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回归净土   │ 文章推荐
 

  由上海回至灵岩开示法语

  灵岩, 乃天造地设之圣道场地, 吴王夫差不德, 不依乃祖太王, 泰伯, 仲雍, 正心诚意, 勤政爱民之道, 唯以淫乐是务, 遂于此筑馆娃之宫, 其获罪于天地祖宗也大矣。宫成数年, 国亡身死, 可不哀哉。至晋, 司空陆玩, 筑室其上, 后闻佛法, 遂捨宅为寺, 此灵岩最初开山之缘起也。至梁, 而宝志公祈武帝又为重兴。智积菩萨, 屡以现身画像, 显示道妙, 引导迷俗。至唐, 宰相陆象先(苏州人)之弟, 病于京师, 国医无效。一僧求见云能治, 令取净水一盏, 向之念咒几句, 含水噀之, 立即全愈。谢以诸物皆不受, 曰, 我名智积, 汝后回苏, 当往灵岩山会我。后其人至山问之, 无有名智积者, 心甚惆怅。遍观各殿堂, 见壁间画像, 乃为己治病之僧也, 因特建智积殿, 而寺复中兴。自晋至唐, 所有住持, 皆不可考。至宋, 而凡为此山住持者, 皆宗门出格大老, 灵岩道场, 遂为江苏之冠, 以地灵故人杰, 以人杰故地灵也。明末清初, 又复大兴, 圣祖高宗两朝, 数次南巡, 皆驻跸山上行宫。洪杨之乱, 焚毁殆尽。后念诚大师, 住塔洞中, 适彭宫保玉麟公游山相见, 因为查出田地六百多亩, 盖十余间殿堂房舍。至宣统三年, 住持道明, 系军人出家, 性粗暴。因失衣打来人过甚, 山下人起哄, 道明逃走, 寺中什物均被搬空, 成一无人之寺, 此即灵岩道场复兴之机。否则, 纵能恪守清规, 亦决不能成此全国仅有之净业道场。祸福互相倚伏, 唯在人之善用心与否耳。嗣由木渎绅士严良灿公, 命宝藏僧明煦, 请其师真达和尚接管。真师派人往接, 并命明煦暂为料理, 意欲有合宜人, 当作十方专修净土道场。民十五年, 戒尘法师来, 遂交彼住持。住僧以二十人为额, 除租金数百圆外, 不足, 则真师津贴。不募缘, 不做会, 不传法, 不收徒, 不讲经, 不传戒, 不应酬经忏。专一念佛, 每日与普通打七功课同。住持无论台贤济洞均可, 只论次数, 不论代数。但取戒行精严, 教理明白, 深信净土者即可。若其他皆优, 而不专注净土者, 则决不可请。自后住人日多, 房屋不足, 于二十一年, 首先建念佛堂, 四五年来, 相继建筑。今大雄殿已落成, 只欠天王殿未建, 然亦不关要紧。光于十九年二月来此, 四月即入关, 已六年多矣。以老而无能, 拟老死关中。因佛教会诸公之请, 祈于护国息灾会中, 每日说一次开示, 发挥三世因果, 六道轮回之理, 提倡信愿念佛, 即生了脱之法, 以挽救世道人心。固辞不获, 遂于本月初六日出关往沪, 以尽我护国之义务。十五日圆满, 十六日为说三归五戒。今晨由沪径来此间, 而苏垣季圣一等诸居士皆先来。至山, 见其殿宇巍峨, 僧众清穆, 不禁欢喜之至。兹由监院妙真大师, 请来堂中, 为诸位演说净土法要。若但说法要, 不叙来历, 及现在各因缘, 则住者来者, 均莫知其所以然, 或致于此道场与他道场一目视之。在大通家则无所不可, 在愚钝如光, 又欲即生出此三界, 登彼九莲者, 则莫知趣向, 故先为叙述缘起焉。(此段记者未录, 乃老人补记, 故全用文言。)

  我们所修持的这个净土法门, 是最殊胜超绝的, 大家不要轻视了。为什么呢, 因为佛所说的种种法门, 无非是观机而说, 好比对症下药一般。如果自己的根机, 和这个法门不相应, 修起来, 是很难得益的。一切法门, 皆仗自力修戒定慧, 断贪瞋痴, 必须惑业净尽, 方能了生脱死。或者烦恼尚有一毫未断尽的, 生死还是不能免, 况全未断者乎。这是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干到彻底才可。

  唯有念佛一法, 是如来普应群机而说的, 亦是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所成就的。无论上中下根, 皆可修学。即烦恼惑业完全丝毫未断的凡夫, 只要具足真信切愿实行念佛求生西方, 亦可蒙佛接引, 带业往生。一得往生, 生死就可了脱了, 所以说是最超胜的。

  佛在世的时候, 十个人修行, 就有九个可以成道。因为那时的人, 天性淳厚, 根机是很猛利的。到了后来, 众生的业障逐渐增加, 根机也就渐渐的陋劣下来, 再要和从前一样, 是不可得了。然在晋唐时候, 还有这种仗自力可以了脱生死的人, 但已是逐渐减少, 越后越少的。到了现在, 已没有这样的人了。如此看来, 就晓得仗自己的力量去断烦恼了生死, 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此时如仍不自量力, 要说大话, 轻视这个念佛横超法门, 而去别修其他法门, 那恐怕要了生死, 就比登天还要更难了。

  我并非说其他的法门不好, 实在是因为法门有契理不契机的, 有契机不契理的。唯有这个念佛法门, 三根普被, 利钝全收, 理机双契, 不可思议。尤其是在末法世中, 更为适合众生的根性。所以大集经云, 末法亿亿人修行, 罕一得道, 唯依念佛, 得度生死。

  为什么念佛求生西方, 叫做横超法门。古人有个譬喻, 拿来解释, 就把我们具足惑业的凡夫, 比做一条虫, 生在一根竹里最下的一节, 这根竹子, 就比做三界。这个虫子要想出来, 只有两个法子, 一个是竖出的, 一个是横超的。竖出的, 是自下至上, 一节一节的次第咬破, 等到最上的一节咬破了, 才能够出来。这是比修别的法门, 定要断尽见思烦恼, 才能出三界的。见惑有八十八使, 思惑有八十一品, 这许多的品数, 就比做一根竹子的节数。那虫向上直钻出来, 就叫做竖出。例如一个断见惑的初果圣人, 要经过七生天上, 七生人间的长久时劫修习, 才能证阿罗汉, 了生死。二果, 亦要一生天上, 一反人间, 才能证四果。三果, 欲界思惑已尽, 还要在五不还天, 渐次修习, 才能断尽思惑证四果。这才算是出三界的无学圣人。如果是钝根的三果, 还要生到四空天, 从空无边处天, 以至非非想处天, 才能证四果。这竖出的法子, 是如此艰难久远的。横超的, 就是这条虫子, 不向上面一节一节咬, 只向旁边横咬一孔, 便能出来。这样的法子, 比那竖出的, 是省事得多了。念佛的人, 亦复如是。虽没把见思烦恼断除, 但能具足信愿行的净土三资粮, 临终就能感动阿弥陀佛来接引他生到极乐世界去。到了这个清净国土, 见思烦恼, 不断而自断了。何以故, 以净土境胜缘强, 无令人生烦恼的境缘故。如此便得三不退, 一直到破尘沙无明, 成就无上菩提, 何等直捷简易的事。所以古人说, 余门学道, 如蚁子上于高山。念佛往生, 似风帆扬于顺水。今且拿一段故事来证明这个竖出艰难的道理, 大家且静听听。

  唐朝代宗大历间, 有个隐士, 叫做李源, 捨宅为慧林寺, 请圆泽禅师为住持。后李源想要去四川朝峨眉山, 因约圆泽同去。圆泽欲由长安经斜谷, 陆道去, 李源要自荆州入峡, 由水道去。两人意见不同, 各有所以。李源不知圆泽之事, 圆泽了知李源之心, 恐到长安, 人或疑伊想做官, 便由荆州去。一天乘船到了南浦地方, 因滩河危险, 天未暮即停舟。那时有一妇人, 身穿锦背心, 负罂而汲。圆泽一见了他, 便俛首两眼流泪。李源问道, 自荆州以上, 像这样的妇人, 不知有多少, 为什么生此悲感。圆泽道, 我不欲从此路来者, 就是怕逢此妇人, 因为他怀孕三年, 还未分娩, 就是候我来投胎。现在见了, 已是无法可避了。请君少住几日, 助我速生, 及葬吾山谷。三天之后, 请来看我, 我就对君一笑, 以为凭信。十二年后, 中秋月夜, 到杭州天竺寺外会我。说完了, 就更衣沐浴, 坐脱去了。李源后悔无及, 只得把圆泽葬了。三天之后, 就到那家去看, 果然妇生男孩。因把详情告诉他, 并要求和小孩见面, 果然一笑为信。李源因兹无意往川, 便回洛京。及回到慧林寺, 才晓得圆泽在未行之先, 已经把后事都嘱付好了, 因此越晓得他不是平常人。过了十二年, 李源就如约去杭州, 到中秋月夜, 就在天竺寺外等候。果然月光之下, 忽闻葛洪井畔, 有牧童骑牛唱道。三生石上旧精魂, 赏月吟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 此身虽易性常存。李源就晓得是圆泽的后身, 就上前问道, 泽公健否。牧童答曰, 李公真信士也。便略叙数语。又唱道, 身前身后事茫茫, 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游已遍, 却回烟棹上瞿塘。遂乘牛而去。如是看来, 能晓得过去未来, 和有坐脱立亡本领的圆泽, 还不能了脱生死, 逃避胞胎。何况我们具缚凡夫, 一点本事也没有, 如果不念佛求生西方, 要想了生死, 是做梦亦做不到的。

  有人说, 禅宗明心见性, 见性成佛的道理, 不是很好吗。殊不知见性成佛, 是见到自性天真的佛, 叫做成佛, 并非是成福慧圆满的究竟佛。为什么呢, 因为宗门下的人, 工夫用到开悟的时候, 就知道他自己的真性, 原来是和佛一样, 所以叫做见性成佛。但他的粗细烦恼, 丝毫尚未断, 不过能常自觉照, 伏住烦恼, 举动就和圣人相近。假使是失了觉照的工夫, 伏不住烦恼, 那造起业来, 比他人更要厉害。因为他的烦恼里头, 有开悟的力量夹杂著, 就变做狂慧, 所以造业的能力, 也异常的猖獗。这样不但没有成佛的希望, 而且还要堕落三恶道。所以已经开悟的人, 更要加工进修, 时时觉照。等到见思烦恼断尽了, 方是了生死的时候, 并非一悟便了。类如前朝的五祖戒, 和草堂青禅师, 因为悟后未证, 仍不免轮回之苦。覆辙昭然, 是不可不知的。若说真成佛, 更加差得很远了。

  福慧圆满的究竟佛, 是怎样成呢。据台宗来说, 一个断尽见思惑的圆教七信菩萨, 修到十信的时候, 才把尘沙破尽。再经过十住, 十行, 十回向, 十地, 等觉的四十一个位次, 每破一品无明, 就升进了一个位次, 得一分三德秘藏。这样次第, 到了最后的等觉地位, 才把四十一品无明断尽。再断一品无明, 再进一位, 才能成就福慧圆满的究竟佛。像这样子, 的确不是轻易的事情。大家晓得这个道理, 就不会误解了。

  又有人说, 我们各人的自性, 本来是一尘不染, 清净湛然, 就是净土。自性本来不生不灭, 亘古亘今, 不迁不变, 就是无量寿。自性本来具有大智慧光明, 照天照地, 就是无量光。如果离了这个本有的自性, 另外要有个净土可生, 阿弥陀佛可见, 那就是头上安头, 无有是处。并且认为这样, 就是禅净双修的道理, 亦是错的。因为这样的话, 完全是偏于禅宗, 对净宗是完全不适用的。何以见得, 因为禅宗是不教人生信发愿, 也不教人念佛, 只教人参究话头, 求明心见性。就说是离了自性, 没有净土可生, 弥陀可见。话虽不错, 但终是偏于理性的见解, 不能和事相融通, 亦就和事理无碍的净宗隔别, 所以说不是禅净双修。修净土人, 专以信愿行三法为宗, 大家要明白的。

  还有密宗即身成佛的话, 纵然听起来, 是如此动人, 但是事实上, 并没有如此快便。即身成佛的意义, 是说密宗工夫, 修到成功的时候, 现身就可成道。然而这样成道, 不过是了生死而已, 勉强说做成佛, 或亦可以。如果是真的当做成了五住究尽, 二死永亡的佛, 那就大错特错了。譬如一个小孩子, 剃下头发, 人人就叫他名和尚。或是受了三坛大戒的比丘, 亦叫他为和尚。或是在丛林里头做方丈的, 亦是叫做和尚。但如上的和尚, 勉强亦可说得。如果是当做真的和尚, 亦是不对的。就事实来讲, 是要有道德学问, 能够有使人生长法身慧命的力量, 才算是名符其实的和尚。

  要知道我们这个世界, 在释迦牟尼佛的佛法当中, 只有释迦牟尼佛一人是即身成佛。再要到了弥勒佛下生的时候, 才可算又是一尊即身成佛的佛。在这个释迦灭后, 弥勒未来的中间, 要再觅个即身成佛的, 无论如何, 亦是不可得的。即使释尊重来应世, 亦无示现即身成佛的道理。

  在前清康熙乾隆年间, 西藏的活佛到临终的时候, 能晓得死后要去那家投胎, 叫弟子们到时去接他。且在出胎时候, 亦能说他是某某地方的活佛。然而虽有这样本事, 也还不是即身成佛。何以知道呢, 因为如果真是即身成佛的, 自然就能像释迦佛那样的, 能说各种方言, 一音说法, 亦能令一切众生皆能会得。何以西藏的活佛, 中国的语言, 他就不懂呢。如此一件小事, 就可证明他不是即身成佛了。何况后来的活佛, 死时亦无遗言, 生时亦无表示, 都是由人安排, 拈阄而定的, 那更是不必说了。

  又修密宗的工夫, 要成功, 也是很不容易。如专求神通速效, 不善用心, 且还有遭遇魔事的危险, 还不如念佛的来得稳当。民国十七年, 上海有一皈依弟子, 请我到他家吃斋, 便说他有个亲眷, 是学佛多年的女居士, 学问亦很好, 已有五十多岁了, 可否叫他来谈谈。我说可以的, 于是就叫他来。等到见面的时候, 我就对他说, 年纪大了, 赶快要念佛求生西方。他答道, 我不求生西方, 我要生娑婆世界。我便回答他道, 汝的志向太下劣了。他又云, 我要即身成佛。我又回答他道, 汝的志向太高尚了。何以那个清净世界, 不肯往生, 偏要生在此浊恶的世界。要知道, 即身成佛的道理是有的, 可是现在没有这样的人, 亦非汝我可以做得到的事。像这样不明道理的女居士, 竟毫不自量的口出大言, 实在是自误误人的。

  还有两个要求生华藏世界的人, 有一天, 那个害了毛病, 这个就去看他。后来因见他病势不对, 就赶紧的叫他念南无大方广佛华严经, 华严海会佛菩萨, 大家亦在旁边助他念。过了一刻, 就问他看见什么境界没有。他答道, 没有。这样的问过两三次, 都说没有。到了最后一次, 他就说道娘来了。唉呀, 这个问他的, 才晓得他们如此靠不住了。因为在他的心里, 以为念这样的佛号, 和这样的希求, 应当要看见华藏世界才对, 为什么反见娘来的阴间境界呢。自此以后, 他才回头来修净土法门了。要晓得华藏世界, 是要分破无明的法身大士, 才能见得生得的。其余就是断尽尘沙的菩萨, 亦没有分的, 何况是具缚凡夫呢。就是华严会上, 已证等觉的善财童子, 普贤菩萨, 还教他和华藏海众, 以十大愿王, 回向极乐, 以期圆满佛果。可知净土法门, 是无机不收的。所以我常说, 九界众生, 捨念佛法门, 上无以圆成佛道, 十方诸佛, 捨念佛法门, 下无以普度群萌, 就是这个缘故。譬如天下的人, 个个都要吃饭, 亦个个都要念佛的。

  奉劝诸位, 不要不自量力, 打出格的妄想。总要老老实实的念佛求生西方, 才不辜负如来说这个上成佛道, 下化众生, 成始成终的总持法门, 及不枉费十方聚会, 在此灵岩清净道场的殊胜因缘。望大家珍重。(三编·由上海回至灵岩开示法语)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世界佛教居士林开示法语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