 约圆教初住以上而说。否则屈极尊为下寮, 推下寮为极尊。纵能强说理致, 终是徒造口业。佛经岂可唯执训诂而解释哉。 十六纸十行, (注小字二行)长者如母, (母讹作女)又十八行, 功曹, 当作元帅讲, 则经义自明。以下文功曹若止, 从者都息, 故功即功能, 曹即曹辈。曹辈之功, 皆归统领一人, 谓元帅为功曹。

  佛遗教经注十七纸第五行, 善导, 当作导引行路而说。故下云导人善道, 道, 路也, 即引行好路, 若导者指以正路, 而闻者不行, 非导者之过也。经以佛为大导师者, 皆以引人行正道而立名也。

  盂兰盆经注四纸十六行, (小字二行)始窃道士之名, 窃, 讹作穷。

  ……

  佛经精华录三十六纸九行, 未曾有经。十二部经, 通于一切诸经。有一经具足十二部者。有少一二三四五部者。所谓十二部, 华言即长行, 重颂, 授记, 孤起颂, 无问自说, 因缘, 譬喻, 本事, 本生, 方广, 未曾有, 论议。内中长行, 重颂, 孤起颂, 三者约文而立。其余九者, 皆约义而立。未曾有部, 记佛菩萨种种不思议大神变事。此经亦以此义, 故立此名。不可以为十二部经之一。四十纸六行, 梵网经中十戒因缘法业, 皆悉颠倒错乱。查阁下注语, 有无不一, 然系录合注之文, 杀戒, (在十三行)方便杀, (杀字脱落)十四五行, 杀因, 杀缘, 杀法, 杀业, 何得作杀业, 杀法, 杀因, 杀缘。因谓发此杀心。缘谓方便助成杀事。如设方定计, 及砺刃合药等。法谓持刀剑毒药去杀。业谓其人命断, 杀事已成。凡事成者, 概名谓业。其先后次第, 深浅亲疏, 秩然不乱。何阁下自立科条而移易之乎。杀盗二戒, 则业法因缘。余下八戒, 皆又作因业法缘。

  妄语戒中, 妄语缘下注, 全录合注。何以节去以显圣德四字。须知行来动止, 语默威仪, 种种方便, 皆欲令人谓己已证圣果, 故曰以显圣德。去此四字, 便不显妆模作样之一片妄语本心矣。此经文本无错谬, 而合注又极明了。何得违经叛注, 自立章程乎。一条则曰偶错, 十条岂是偶错乎。

  凡录佛祖经论, 须先经, 次论, 然后方及此方著述。经论又须先大乘, 次小乘, 不可前后倒置。如纶音告示, 不可倒列。一部中不能如此列者, 一门断不可不依此而列。否则令无知者藐忽佛经, 而大方家谓不知法耳。

  又梵网经妄语戒注, 前人领解。前人, 即指为彼所说妄语之人。领解者, 其听妄语之人, 已领会解了也。若不领解, 则业尚未成, 领解则业成矣。今改作使人领解, 其解与不解, 未可知也。第十戒中亦然。又第十戒原文, 若佛子自谤三宝, 教人谤三宝, 谤因, 谤缘, 谤法, 谤业。而菩萨见外道及以恶人一言谤佛音声, 如三百矛刺心。略作菩萨见人谤佛, 如予刺心。(注云予字读与)祈改正而削除之。

  蕅益大师久证法身, 乘愿再来。其学问, 见地, 行持, 道德, 不但末法不多见。即隋唐佛法盛时, 高人如林, 若在此时, 亦属出类拔萃之不思议大士。凡所著述, 机理双契。阁下但将唯执训诂为是之心放下, 息心研穷而体会之。其法喜之乐, 当独契于心, 而不能开口向人言之。何也, 以其所得皆失, 而归无所得也。

  法雨寺有明南藏及清藏, 又有许多宁扬等处新刻书册经。但发心看者颇少。一则真发道心者少, 一则真有学问天姿者少, 为可惜耳。

  ……

  印光目力甚衰。藏经大字, 尚不能看。阁下著述, 字过小, 不敢多看, 但只随便翻阅而已。故随所见者而标之。总而计之, 二十分中, 未能看于一分耳。

  制序发挥, 须求名人。印光活埋海岛, 兼且无学无德, 秃笔土语, 何能发挥奥妙。是以不敢承命, 祈垂原谅。

  如来舌相, 义意无尽。以目力不给, 且就急者而论之。(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五)

  六祖坛经, 只看王柳刘三碑, 余皆未看。阁下志期利人, 以一书为诸经之总注, 当多须三二年之考察研究力, 俾阅者决了无疑, 则其功德大矣。倘唯欲速以出书, 断难无讹。通家则无所碍, 初机便致不知所以。光宿业深重, 不能为阁下稍效微力。但一念愚诚, 唯恐举世之人, 或有不蒙其益者, 故为琐屑言之也。(三编·复丁福保居士书一)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感应梦亦真心所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