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敦伦尽分   │ 文章推荐
 

  圣人皆资贤母而为成德达才作圣之本

  语云, 天下不治, 匹夫有责。以天下乃合众一家而成, 使家家夫妇, 皆知道义, 及与因果, 敦本重伦, 躬行不渝。则所生子女, 习见习闻, 如水入器, 如金就型, 其性情自成贤善。必不至暴戾恣睢, 以恶为能也。然人之贤否, 资于母者, 比父为多。以胎时禀气, 幼时观感, 有不期然而然者。故朱子著小学。开章即明胎教。而文武周公孔孟, 皆资贤母而为成德达才作圣之本。是知女子相夫教子之权, 实不亚于男子行政治民之道。而世之昧者, 倒行逆施, 不令于此致力, 而令参政服官。是何异执刀于刃, 能不立见截手乎。李元贤身居商界, 有儒者风, 笃信佛法, 敦行孝友, 乐善好施, 印送善书。光意其家庭教育, 必有大过人者, 今寄其母氏行述, 祈为作墓志铭, 方知所见不谬。按述, 夫人姓黄氏, 永春水磨乡人。幼娴姆训, 性仁孝慈和, 深谙世务。年廿六, 归李公继如。如公少孤, 家贫, 伶仃孑立。夫人乐天知命, 勤纺织以持家, 俾如公安心经营, 不怀内顾之忧, 以成业起家。每数年一归, 夫妇相敬如宾。初无子, 遂育义子元春, 视之若己出。后生元贤, 及女琴娘, 一视同仁, 了无所谓亲疏也。及二子成立, 家颇丰裕, 夫人勤俭温和犹昔。如公顾而乐之, 谓二子曰, 吾家之得有今日, 皆汝母克勤克俭, 战兢以持之所致也。清光绪末, 如公归而筑室, 地方土痞, 知其富而欲啖也, 遂讼于官。凡鸠工庀材, 度支会计, 皆夫人亲经理之。由夫人平时救难济贫, 矜孤恤寡, 修桥补路, 振兴公益, 为乡里所感佩。于是凡善人君子, 咸欲救援, 土痞惧众怒之难犯也, 遂寝其事, 可以知夫人之德之才之识矣。及如公没, 夫人即持斋念佛, 课诸孙读书。琴娘早寡, 家贫, 迎养于家, 谕以守节抚孤, 及诵经念佛等大义, 母女相辅修持以为常。晚年, 孙曾绕膝, 元贤又能继其父业, 夫人益兢兢焉戒满持谦, 不许家人骄奢, 及以杀生。凡出, 必携金钱, 以期遇贫穷者而周济之, 其乐善好施, 出于天性。所办善举甚多, 姑举一二。邑之东关桥, 为一邑要道, 毁于风灾, 值世道荒乱, 无过问者。夫人经其地, 惄焉伤之, 立命元贤克期修复, 费巨金不少吝。桥成, 邑人士为悬匾联颂美焉。元贤经商星洲, 民国十年, 以地方不靖, 奉母南渡, 星洲华侨, 拟办华侨医院, 夫人捐万金为倡, 后以费巨未果, 夫人命移其款以办本邑平粜, 及与学校。尝恐二子不喻其意, 谓曰, 吾岂不愿家富, 而屡以巨款作义务者, 乃为汝等却祸而积德耳, 当善体吾意。至十二年癸亥, 五月十九日申时, 没于星洲寓所。距生于咸丰九年己未, 十月初二日戌时, 享寿六十有五。兹于十六年月日, 与继如公合葬于本邑之大鹏山。子二, 女一, 孙八, 女孙五, 曾孙五。噫, 若夫人者, 可谓镇坤维而辅乾纲, 师女流而型闺阃, 克尽母道, 无忝所生矣。使世之为母者皆如夫人, 何至同室操戈, 互相诛戮, 俾国运危岌, 民不聊生, 兼致种种天灾, 常常见告乎。吾常曰, 治国平天下之权, 女人家操得一大半。又曰, 教子为治平之本, 而教女更为切要。盖以世少贤人, 由于世少贤母。有贤女, 则有贤妻贤母矣。有贤妻贤母, 而其夫与子之不为贤人者, 盖亦鲜矣。其有欲挽世道而正人心者, 当致力于此焉。铭曰, 猗欤李母, 赋性淑贤, 仁孝慈和, 本自先天。相夫教子, 各适其宜, 福由德大, 祸以仁离。救急济贫, 矜孤恤寡, 凡有义举, 无不喜捨。造桥利人, 巨费不吝, 医院未立, 款移周窘。知富招祸, 热心义务, 积德贻谋, 永久弗替。笃信佛法, 修持唯谨, 母女同心, 仪型闺阃。资此功德, 求生净土, 佛以诚感, 得蒙迎取。维兹贤母, 女中之英, 母咸如是, 世自太平。感世竞争, 益景懿范, 爰书大端, 以为世鉴。(增广文钞·李母黄太夫人墓志铭)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佛川敦本学校缘起序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