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烦恼对治   │ 文章推荐
 

  佛菩萨有求必应,寻声救苦

  端午后二日来示, 延至大暑日拜读, 计时三十一天。交通不便如此。非常时期, 一切以非常视之, 天宽地阔矣。自惟孽重障深, 幸留残命与公通问者, 皆佛菩萨默佑之力也。古历四月二十日, 日机轰炸恩施县城, 时在酉初, 德宏方自法院回寓。警报至, 两女与女仆, 抱福周儿避往山洞。小妾抱福备儿, 随宏不走。紧急警报旋至, 宏在佛前念观音菩萨。机声回环作响, 佛座前, 有一方桌, 上加棉絮, 小妾伏其下。忽牵宏衣, 宏俯首视之, 头部方入桌下, 炸弹陆续发声, 却不甚烈。备儿大哭。宏背部有物微触, 起立一视, 房门震倒, 佛座亦倾, 满室灰土。足下有小瓷观音像, 急拾入怀中。(上年法院寝室被回禄, 瓷像陷瓦砾中, 毫无损伤。)墙已外斜。与小妾出门视之, 始知前后两进皆中炸弹, 栋折榱崩。后进邻居, 又中硫磺弹起火, 仓卒从前进木料支柱下窜出。小妾与邻女, 避往安全地点。宏拟抢救衣物, 回至原寓门首, 孤力无援, 不敢一人窜入。正徘徊间, 不意四面火遮去路, 急避伏夹墙内烂泥沟中, 闭目念佛。上下左右, 火落如雨, 手拍即息。火焰离头不足一丈, 热气非常难受。沟泥已成温汤, 衣已著火一二处。心中仍无所恐, 惟自咎不应恋恋衣物, 陷入绝地, 静待佛菩萨援救而已。久之, 南面火势落下, 恃鞋底为烂泥浸透, 奋起蹋火而过。行十丈远, 竟获安全, 无一毫损伤。不过肌肉久经火炙, 胖子已成瘦汉。所有衣物书籍, 及十余年来日记, 诗文稿, 荡然无存。法院文卷器具, 亦成焦土。又幸行政, 财政各部, 皆由高院第三分院院长负责。昨奉部令, 分院院长, 首席皆撤职。宏将来虽受处分, 想于饭碗无碍。法院移东乡大歇场, 即在附近赁茅屋一间。借友人衣一二件, 同乡赠小儿衣数件。两女两儿, 有衣无裤。城内商店, 大部炸毁。乡中须赶场, 衣料难买。聊度难民生活, 历时将两月。念先考八旬冥诞, 无力营斋, 只有汇上五圆, 叩乞转请百八佛七道场, 设位超荐。又乞代购吃饭家伙(即六法全书)一部。次儿本名福备, 不料印老法师, 赐名即此二字, 佛法感应, 不可思议。宏自劫火出后, 誓持大悲咒终身, 行, 住, 坐, 卧, 心中默诵, 为世界祈祷和平。只问耕耘, 不问收获, 师谓然否。生儿教养并重, 小妾督责甚严, 急时亦知念观世音菩萨。福周儿, 亦能拜佛。知念, 附陈。切盼来谕, 开示此次火劫因果之理。老法师座前, 烦为叩安。(来书 法名德宏)

  前日接航函, 惊悉经过危险, 何啻虎口余生, 真令人不寒而栗。佛菩萨有求必应, 寻声救苦, 不可思议之感通, 益信而有征。森拟撰一灵感记, 登佛学半月刊等, 为之宣扬, 启人信仰。居士之善根, 亦可日益增长矣。第居士于衣物上遭此大劫, 森远在数千里外, 实抱爱莫能助之慨。幸全家大小, 均得脱险无恙。只贵体为劫火久炙, 大胖子成瘦汉, 亦无其他伤害, 则行动当较庆快, 亦无所碍。至在未脱火窟, 最危险之时, 能心无恐怖, 此为修持有素之表现。但只静待佛菩萨救援, 不知念及已陷绝境, 自分万无生理, 尤应专念南无阿弥陀佛, 或南无观世音菩萨, (随念一名即可)一心希望佛菩萨垂慈。如不能脱险逃生, 即专望接引往生。不知如此著想, 犹非彻底究竟。幸得脱险, 不然, 恐葬身火窟, 而不得往生之善利, 为大误矣。注想佛菩萨接引往生, 如未至其时, 亦能感佛菩萨救护脱险。尤望百尺竿头, 更进一步, 其利益大, 方为彻底。至云此次因果之理, 吾人自无始来, 无孽不造, 但须因缘会遇, 方受果报。即如目下令吾人罹此大劫之人, 一切险恶心行, 吾人往昔昏迷不知觉照时, 纵有轻重强弱之不同, 亦无非只顾我活, 不怕人死, 以五十步笑百步耳。世无无因之果, 亦无无果之因。将来究应如何酬偿, 或冥或显, 自有相当之价值在。吾人深信因果毫发不爽即已。若云毕竟如何, 自非凡庸粥饭僧所能分析。令先严老人八十冥寿, 已函百八佛七道场, 安位超荐。吃饭家伙六法全书, 已托友人代购代寄。友人回信, 一并附上, 便知所以。尊愿终身持大悲咒, 祈祷世界和平, 固属甚善。但此万无生理, 劫后余生之有限光阴, 尤须多念南无阿弥陀佛。并以一切功德, 普为众生回向, 同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俾自他悉得了生脱死之究竟实益, 庶不负佛菩萨此番慈救矣。(文钞续编·复恩施法院院长黄晓浦居士书)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佛制斋期,实则令其由暂而常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