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宋儒程朱昧心辟佛之原委

  吾常曰, 因果者, 圣人治天下, 佛度众生之大权也。自宋程, 朱, 由读佛大乘经, 亲近禅宗善知识, 略知全事即理, 一切唯心之义, 遂强作主宰, 执理废事, 以显自己见识超迈, 深恐后人得其所得。因昧心辟佛, 谓佛所说之三世因果, 六道轮回, 乃为骗愚夫妇奉彼教之根据, 实无其事。人既死矣, 形既朽灭, 神亦飘散, 纵有剉斫舂磨, 将何所施。又神已散矣, 令谁托生。自此以后, 凡儒者智识高者, 皆偷看佛经, 皆极力辟佛。智识低者, 便随人起倒, 从生至死, 不蒙佛法之益, 从生至死, 常造谤佛之业。程, 朱之学说一行, 儒者奉之为金科玉律。程, 朱违悖先圣, (儒教圣人)举世无肯言者。后儒违悖程, 朱, 则不能立于天地之间。以故儒者, 不敢说因果轮回, 说则受人攻击。又欲后来或有树立, 企其入乡贤祠, 文庙, 若一说因果轮回, 则两俱绝望。从此将治国平天下之根本, 完全取消, 徒恃正心诚意以为治。须知有因果轮回, 不能正心诚意者, 亦当勉力而为。无因果轮回, 而正心诚意者, 唯大贤能之。余则谁以无所畏惧, 无所希冀, 而孜孜于正心诚意乎。程, 朱乃提倡正心诚意者, 得佛法之妙义, 以显己智, 反极力辟佛。是于无关紧要处正诚, 于大关紧要处完全了无一毫正诚。以此成己之名, 而贻害于天下后世。近来灾祸频仍, 民不聊生, 皆宋儒学说之毒暴发也, 汝知之乎。念佛诵经, 以至诚为本, 唱赞与否, 绝无关系。至于念法华经一卷, 甚好。然以身忙及老之人, 当宜常念净土五经, 则净土法门之所以然, 悉可略知。念佛要心中念得清楚, 口中念得清楚, 耳中听得清楚。从朝至暮念, 从朝至暮听。比贪多贪快, 而含糊不清, 功效悬殊也。今为寄净土五经一包, 有信心能恭敬者, 则以余者送之。令勿以读儒书之例读佛经, 则方可得利益而免罪愆。否则, 亵渎之罪, 比读诵之功为大也。(续编·复唐能诚居士书)

  程、朱天资超迈, 窃取佛经之义以释儒经。又恐人学佛, 特倡异义, 谓佛所说之因果报应, 生死轮回, 实无其事, 不过藉此以骗愚夫愚妇奉彼教耳。……彼既提倡因果轮回为虚谬, 则善无以劝, 恶无以惩, 徒抱定正心诚意, 为教民治国之本。而不知无因果轮回, 则正心诚意, 与不正心诚意, 有何分别, 不过一空名而已。且实既无有, 又谁顾此虚名乎。自此以后之理学, 无一不偷看佛经, 无一不辟驳佛法。……以无因果轮回之根本, 故致放僻邪侈, 无所不为。在程, 朱当日之本心, 乃借毁佛以护儒, 而不知毁佛即成毁儒。如今五经四书, 乃成犯禁之书, 而大小学堂皆不许读, 此明证也。儒, 释本同源, 认心性为身形之异端, 而谋为灭除心性, 则先灭身形矣。使二子有灵, 当不以己所说者为是, 而悔无所及矣。(续编·复李德明居士书二)

  宋儒若周程张朱等, 夙世固有灵根。奈最初所亲近者, 皆属直指宗师。于一席话, 一公案下, 仿佛领会得个虚灵不昧, 具众理而应万事之意义, 实未彻悟自心。遂自以为得, 画地自限, 不肯前进。良由一向在义路上著脚, 绝未曾真参力究也。且见宗家法法头头, 指归向上。因此纵看经教, 亦作宗意解会, 谓佛法但止如此而已。而因果罪福之实事实理, 亦皆以指归向上之意见领会。遂致瞒昧自心, 拨无因果。攘人之物, 以为家宝。拾佛法之遗余, 扶儒教之门墙。又恐后生高推释氏, 因巧设方法, 作盗铃计。横造谤议, 陈其祸害。关闭后生, 永不能出。又恐或不死心, 遂现身说法。谓吾昔求道, 亦曾旁及释老, 然皆了无所得, 后反求于六经而得之, 从此释老之破绽, 一一彻见矣。夫诸子诚意正心, 躬行实践, 诚足为儒门师表。但以扶持门墙之念过重, 致于最宜感佩表彰之处, 反掩人之长以为短。以己之得于人者, 反谓人不我若。竟使诚意正心, 躬行实践, 不能圆满完备, 彻头彻尾。噫, 可哀也已。一乘居士, 谓其入室操戈, 喧宾夺主, 其言甚确。然不详陈其故, 关里人决不肯服。宜将诸子学佛得益处, 及以宗意错会教意, 因兹不信因果, 不信轮回, 不唯悖佛, 亦悖儒经处。及自谓求道于释老皆不得, 后于六经反得处。详陈而明辩之。则赃证具在, 不但闭关者佩服而直下出关。纵诸子复生, 亦当任过自责, 无从置喙强辩。(增广·与佛学报馆书 节录)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以为己言甚高,实则断佛慧命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