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四书蕅益解,大明儒释心法

  道在人心, 如水在地。虽高原平地, 了不见水。苟穴土而求之, 无不得者。水喻吾心固有之明德, 土喻吾心幻现之物欲。果能格物致知, 无有不能明其明德者。然穴土取水, 人无不施工求之, 以非水不能生活故也。而道本心具, 人多不肯施工。致物欲锢蔽真知, 不知希圣希贤, 甘心自暴自弃。由兹丧法身以失慧命, 生作走肉行尸, 死与草木同腐, 可不哀哉。四书者, 孔门上继往圣, 下开来学, 俾由格物致知以自明其明德, 然后推而至于家国天下, 俾家国天下之人, 各皆明其明德之大经大囧琺也。前乎此者, 虽其说之详略不同, 而其旨同。后乎此者, 虽其机之利钝有异, 而其效无异。诚可谓先天而天弗违, 后天而奉天时, 万世师表, 百代儒宗也。其大纲在于明明德修道。其下手最亲切处, 在于格物慎独, 克己复礼, 主敬存诚。学者果能一言一字皆向自己身心体究。虽一介匹夫, 其经天纬地参赞化育之道, 何难得自本心。俾圣贤垂训一番苦心, 不成徒设, 而为乾坤大父大母增光, 不愧与天地并称三才。可不自勉乎哉。如来大囧琺, 自汉东传。至唐而各宗悉备, 禅道大兴。高人林立, 随机接物。由是濂洛关闽以迄元明诸儒, 各取佛法要义以发挥儒宗, 俾孔颜心法, 绝而复续。其用静坐参究, 以期开悟者, 莫不以佛法是则是效。故有功深力极, 临终预知时至, 谈笑坐逝者甚多。其诚意正心, 固足为儒门师表。但欲自护门庭, 于所取法者, 不唯不加表彰, 或反故为辟驳, 以企后学尊己之道, 不入佛法。然亦徒为是举。不思己既阴取阳排, 后学岂无见过于师之人。适见其心量狭小, 而诚意正心之不无罅漏也。深可痛惜。明末蕅益大师, 系法身大士, 乘愿示生。初读儒书, 即效先儒辟佛, 而实未知佛之所以为佛。后读佛经, 始悔前愆, 随即殚精研究, 方知佛法乃一切诸法之本。其有辟驳者, 非掩耳盗铃, 即未见颜色之瞽论也。遂发心出家, 弘扬法化。一生注述经论四十余种, 卷盈数百。莫不言言见谛, 语语超宗, 如走盘珠, 利益无尽。又念儒宗, 上焉者取佛法以自益, 终难究竟贯通。下焉者习词章以自足, 多造谤法恶业。中心痛伤, 欲为救援。因取四书周易, 以佛法释之。解论语孟子, 则略示大义。解中庸大学, 则直指心源。盖以秉法华开权显实之义, 以圆顿教理, 释治世语言。俾灵山泗水之心法, 彻底显露, 了无余蕴。其取佛法以自益者, 即得究竟实益。即专习词章之流, 由兹知佛法广大, 不易测度。亦当顿息邪见, 渐生正信。知格除物欲, 自能明其明德。由是而力求之, 当直接孔颜心传。其利益岂能让宋元明诸儒独得也已。近来各界, 眼界大开。天姿高者, 无不研究佛法。一唱百和, 靡然风从。既知即心本具佛性, 无始无终, 具足常乐我净真实功德。岂肯当仁固让, 见义不为, 高推圣境, 自处凡愚乎哉。以故伟人名士, 率多吃素念佛, 笃修净业。企其生见佛性, 死生佛国而已。郁九龄施调梅二居士, 宿具灵根, 笃信佛法。一见四书蕅益解, 不胜欢喜。谓此书直指当人一念, 大明儒释心法。于世出世法, 融通贯彻。俾上中下根, 随机受益。深则见深, 不妨直契菩提。浅则见浅, 亦可渐种善根。即欲刊板, 用广流通。以此功德, 恭祝现在椿萱, 寿登期颐, 百年报尽, 神归安养。过去父母, 宿业消除, 蒙佛接引, 往生净土。祈序于光, 企告来哲。光自愧昔作阐提, 毁谤佛法。以致业障覆心, 悟证无由。喜彼之请, 企一切人, 于佛法中, 咸生正信。庶可业障同消, 而心光俱皆发现矣。周易禅解, 金陵已刻。孟子择乳, 兵燹后失传。杨仁山居士求之东瀛, 亦不可得, 惜哉。(增广文钞·四书蕅益解重刻序)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以心志浮薄躁妄,作观则多致魔事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