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朝闻道,夕死可矣

  凡读书人稍聪明者, 莫不受理学辟佛之毒。周元公为理学之宗师, 惜当时但以浑然亡人我自他之相为主。至程子则变本加厉, 辟驳不遗余力。其所辟驳者, 不注重于心性之微, 反致意于因果轮回之粗迹。于是儒者皆不敢言因果轮回治天下之大本。但只一正心诚意而已。彼已破斥因果轮回为佛骗愚夫奉教之据, 则正心诚意有何所得, 不正心诚意有何所失。一死永灭, 何须孳孳为善, 以自受冤枉之困苦乎。此风一倡, 至今则杀父杀母不以为耻, 反以为荣。皆理学辟因果轮回之说以酿成之也。彼作此说时, 固未知为祸之如此其烈。意欲因此, 人悉不学佛法, 则儒道日见兴隆。况佛法妙义, 已于文注中略示端倪。而己之所得, 人何由而知之, 此其本心也。由彼破斥因果, 治天下者皆无所本。纵有施设, 均属皮毛。今日全国学校, 不读儒书, 是彼欲灭佛而反成就其灭儒也。程朱以后之理学, 无一不偷看佛经, 无一不辟驳佛法者。刘宪台人谱之太极图说, 完全袭取佛经之意。彼且反以佛为异端邪说, 谓袁了凡奉佛, 所求皆应, 此语无稽。以了凡正人, 岂被彼邪说所惑乎。其心之奸恶, 无可为喻矣。一弟子欲排印人谱, 以次本寄来, 令光校。光见所载嘉言懿行甚好, 纵一二语有相冲突者, 盖儒门之常态耳。其后将初本持来, 光阅其序, 谓之曰, 此序三四百字, 其辟佛之酷烈, 为从古所未有, 此书决不忍自行流通也。二曲亦饱经者, 凡所到处听彼所说, 皆吃肉反教。彼与后世之瞎眼者, 皆以彼为德。而不知其为杀父杀母之先导也。民十五年四川陈敦五夫妇来普陀皈依, 谓光曰, 我最好阳明, 阳明完全是佛学, 何以又或有辟佛处。光曰, 汝知彼之心否。曰不知。光曰彼为入文庙耳。遂大声叫曰,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程朱以后之理学, 皆偷学佛, 皆极辟佛, 实皆为入文庙耳, 不计圣道之利害也。光之为汝说此者, 恐汝尚未认清治乱关头。欲家风不坠, 非提倡因果不可。欲天下太平, 亦非提倡因果不可。此千圣不易之法也。本此法而行之于家, 则家齐。行之于国, 于天下, 莫不皆然。捨此言治, 皆属皮毛之事, 决无大好成就。汝既于净土生正信, 今为汝取法名为慧扬。谓依佛智慧, 宏扬净土, 俾彼一切同伦, 咸皆现生了生脱死。汝以周子, 邵子, 范文正公拟光, 光何能望彼三人肩背。然三人未遇净土法门, 光幸得遇耳。此法遍布人间, 几多人终日持诵, 仍然漠不相关, 有如未曾闻见者, 又有闻而不信者。信而能行者, 殆亦少矣。汝现可生正信矣。然须老实头念佛, 庶不至被别宗知识之所摇惑。孙陈等赠汝书数十种, 今为寄净土十要, 佛学救劫编, 净土五经, 净土圣贤录, 饬终津梁, 各一部。此十要, 乃当日原本, 非前木刻之节略本。读此而能信得及, 则一切知识, 一切经教, 各种法门, 皆不能摇动其信心矣。学佛之人, 必须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使一切人相观而善。所谓以言教者讼, 以身教者从。现世乱已极, 不以佛法为救正, 则无法可设矣。光粥饭僧耳, 汝初以元公, 康节, 文正公相拟, 已为失伦。继以弥陀后身, 本师前导等妄誉, 何不惧罪过一至于此, 以凡滥圣, 罪在不原, 汝知之否。孔子曰, 朝闻道, 夕死可矣。不恨闻道晚, 但怕因循不肯实行耳。既知念佛有感应, 当率其妻子而同修持。念佛之人, 尚欲普渡众生, 况自家眷属, 何忍令其错过此生乎。错过此生, 则尘沙劫又尘沙劫, 一错永错矣。(三编·复常逢春居士书一)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重印达生福幼二编序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