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回归净土   │ 文章推荐
 

  初学佛,当具择法眼

  学佛之人, 当具择法眼。佛法, 法法都好, 然须知有自力佛力之不同。禅教密等各宗, 皆须断惑证真, 方可了生脱死。断惑证真, 岂易言哉。密宗虽有现身成佛之义, 亦非人人可以如是。况密宗每以神通吸动人。师既以此吸引人, 弟子不能不志慕神通。倘希望神通之心, 真切至极。则其危险, 有不可胜言者。祈勿以彼之神通为事, 则幸甚。宗门言句, 意在言外。故须屏弃一切, 专精参究。若只读得禅书几种, 便学著弄机锋, 则其罪极重。譬如军中口号, 非营外人所得知。若只顺字面解机锋, 则如营外人妄意营中口号为某, 便自混入, 能不送命于当下乎。汝且按嘉言录文钞修。并令妻妾儿女, 皆按家庭教育而行。则汝与妻妾儿女, 均可以入圣贤之域于生前, 登极乐之邦于殁后。若不敦伦尽分, 闲邪存诚,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则基址不立。纵能依净土法门所说而修, 终难得其实益。(三编·复郝智熹居士书)

  学佛而不欲做大通家, 专心致志于净土法门, 可谓宿有慧根, 具择法眼矣。既欲即生了大事, 当以净土五经为常课。金刚经念也好, 不念也好, 无碍。(三编·复露园居士书)

  倘色力强健, 何妨于显宗外, 处处另标密宗纲要。俾阅者知显密圆通, 法门无二。事修宜一门深入, 理性固二法融摄。当不惜如椽之笔力, 使佛顶放圆满之光明, 以普照于尽未来际一切有情也。又末世讲家, 每好谈宗。致令听众, 多随语转。窃谓禅家机语, 绝无义味。唯就来机, 指归向上。只宜参究, 何可讲说。如是讲经, 唯超格大士, 能得其益。其他中下之流, 尽受其病。于宗则机锋转语, 不知力参, 妄自以义路卜度。于教则实理实事, 由非己境, 便认作寓意表法。以宗破教, 以教破宗。近世流弊, 莫此为甚。伏祈出广长舌, 拯此沉溺。又悟开师宿根固深, 好胜心切。始则专意禅宗, 藐视净土。后预通公法会, 从兹渐生信心。但负性狂妄, 志愿则高不可扳。色力尪羸, 行持则远难相应。去冬曾露本心, 光遂深加呵斥。奈执心过重, 岂能挽回。不意亦白阁下。冬月廿一, 抱病回山。与其师兄叙外面事未毕, 即不能言。至次日未刻即逝, 有何祥瑞感应之可言也。杨次公谓爱不重, 不生娑婆。念不一, 不生极乐。悟师非不信有西方, 但以爱根固结, 念头不一。平生所期, 皆成画饼。其求见道, 求临终普现瑞相, 皆其爱根发露处。打头不遇作家, 到老终是骨董。悟师之谓也, 哀哉。(增广·复江西端甫黎居士书)

  江易园居士, 本有宿根, 有学问之大文人。虽于佛法之精奥谛理, 尚未深入, (观其演讲录, 论三观处, 具眼之士, 自知其佛法程度。)因其世谛聪明过人, 故于通俗佛法, 颇能发挥光大。且为人不立崖岸, 和蔼谦虚, 殊非妄自尊大, 目空一切高狂者比。故森闻其名, 见其文, (指三字颂, 与阳复斋诗偈初集。)即渴慕不已。迨及晤谈, 愈觉爱人。深望其与许止净, 徐蔚如, 聂云台, 范古农等诸居士, 同作驱邪辅正之法门金汤。(此指外护, 复兼弘利者言。若单作外护, 则大有人在。)奈众生业感, 徐, 许相继西归, 云公善病, 古公亦净躬微弱。唯易公健在, 一切皆好。但以好奇心重, 致被木笔, 沙盘所迷惑。又因善恭维人, 致狡黠者流, 即藉灵鬼之力, 以恭维作钓饵, 深入心腑, 遂致一迷莫返。即生平最崇拜信奉之印光法师, 迭扇慧风, 极力扫荡, 皆不能动其迷雾。森自忖学识谫陋, 更不待言。故其妄认乩语迷云, 与佛法慈云, 了无二致, 曾函恳真老与森, 向印老疏通, 冀除隔膜, 仍通声气。森亦急欲裁答, 希其出幽谷而登乔木。一再深思, 人微言轻, 殊难著手。兹幸有崔澍萍居士, 本久侍易公之人, (易公演讲录, 多其所记。)尚能区别邪, 正, 真, 伪, 不为迷雾沉霾。观其复有维居士函, 苦心孤诣, 直言挽劝, 可谓先得我心。故即藉此因缘, 减笔墨以之露布, 便作裁答易公之最诚恳忠告。抑尤有进者, 易公诗云, 卅年儒佛颇沉思, 佛鬼天渊岂未知。念佛持斋云鬼教, 斯言何异谤阿弥。即此益知易公之尚欠择法眼在。何也。《楞严经》第九卷, 想阴区宇, 十种阴魔, 段段皆言, 天魔候得其便, 飞精附人, 口说经法, 其人不觉是其魔著, 自言谓得无上涅槃。此可剖出易公错认定盘针之铁证。于此不知, 无怪其一迷莫返也。况当今人心不古, 专以投机为能事。请易公熟读《楞严》, 精研其义, 必期深知魔事微细险恶而后已。若仍以木笔, 沙盘, 为能代佛宣化, 有过于具正知见, 行解相应, 苦口婆心, 内外一如, 若印老辈之法言者, 除调达一流外, 决知别无其人也。何以念佛持斋之话, 当今善知识不足依, 定须由木, 沙所出而后取信也。即今如此缕琐露布, 正为易公高尚不凡, 冀其撇下木, 沙, 再专以念佛持斋之道, 而自行化他, 则不特法门之幸, 实大地众生之幸也。区区愚诚, 敬祈谅之。(文钞续编·藉崔居士复游居士书顺答江易园居士启)(本站注:江易园居士学佛几十年, 后被扶乩所迷, 实在可惜可叹!)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一代时教最妙之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