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从误解佛法到信受奉行,大有人在

  沙健庵, 名元炳, 江苏如皋人。其品行操持, 文章道义, 皆足以为末世楷。其学重躬行, 不尚词章, 其志务尽分, 不慕荣宠, 以故登太史第后, 家居奉亲, 冀尽子职, 不入仕途。初未知佛为何如人, 经具何如义, 循袭乎韩欧程朱之说, 谓佛法为圣道害, 而于国于民, 皆无所益也。逮辛亥国变后, 闷极无聊, 常存超出此世界想。试取佛经读之, 见其义理精微奥妙, 圆融超脱, 始知佛为大圣人, 其教有不可思议之事, 若出幽谷, 得睹天日, 不禁喜极而悲, 惜数十年拘墟之陋。从兹潜心研究, 受持读诵, 以冀亲证本有佛性, 不致常为六道轮回中人。民国十二年癸亥, 年周花甲, 厌世之心益切, 适谛闲法师莅如讲弥陀经要解, 亲预法筵。遂知净土横超法门, 为等觉大圣, 逆恶小凡, 同于现生, 仗佛慈力, 出此娑婆, 登彼极乐, 随己根性, 而得证入之道。于是专修净业, 以期往生。次年崔益荣来山归依, 与光言居士之学问修持, 因令持文钞以相赠。次年陈正有以所作斥丧中食肉饮酒论见示, 据经引史, 明辨以晰, 知居士学有根柢, 志希圣贤, 虽未相见, 而彼此各皆心许为神交矣。去夏闻光至沪, 即欲来见, 以病不能出门, 未果, 犹期异日来山请益, 迄至将终前, 与友谈论, 引为憾事。然既生西方, 亲炙弥陀, 参随海众, 未见一粥饭僧, 又何所歉。至秋, 左腋患痈, 继以咳血, 入冬益甚, 中西医均无效, 得无以修持力, 转重报后报, 为轻报现报, 以了宿业乎。至腊月十一, 遂卧床不起, 乃将生平著作, 付门人项本源, 黄文浚, 略嘱咐家事。颇悔从前改广福寺为议会, 迁移佛像, 有赞成之过, 命其子进, 出三千金, 于东门广慧庵, 改建佛殿, 以赎前愆。又令家中眷属, 日夜轮班, 在床前念佛, 即至临终, 亦复如是, 不得预为洗濯换衣, 及哭泣等, 殓以布衣, 勿用绸缎。丧中无论祀神待客, 勿用酒肉, 吾尝作论斥世, 汝等切勿随顺恶俗, 陷我于罪。又令请僧助念, 必期仗佛慈力, 往生西方。于床前设香案, 供阿弥陀佛接引像, 面对慈容, 口念心忆, 专精一致, 概不提及余事。二十四夜, 病益殆, 僧众咸来助念, 居士正念分明, 声默相随。延至二十六, 虽不闻声, 口恒翕张。午后气益促, 家人及僧众念佛声益凄紧, 至酉时, 遂溘然而逝。颇有异香, 大众念佛益烈, 逾二时顶犹温, 直至天明, 始停佛声, 为拭体著殓服, 举哀, 其子能奉命无违, 可谓真孝。噫, 若居士者, 可谓宿根深厚, 见地高超, 言行相应, 内外一如。据数年来之修持, 及平素之信愿, 临终之景象, 殆中品上生者乎。以孝养父母, 行世仁慈, 具真信愿, 摄心净念故也。然一得往生, 当必地登不退, 忍证无生, 渐次修习, 以至圆满菩提而后已, 又何歉憾乎哉。兹撮取其徒项本源, 其子进, 并吾徒崔益荣所述而记之, 以期后之辑往生传, 及隐士事迹者, 有所本云。(增广文钞·沙健庵居士往生记)

  安徽桐城马通白居士, 乃现今之文学大家, 著述甚富。初亦渐染于韩欧程朱之见, 不但不知佛为何如人, 且不知自己一念心性, 当体与佛了无有二也。及至晚年, 学识日晋, 见地日高, 方知佛为大圣人, 其教有不可思议之事。从兹日诵金刚经, 兼持佛号, 以期圆离四相, 彻证一心, 即于此生, 迥出五浊也。(增广·马母姚夫人往生事实发隐)

  众生视佛皆是众生, 以故闻佛之言, 见佛之行, 不即信受。谓为幻妄不实, 蛊惑愚俗者有之。谓为弃伦理, 害正道者有之。谓为愈近理, 大乱真者有之。然佛固不以此而弃捨也, 只可待时节因缘成熟, 以行度脱耳。多有始以不知而妄辟, 继以深知而力修, 后以真修而悟证。由是了生脱死, 超凡入圣, 广垂言教, 启牖后人。以其了知佛之立法, 圆该世出世间一切善法。不独不悖世法, 而复大有益于世法。(续编·罗两峰居士正信录序)

  (本站按语:受韩欧程朱辟佛之说而误解佛法的大儒甚多, 但后来接触佛法而深信之人亦多。例如明代四大高僧之一净土宗第九代祖蕅益大师、清末民初之高僧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印光大师等, 都是从最初辟佛而最终信佛之人。)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四书蕅益解,大明儒释心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