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三教源固同,但流则异

  世有外道, 多多剽窃佛教之名, 而实行炼丹运气之道, 反美其名曰三教同源。源固同也, 流则异矣。若认异见者口说同源, 以为即是三教之源, 则得罪于三教圣人也, 大矣。今且专致力于伦常净土法门, 将来当可左右逢源。若捨此以秘密传授炼丹法为源, 则成永迷真源, 长趋邪径矣。宜与有宿根而未知佛法所以之信士言之, 则其益大矣。(续编·复云南王德周居士书二)

  以愚见观之, 似宜云, 吾国圣教, 大宗有三。曰儒, 曰佛, 曰道。儒以己立立人为怀。佛以自觉觉他为事。道虽恬退, 大体同儒。而修炼家, 尤以积德累功济世救民为要务。(三编·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二)

  各教在不分门庭一语, 亦不可笼统。若混然不分, 则大小邪正, 何由而辨。若究竟归本, 则不归佛教, 将何所归。譬如大江大河, 已自宽广渊深矣, 然若不归于海, 则从来未有也。海则从有天地以来, 日日如是, 纳了不见其增益。大江, 秋雨发时, 便浩瀚汪洋矣。汝所言死归一辙, 亦非至当。唯死是一, 而生六道与证四圣, 其苦乐盖天渊相悬。何得云一辙乎。各教随所修而得罪福, 天堂地狱固无二。至以为一, 各教不应皆有真义, 此语汝尚未知各教之真, 亦不能一一平等。在彼教则为真, 若在佛教则皆真之少分, 不能完全皆真, 了无差殊。既完全皆真, 又何必用应以何身得度者, 即现何身而为说法乎。张纯一者, 乃耶教之头首。因其学问渊博, 后方知佛。五六年前, 与其妻同皈依光。彼法名证理, 其妻名证慈。杨棣棠与纯一书, 盖以纯一先信基督, 后入佛教。汝混以现身为实义, 不体现身为俯垂接引, 同登觉路。足见汝于道理, 尚未认明。故其所说, 混而无所拣别。若执以为是, 则自误误人不浅矣。且祈认真改过迁善, 念佛名号, 久之当自发一笑。古人释如来, 不捨穿针之福, 曰如八十翁翁作舞, 为教儿孙故, 现身说法, 亦犹是也。汝即以现彼身为得究竟道, 则与菩萨现身之义, 完全相悖矣。若如汝说, 各教皆有得道者, 何须菩萨又俯现彼教之身, 而弘扬彼教耶。不知菩萨之现, 乃权巧方便, 示与同事而引彼入于佛乘耳。汝并文皆不明白, 况义乎。而自以为已知已悉, 故有此种言论。若非光点破, 恐别位知识碍于情面, 含糊分疏, 则汝之洞子, 且难钻出矣。(三编·复马宗道居士书一)

  窃以释道本源, 原无二致。其末流枝派, 实有天殊。佛教教人, 最初先修四念处观。观身不净, 观受是苦, 观心无常, 观法无我。既知身受心法, 全属幻妄。苦空无常无我不净。则真如妙性, 自可显现矣。道教约原初正传, 亦不以炼丹运气, 唯求长生为事。后世凡依道教而修者, 无一不以此为正宗也。佛教大无不包, 细无不举。不但身心性命之道, 发挥罄尽无余。即小而世谛中孝弟忠信, 礼义廉耻等, 亦毫善弗遗。唯于炼丹运气等, 绝无一字言及, 而且深以为戒。以一则令人知身心为幻妄, 一则令人保身心为真实耳。此所谓心, 乃指随缘生灭之心, 非本有真心也。炼丹一法, 非无利益。但可延年益寿, 极而至于成仙生天。若曰了生脱死, 乃属梦话。……但以阁下未知彼此之源虽同, 彼此之流迥异。若不分辨, 则尚以丹法为负郭田, 不能如庄复真之直下捨彼而取此耳。光岂好辩哉, 诚恐含糊其词, 致阁下二门皆不得其益矣。(增广·复郦隐叟书)

  所谓大学之道, 在明明德。因一切人心中本具之理, 由无智慧故, 便不能克己复礼, 格物致知。俾本有之良知, 全体发现也。故今各按诸位之名字义致, 而加之以智。譬如画龙点睛, 俾诸位一一各得受用本具之明德。则其所诱之人欲之物, 自可消灭于无何有之乡矣。儒释道体, 本无二致。而其发挥理体与修持工夫, 则大相悬殊。不知者以为同, 则或致等寸木于岑楼。以为异, 则或致置瓶盘于金外。若是人者, 皆儒释二教之罪人也。光少时颇受程朱韩欧之毒, 造诸口业。幸以宿世善根, 得自惺悟。恐诸位于此同异处, 未能分晓, 故为略标。新印文钞中有儒释一贯序, 为杨棣棠作, 此书尚未出, 及与汤宏昌书, 论儒释同异, 看之则可悉知。(三编·复福州佛学社书)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从误解佛法到信受奉行,大有人在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