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佛法之衰,实基于此

  刻论佛法式微, 实不在于明末。明季垂中, 诸宗悉衰。万历以来, 勃然蔚兴。贤首则莲池, 雪浪, 大振圆宗。天台则幽溪, 蕅益, 力宏观道。禅宗幻有下四人, 而天童, 磬山, 法遍天下。洞下则寿昌, 博山, 代有高人。律宗则慧云中兴, 实为优波。见月继踵, 原是迦叶。而妙峰, 紫柏, 莲池, 憨山, 蕅益, 尤为出类拔萃, 末法所不多见。虽不及唐宋盛时, 亦可谓佛日重辉矣。及至大清启运, 崇重尤隆。林泉隐逸, 多蒙礼敬。如玉林, 憨璞, 木陈等。世祖遂仰遵佛制, 大开方便。罢除试僧, 令其随意出家。因传皇戒, 制护戒牒, 从兹永免度牒矣。佛法之衰, 实基于此。在当时高人林立, 似乎有益。而世宗以大权乘愿, 建中立极。其发挥佛祖慧命之言论, 精深宏博。入藏流通者不必言。外有御制拣魔辨异录, 八卷四册, 系吾友子任氏, 乞食京师, 于书肆中得之, 送于杨仁山, 令寄东洋, 附于新印大藏之内。想其书已出, 好古探奇之士, 试一读之。不但于性命有益, 而学识文章, 当顿高十倍矣。呜呼盛哉。世宗实为法流震旦, 皇帝中之绝无而仅有者, 其君如此, 则宰官僧侣, 概可知矣。迨至高庙以后, 哲人日希, 愚夫日多。加以频经兵燹, 则鄙败无赖之徒, 多皆混入法门。自既不知佛法, 何能教徒修行。从兹日趋日下, 一代不如一代。致今僧虽不少, 识字者十不得一。安望其宏扬大教, 普利群生耶。由是高尚之士, 除夙有大根者, 但见其僧, 而不知其道。厌而恶之, 不入其中矣。夫流通佛法, 非一朝一夕之故。须深谋远虑, 随机设法。佛制固不可不遵, 而因时制宜之道, 亦不可不亟亟研求, 以预防乎世变时迁, 庶不至颠覆而不能致力, 有如今日之佛法也。倘诸君不乘时利见, 吾恐此时震旦国中, 已无佛法声迹矣。呜呼险哉。(增广·与佛学报馆书 节录)

  我国自东汉时, 方蒙法化。至晋而蒸蒸日上, 至唐则诸宗悉备, 几等西天。由宋元明, 以至清初, 佛日恒辉, 法錀常转。至咸同间, 以兵歉迭遭, 哲人日稀。国家不暇提倡, 庸人滥收徒众。多有无赖恶人, 混入法门, 遂致一败涂地。凡未阅佛经, 未遇知识之人, 见此游行人间, 造种种业之僧, 便谓僧皆如是。从兹一唱百和, 以为佛法无益于国, 有害于世。莫不以逐僧占产, 改庙为学是务。倡此事者, 虽未必全昧心理。由不知佛法之所以然, 但以己见妄测。致令一班假公济私者, 视为奇货, 欲饱己囊。彼此效尤, 势如燎原。……彼谓佛法无益于国, 有害于世者。徒以忌妒之心, 发此未见颜色之瞽论。使详审其故, 能不痛哭流涕, 悔其失言乎。虽然。总因僧界无人, 故致拘墟者妄生侵侮。倘能各各励志潜修, 大明佛法。彼排击侵侮者, 当复护持流通之不暇矣。孟子所谓夫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 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者, 此之谓也。我僧界宜如何竭诚精修, 以期上续慧命, 下度迷情乎哉。(增广·修正管理寺庙条例并护教文稿序)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若凡夫妄拟效过量圣人,则必至着魔退道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