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 示临终切要   │ 文章推荐
 

临终三大要-开导起信 轮班助净 切戒干扰


原文:

205.世间最可惨者,莫甚于死。而且举世之人,无一能幸免者。以故有心欲自利利人者,不可不早为之计虑也。实则“死”之一字,原是假名。以宿生所感一期之报尽,故舍此身躯,复受别种身躯耳。不知佛法者,直是无法可设,只可任彼随业流转。今既得闻如来普度众生之净土法门,固当信愿念佛,预备往生资粮,以期免生死轮回之幻苦,证涅槃常住之真乐。其有父母兄弟及诸眷属,若得重病势难痊愈者,宜发孝顺慈悲之心,劝彼念佛求生西方,并为助念。俾病者由此死已,即生净土。其为利益,何能名焉!今列三要,以为成就临终人往生之据。语虽鄙俚,意本佛经。遇此因缘,悉举行焉。言三要者,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第二,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果能依此三法以行,决定可以消除宿业,增长净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一得往生,则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渐渐进修,必至圆成佛果而后已。如此利益,全仗眷属助念之力。能如是行,于父母,则为真孝。于兄弟、姊妹,则为真弟。于儿女,则为真慈。于朋友,于平人,则为真义真惠。以此培自己之净因,启同人之信向。久而久之,何难相习成风乎哉?今为一一条陈,庶不至临时无所适从耳。

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者。切劝病人,放下一切,一心念佛。如有应交代事,速令交代。交代后,便置之度外。即作我今将随佛往生佛国,世间所有富乐眷属、种种尘境,皆为障碍,致受祸害,以故不应生一念系恋之心。须知自己一念真性,本无有死。所言死者,乃舍此身而又受别种之身耳。若不念佛,则随善恶业力,复受生于善恶道中。〖善道,即人、天。恶道,即畜生、饿鬼、地狱。修罗,则亦名善道,亦名恶道,以彼修因感果,均皆善恶夹杂故也。〗若当临命终时,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以此志诚念佛之心,必定感佛大发慈悲,亲垂接引,令得往生。且莫疑我系业力凡夫,何能以少时念佛,便可出离生死,往生西方。当知佛大慈悲,即十恶五逆之极重罪人,临终地狱之相已现,若有善知识教以念佛,或念十声,或止一声,亦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此种人念此几句,尚得往生。又何得以业力重,念佛数少,而生疑乎?须知吾人本具真性,与佛无二。但以惑业深重,不得受用。今既归命于佛,如子就父,乃是还我本有家乡,岂是分外之事?又佛昔发愿:“若有众生,闻我名号,志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以故一切众生,临终发志诚心,念佛求生西方者,无一不垂慈接引也!千万不可怀疑!怀疑即是自误!其祸非小。况离此苦世界,生彼乐世界,是至极快意之事,当生欢喜心。千万不可怕死,怕死则仍不能不死,反致了无生西之分矣。以自心与佛相违反故。佛虽具大慈悲,亦无奈不依佛教之众生何。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如大冶洪炉。吾人多生罪业,如空中片雪。业力凡夫,由念佛故,业便消灭。如片雪近于洪炉,即便了不可得。又况业力既消,所有善根,自然增长殊胜。又何可疑其不得生,与佛不来接引乎?如此委曲宛转开导安慰,病人自可生正信心。此系为病人所开导者。至于自己所应尽孝致诚者,亦唯在此。

第二、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者。前已开导病人,令生正信。然彼病人,心力孱弱。勿道平素绝不念佛之人,不易相继长念。即向来以念佛为事者,至此亦全仗他人相助,方能得力。以故家中眷属,同应发孝顺慈悲之心,为其助念佛号。若病尚未至将终,当分班念。应分三班,每班限定几人。头班出声念,二三班默持。念一点钟,二班接念,头班三班默持。若有小事,当于默持时办。值班时,断断不可走去。二班念毕,三班接念。终而复始。念一点钟,歇两点钟。纵经昼夜,亦不甚辛苦。须知肯助人净念往生,亦得人助念之报。且莫说是为父母尽孝应如是。即为平人,亦培自己福田,长自己善根,实为自利之道,不徒为人而已。成就一人往生净土,即是成就一众生作佛。此等功德,何可思议?三班相续,佛声不断。病人力能念,则随之小声念。不能念,则摄耳谛听心无二念,自可与佛相应矣。念佛声不可太高,高则伤气,难以持久。亦不可太低,以致病人听不明白。不可太快,亦不可太慢。太快,则病人不能随,即听亦难明了。太慢,则气接不上,亦难得益。须不高不低,不缓不急,字字分明,句句清楚。令病者字字句句,入耳经心,斯易得力。念佛法器,唯用引磬。其他一切,概不宜用。引磬声清,听之令人心地清净。木鱼声浊,故不宜用于临终助念。又宜念四字佛号。初起时,念几句六字。以后专念“阿弥陀佛”四字,不念“南无”。以字少易念,病人或随之念,或摄心听,皆省心力。家中眷属如此念,外请善友亦如此念,人多人少均如此念。不可一起念,歇歇又念,致令病人,佛念间断。若值饭时,当换班吃,勿断佛声。若病人将欲断气,宜三班同念,直至气断以后,又复分班念三点钟,然后歇气,以便料理安置等事。当念佛时,不得令亲友来病人前问讯谕慰。既感情来看,当随念佛若干时,是为真实情爱,有益于病人。若用世间俗情,直是推人下海。其情虽可感,其事甚可痛。全在主事者明道理,预令人说之。免致有碍面情,及贻害病人,由分心而不得往生耳。

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者。病人将终之时,正是凡、圣、人、鬼分判之际。一发千钧,要紧之极。只可以佛号开导彼之神识。断断不可洗澡、换衣,或移寝处。任彼如何坐卧,只可顺彼之势。不可稍有移动,亦不可对之生悲感相,或至哭泣。以此时身不自主,一动则手足身体,均受拗折扭挒[1]之痛。痛则瞋心生,而佛念息。随瞋心去,多堕毒类,可怖之至。若见悲痛哭泣,则情爱心生,佛念便息矣。随情爱心去,以致生生世世,不得解脱。此时,所最得益者,莫过于一心念佛。所最贻害者,莫过于妄动哭泣。若或妄动哭泣,致生瞋恨及情爱心,则欲生西方,万无有一矣。又人之将死,热气自下至上者,为超升相。自上至下者,为堕落相。故有“顶圣、眼天生,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之说。然果大家至诚助念,自可直下往生西方。切不可屡屡探之,以致神识未离,因此或有刺激,心生烦痛,致不得往生。此之罪过,实为无量无边。愿诸亲友,各各恳切念佛,不须探彼热气后冷于何处也。为人子者,于此留心,乃为真孝。若依世间种种俗情,即是不惜推亲以下苦海。为邀一般无知无识者,群相称赞其能尽孝也。此孝与罗刹女之爱正同。《经》云:“罗刹[2]女食人。曰:‘我爱汝,故食汝。’”彼无知之人之行孝也,令亲失乐而得苦,岂不与罗刹女之爱人相同乎?吾作此语,非不近人情,欲人各于实际上讲求,必期亡者往生,存者得福,以遂孝子贤孙亲爱之一片血诚,不觉其言之有似激烈也。真爱亲者,必能谅之。(文钞续编)临终三大要

白话译文:

205.世间最可悲惨的事,莫过于死,而且举世之人,无一能幸免。因此有心想要自利利他的人,不可不早为自己计划考虑了。实际上“死”这个字,原来是假名。因为宿生所感一期报尽,所以舍此身躯,再受别种身躯罢了。不知佛法的人,简直无法预先计划,只可任他随业流转。今天既然听到了如来普度众生的净土法门,就当然要信愿念佛,预备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资粮,以期望免除生死轮回的幻苦,证得涅槃常住的真乐。如果父母、兄弟及各眷属得重病,势难痊愈的,宜发孝顺慈悲的心,劝他念佛求生西方,并为他助念,使病人由此死后,即生净土。其中的利益,真是无法比喻啊!今列三要,以它作为成就临终人往生的依据。语言虽然简陋,可道理来自佛经。遇此因缘,都一一列举出来去实行。说三要:

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使生正信;第二,大家轮班念佛,以助净念;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

果然能依此三法去实行,一定可以消除宿业,增长净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一得往生,则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渐渐进修,必至圆成佛果而后已。这样的利益,全靠眷属助念之力。能这样实行,对于父母,则是真孝;对于兄弟、姊妹,则是真悌;对于儿女,则为真慈;对于朋友及平常人,则为真义真惠。以此培植自己的净因,启发同人的信向。久而久之,成为风俗还有什么困难呢?今为一一陈列,才不至于临时无所适从了。

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使生正信。恳切劝告病人,放下一切,一心念佛。如有应交代的事,速让他交代。交代以后,便置之度外。即作我现在将要随佛往生佛国想,世间所有富乐眷属、种种尘境,都是障碍,会招来祸害,因此不应生一念系恋的心。须知自己一念真性,本无有死。所说“死”,只是舍此身而又受别种身罢了。若不念佛,则随善恶业力,再受生于善恶道中。(善道,即人、天。恶道,即畜牲、饿鬼、地狱。修罗,又叫善道,又叫恶道。因为他所修的因和所感的果,都是善恶夹杂的缘故。)如果在临命终时,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以这种志诚念佛的心,必定感佛大发慈悲,亲垂接引,让我往生。莫怀疑我是业力凡夫,怎么可能以短时间念佛,便可出离生死,往生西方。应当知道佛大慈大悲,即使是十恶五逆的极重罪人,临终时地狱出现了,若有善知识教他念佛,或念十声,或只一声,也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这种人念这几句,尚且能够往生,我又怎么可以认为自己业力重,念佛数少,而生怀疑呢?须知我们本来具有的真性,与佛无二,只因为惑业深重,不得受用。今天既然归命于佛,如儿子靠近了慈父,是回到我本有的家乡,难道是分外之事?

又佛曾经发愿:“若有众生,闻我名号,志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因此一切众生,临终发志诚心,念佛求生西方,无一不蒙佛垂慈接引啊!千万不可怀疑!怀疑即是自误!祸害非小。何况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往生到那个极乐世界,是最快意的事,应当生欢喜心。千万不可怕死!怕死则仍旧不能不死,反而引来不能往生西方的后果了!这是因为自心与佛心相违反的缘故。佛虽具有大慈悲,对于不依靠佛教的众生也没有办法挽救。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如大冶烘炉,我们多生罪业,如空中一片雪,业力凡夫,由于念佛的缘故,罪业便消灭,如一片雪近于烘炉,即刻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业力既然消失,所有善根,自然增长殊胜,又怎么可以怀疑自己不能往生,以及佛不来接引呢?这样委屈宛转开导安慰,病人自然可以生正信心。为病人所开导的内容大致是这样。至于自己所应尽孝致诚的地方,也在这里。

第二,大家轮班念佛以助净念。前面已经开导病人,让生正信。然而此时病人心力虚弱。莫说平素绝不念佛的人,不易相继长时间保持念佛;即使向来以念佛为事的人,到这个地步也全靠他人相助,才能得力。因此家中眷属,应同发孝顺慈悲的心,为他助念佛号。如果病人尚未断气,应当分班念。应分三班,每班限定几人。头班出声念,二三班默持。念一点钟,二班接念,头班三班默持。若有小事,当在默持时办理。值班时,千万不可走开。二班念毕,三班接念,终而复始。念一点钟,歇两点钟。即使念一昼夜,也不很辛苦。须知肯助人净念往生,也会得到人助念的回报。且莫说是为父母尽孝应当如此,就是为平常人,这样做也培植了自己的福田,增长了自己的善根,实为自利之道,不仅仅只是利益了别人而已。成就一人往生净土,就是成就一众生作佛,这样的功德,怎么可以思议?三班相续,佛声不断。病人有力气能念出声,则随大家小声念;不能念,则收敛耳朵仔细听,心无二念,自然可以与佛相应了。念佛声音不可太高,高则伤气,难以持久;也不可太低,低则病人听不清楚。不可太快,也不可太慢;太快,则病人不能跟随,听也不很清楚;太慢,则气接不上,也难得益。须不高不低,不缓不急,字字分明,句句清楚,让病人字字句句,入耳经心,这样才容易得力。念佛法器,只用引磬,其他一切,一概不宜用。引磬声清,听之令人心地清净;木鱼声浊,故不宜用于临终助念。又宜念四字佛号。刚开始念时,念几句六字,以后专念“阿弥陀佛”四字,不念“南无”。因为字少易念,病人或者随大家念,或者摄心听,都省心力。家中眷属这样念,外请善友也这样念,人多人少均这样念。不可一起念,歇歇又念,致使病人,佛念间断。如果正值吃饭时,大家应当换班轮流去吃,不要中断佛声。如果病人将要断气,宜三班同念,直至断气以后,又再分班念三小时,然后歇气,以便料理后事。当念佛时,不得让亲友来病人前问讯安慰。既然与病人有感情,就应当随念佛若干时,这才是真实情爱,有益于病人。如果用世间俗情去看病人,简直就是推人下海。其情虽可感,其事甚可痛。全在于主事者是否明白道理,应预先与人说清楚,以免引起有碍情面的事情发生,以致危害病人,由于分心而不能往生了。

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病人将终之时,正是来世做凡做圣做人做鬼分判之际。一发千钧,要紧到了极点。只可以用佛号开导他的神识,千万不可洗澡换衣,或移动地方。任他如何坐卧,只可顺他的姿势,不可稍有移动,也不可对他露出悲痛感伤的样子,或者忍不住哭泣。因为这个时候他身体不能自主,一动则手足身体,均受拗折之痛。痛则瞋心生,而佛念就停止了。随瞋心去投生,大多堕落为毒类众生,恐怖到了极点。如果临终之人见其亲友悲痛哭泣,则情爱心生,佛念也停止了。随这情爱心去投生,则生生世世,不得解脱。因此此时,最有益的,莫过于一心念佛;最有害的,莫过于妄动哭泣。如果妄动哭泣,引起他生瞋恨及情爱心,则要生西方,万无有一了。又人快要死了,热气从下至上的,为超升相。从上至下的,为堕落相。所以有这样的说法:“头顶最后冷是圣人、眼最后冷生天,心最后冷投人胎、腹最后冷变饿鬼、膝盖最后冷成畜生、脚板最后冷下地狱。”然而果然大家能至诚助念,则亡者自然可直下往生西方。千万不可屡屡去试探病人体温,以致神识未离,因此或有刺激,心生烦恼和痛苦,以致不得往生。这个罪过,实在是无量无边。愿各亲友,各各恳切念佛,不须试探他的身体最后冷于何处。为人子的,于此留心,才是真孝。如果依照世间种种俗情办理后事,就是不惜推亲人以下苦海。这样做引来一般无知无识的人,群聚而称赞他能尽孝,但这种孝与罗刹女的爱正相同。《经》上说:“罗刹女食人,说:‘我爱你,所以吃了你。’”那些无知的人行孝,让亲人失乐而得苦,难道不与罗刹女爱人相同吗?我说这种话,并非不近人情,只是想要大家各在实际上讲求,必定要期望亡者往生,存者得福,以成全孝子贤孙孝亲的一片血诚,不知不觉我的言语就这样激烈了。真正爱护亲人的人,必能体谅我。

注释:

1、挒:拗折,折断。

2、罗刹:恶鬼之总名。男的叫“罗刹娑”,女的叫“罗刹私”,或飞空,或地行,喜欢食人的血肉。又罗刹具神通力,可于空际疾飞,或速行地面,为暴恶可畏之鬼。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五章 心诚则灵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