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 禅与净土   │ 文章推荐
 

宗家语句,若以文义会,以误为悟,其罪极大


原文:

243.“唯有径路修行”[1],此是教义,可按文会。“依旧打之绕”[2],此是宗意,须有悟处,方可彻知。曹鲁川自命是通宗通教之大通家,尚错会其意[3]。阁下即欲令示此义,诚所谓游戏而问?阁下且放下一切闲知见,一心念佛。念到心佛双亡之后,自可发一大笑,完全了知。未到此时,若别人与说,亦不得而知。譬如已到含元殿,其殿中种种,悉皆备知。若为未到者说得纵明白,依旧是茫然不知。宗家之语句,通是教人参的。若以文义会,不但不得其益,尚且以误为悟,其罪极大。即令真悟,尚去了生脱死,远之远矣。以彼唯仗自力,须大悟后,烦恼惑业断得净尽无馀,方可了。否则莫由而了。念佛法门,若具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则仗佛慈力,带业往生。阁下之根性,也只可学愚夫愚妇之修持。若妄效曹鲁川之身分,不但了生死无分,诚恐堕落三恶道为准程的。何以故?以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因兹坏乱佛法,疑误众生故。(文钞续编)复崔德振书二

白话译文:

243.“唯有径路修行”,这句话是教门之义,可以依文解义。“依旧打之绕”,这句话是宗门之旨,不可以咬文嚼字,必须真正开悟了,才会明白。曹鲁川这个人,自命不凡为通宗通教的大通家,尚且错会其意,你现在就想让我开示“依旧打之绕”的意思,这难道不是在开玩笑吗?你其实不必问我,只要放下一切妄想分别,一心念佛,念到心佛双亡之后,自可发一大笑,完全清楚明白。不到这个时候,纵使别人告诉你,也是不得而知啊!譬如已到过含元殿的人,殿中种种情景,全都亲自看到,但是,如果为没到过的人描述含元殿,则说得再明白,他依旧还是茫然不知。禅宗的语句,通通都是教人参的,若依文解义,死抠字眼,不但得不到利益,还会以“误”为“悟”,罪过极大。即使真的悟到了,对于了生脱死而言,依旧还远之又远啊!因为他仅仅靠的是自力,必须要在大悟之后,把烦恼惑业铲除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遗留,才可了生脱死,否则就没有可能摆脱生死轮回。念佛法门,若具真信切愿念佛求生西方,就可以倚仗佛的慈悲愿力,带业往生。阁下您的根性,也只能学愚夫愚妇的修持,如果要假聪明去模仿曹鲁川的样子,不但摆脱生死轮回无份,只怕堕落三恶道就要从这里开始了。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没有悟到却说悟到了,没有证得却说证得了,因而坏乱佛法,疑误众生。

注释:

1、净宗三祖善导曾说:“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假饶金玉满堂,岂免衰残病?任汝千般快乐,无常终是到来;唯有径路修行,但念阿弥陀佛。”

2、齐己禅师说:“唯有径路修行,依旧打之绕。但念阿弥陀佛,念得不济事。”依旧打之绕,就是依旧轮回打转的意思。齐己禅师与善导原话唱反调。齐己,唐末五代诗僧。湖南益阳人,俗姓胡。自号衡岳沙门。受乐山水,不近王侯,常与华山隐士郑谷相酬唱。师之颈有瘤,时人戏称为“诗囊”。其所作诗,气调清淡,与同时先辈诗僧贯休并称,被推为唐代诗僧之首。师示寂于后唐长兴末年,世寿七十余。

3、在莲池大师年代,有一个曹鲁川居士推举禅宗,误会净土法门,曾经写信给莲池大师说:“禅宗这个门派,尤其是特别地扫荡排除净土法门。例如齐己禅师说:‘唯有径路修行,依旧打之绕。但念阿弥陀佛,念得不济事。’又说:‘如果和以前一样地舍父逃走,流落他乡,东撞西磕,苦哉阿弥陀佛!’像这一类的语言,有人以为是太苛刻,可是难道是毫无原因的吗?而齐己禅师既然这么说,想必是有他的道理啊!”莲池大师回信说:“你的来信又说到齐己禅师,将古人劝人念佛的偈颂,逐句的注解其语……,居士您既然通达禅宗之法,为何不知道这是禅宗祖师当下为人解除执着、舍弃束缚的方便语,如今你却把它当作真实不变的教法去体会,而死在语言文字之下呢?若是如此,古人有言:‘踏在毗卢顶上行’,如此则不但阿弥陀佛无济于事,毗卢遮那佛也无济于事。像这样子的语言,祖师大德的语录传记之中,有百千万亿之多。老朽我四十年前,也曾用这些话来逞口舌之快,用之来自豪自己的文章。后来知道惭愧了,从此再也不敢如此去做,到了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觉到羞愧脸红耳根发热呢!又齐己禅师说:‘求生西方的人,犹如舍父逃走,流落他乡,东撞西磕,苦哉阿弥陀佛!’现在我可以回应他说:‘如今却是如子忆母,还归本乡,舍东得西,乐哉阿弥陀佛!’居士您且说说看,这句话和齐己禅师所说的相差多少?”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参念佛是谁,是参禅求悟,失净土宗旨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