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今之人通害执理废事之病

  汝于佛学, 颇有见处。对于初机, 不先以事修为事, 而以第一义谛为训, 其错也莫能喻焉。百丈错答不落因果一语, 按实理亦非有错。以教不投机, 致人误会, 遂致堕五百生野狐身。所以古人谓宁可著有如须弥, 不可著空如芥子也。上帝临汝, 无二尔心, 在帝左右, 简在帝心等, 当极力为彼等说其事相理致。令彼等均皆严恭寅畏, 常凛对越之诚。若尔即不发明第一义天之深理, 而亦决不至于悖谬。若完全不按事说, 专按第一义说。俾上焉者虽悟深理, 不务实修。下焉者便成肆无忌惮之狂徒矣。可不哀哉。汝欲利人, 不但宋儒之派不可学。即凤篪先生之派, 亦不可学。以彼重在理性, 不注重事修故。宜步趋周安士先生, 则其为益也大矣。今之人通害执理废事之病。汝又从而导之, 其祸宁有底极。然不以光之所说为非, 乃汝之大过人处。多有明知自己错谬, 尚复极力辩护者, 何止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也。杨子之学, 直不足以挂齿之学。孟子当日, 犹以为论, 虽属辟彼, 实因此抬高彼之声价。使孟子不屑挂齿, 后世谁知有杨子其人者乎。教人先要识彼来机。否则且注重于事修, 则为最稳妥之法则。杨子亦不可以为哲学。哲学用之而善, 尚有益于世。杨子之学, 似乎自任天真, 实则戕贼人道。以人各不相为, 则水尚无由而吃, 况穿衣吃饭乎。世之人无一不仗人力, 方能为生者。上自皇帝, 下至乞丐, 莫不皆然。彼拔一毛而利天下不肯为, 不知彼穿衣吃饭, 完全皆他人之力所得成就者, 彼无一毛之利人处, 彼亦不应受人一毛之利。此种邪说, 尚有以为一家学说者, 真是厕蛆与神龙并论矣。(三编·复谢慧霖居士书十六)

  理即理性, 即佛与众生同具之佛性。此性具一切功德。事即修持, 及断惑证真等。由自性中具此功德, 故修之及极, 则称性显现。故名理事圆融。若徒知性本具足, 不加修持, 则尽未来际, 亦不能亲证此性具之理。所谓执理废事, 理亦不圆。以故修行人既悟性具之理, 必须要切实修持。而修持方法, 唯持名念佛, 最为第一。是故当专主于信愿持名。再以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而为助行。则其益大矣。胡来胡现, 谓心如明镜, 镜本空寂, 了无一物, 而复随感而应。胡人来, 则镜中便现胡人之相, 汉人来, 亦然。端坐念实相, 即一心专注于不生不灭之真如佛性, 以期彻悟而实证耳。此种工夫, 颇不易得。倘理路不明, 或起魔事, 不必用此工夫也。(三编·复方圣照居士书六)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大通家或可冒充,了生死恐难做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