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宗家语句,若以文义会,不得其益

  唯有径路修行, 此是教义, 可按文会。依旧打之绕, 此是宗意, 须有悟处, 方可彻知。曹鲁川, 自命是通宗通教之大通家, 尚错会其意。阁下即欲令示此义, 诚所谓游戏而问。阁下且放下一切闲知见, 一心念佛, 念到心佛双亡之后, 自可发一大笑, 完全了知。未到此时, 若别人与说, 亦不得而知。譬如已到含元殿, 其殿中种种, 悉皆备知。若为未到者说得纵明白, 依旧是茫然不知。宗家之语句, 通是教人参的。若以文义会, 不但不得其益, 尚且以误为悟, 其罪极大。即令真悟, 尚去了生脱死, 远之远矣。以彼唯仗自力, 须大悟后, 烦恼惑业断得净尽无余, 方可了, 否则, 莫由而了。念佛法门, 若具真信切愿, 念佛求生西方, 则仗佛慈力, 带业往生。阁下之根性, 也只可学愚夫愚妇之修持。若妄效曹鲁川之身分, 不但了生死无分, 诚恐堕落三恶道为准程的。何以故, 以未得谓得, 未证谓证, 因兹坏乱佛法, 疑误众生故。(续编·复崔德振居士书五)

  佛法高深, 非浅见所能窥。若欲深知, 必须由教而入, 次及禅宗, 方可无弊。宋儒若周程张朱等, 夙世固有灵根。奈最初所亲近者, 皆属直指宗师。于一席话, 一公案下, 仿佛领会得个虚灵不昧, 具众理而应万事之意义, 实未彻悟自心。遂自以为得, 画地自限, 不肯前进。良由一向在义路上著脚, 绝未曾真参力究也。且见宗家法法头头, 指归向上。因此纵看经教, 亦作宗意解会, 谓佛法但止如此而已。而因果罪福之实事实理, 亦皆以指归向上之意见领会。遂致瞒昧自心, 拨无因果。攘人之物, 以为家宝。拾佛法之遗余, 扶儒教之门墙。又恐后生高推释氏, 因巧设方法, 作盗铃计。横造谤议, 陈其祸害。关闭后生, 永不能出。(增广·与佛学报馆书 节录)

  又词典二字, 通而言之, 一大藏教, 皆可名为词典。局而论之, 唯专发明名相等书, 可以当之。如教乘法数, 大明三藏法数之类。若宗门语录, 乃以机锋转语, 专阐向上一著之法, 尚不可以名之为教, 何可以名为词典。自马祖后诸大禅师, 皆有语录, 云门稍后, 何在前者不名词典, 而独以云门为词典。又云门说法如云雨, 绝不喜人记录, 故香林远, 双泉宽, 各以纸为衣, 偷而录之, 即今所传者是也。阁下叙之不甚清白, 不知者, 或当做云门自己私记, 则成自禁而行之矣。祖庭事苑, 乃载宗家言行之书, 如林间录, 宗门武库之类, 亦不合名为二次改良之词典。以此二书, 系记宗家直指人心之言句及事实耳。此第二篇序, 似宜将宗改作教。叙如来说经, 诸祖传宏, 遍传中外, 其中名相法数非读破全藏不易了知。因兹有著教乘法数, 大明三藏法数者, 乃此书之本源也。(三编·复丁福保居士书一)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与子女因缘总不出此四种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