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回归净土   │ 文章推荐
 

  印光文钞续编发刊序

  净土法门, 其大无外, 如天普盖, 似地均擎。无一法不从此法建立, 无一人不受此法钧陶。以如来一代所说一切大小乘法, 皆随众生根性而说。或契理而不能遍契群机。或契机而不能彻契至理。因兹如来出世度生之本怀, 郁而不畅。众生即生了脱之大囧琺, 卷而未舒。华严虽已导归西方, 而人天权乘未闻。诸经亦多略示端倪, 而法门纲要未著。由是如来兴无缘慈, 运同体悲, 特于方等会上, 说弥陀净土三经。普被三根, 全收九界。阐如来成始成终之妙道, 示众生心作心是之洪猷。机理双契, 凡圣齐资。如阿伽陀药, 万病总治。如十方虚空, 万象总含。普令圣凡, 现生成办道业。大畅如来, 出世度生本怀。倘如来不说此法, 则末法众生, 无一能于现生了生死者。光宿业深重, 受生佛法断灭之乡。出世半年, 又遭六月闭目之痛。入塾读书, 屡受盗匪兵戈之扰。稍开知识, 复中程朱辟佛之毒。所幸学识全无, 不能造生陷阿鼻之业。设或才智等伊, 必至作十虚莫容之愆。由此意恶, 长婴病苦。数年直同废人, 一旦始知错误。于是出家为僧, 冀灭罪咎。宗教理深, 无力研究。净土道大, 决志遵行。拟作粥饭自了僧, 不做宏法利生梦。三十三岁, 至普陀法雨寺, 住持化闻和尚, 知光只会吃饭, 别无所能。遂令常作食客, 不委一毫事务。二十余年, 颇得安乐。经年无一人来访, 无一函见投。宣统三年, 上海出佛学丛报, 高鹤年屡为邮寄。见所载文字, 多合公道。间有涉政治而稍侧重者, 窃恐人以此讥诮佛法, 因用云水僧释常惭之名, 寄书祈其秉公立论, 勿令美玉生瑕, 编辑者并未寓目。后鹤年来山, 为说所以。伊绐去数稿登报, 署常惭名, 绝无知者。民国六年, 徐蔚如得与其友三信, 印五千本, 名印光法师信稿, 送人。七年, 搜罗二十余篇, 排于北京, 名印光法师文钞, 持其书来普陀求归依, 光令归依谛公。八年, 又印续编。秋, 其母没于申寓, 丧事毕, 令商务印书馆, 合初续为一部, 作一册。十二年, 光令商务馆另排增订本, 作四册, 留板, 初次印二万部。十四年, 又令中华书局排增广本, 仍作四册。此后, 无论何种文字, 概不留稿, 一免旷用施主钱财, 一免徒刺明人慧眼。十九年, 掩关苏报国寺, 当家明道师, 令人偷钞。二十四年, 彼去世, 遂止。二十六年, 避难灵岩山, 钞者以其稿交当家妙真师, 妙师又令于半月刊等报钞录。光知之, 势不能已, 只好详校令排, 满彼之愿。光幼失问学, 长无所知, 文极拙朴, 不堪寓目。然其所说, 皆取佛经祖语之意, 而随机简略说之, 不敢妄生意见以误人。又加五十余年之阅历, 若肯略其文而取其义, 不妨作一直指西归之木标。宜致力于西归, 勇往直前, 勿以木标恶劣, 并西归之路程亦不愿视, 则竖标归西, 两无所憾矣。又初编虽印上十万部, 大通家以专说信愿念佛, 因果报应, 敦伦尽分, 家庭教育, 直是劝世白话文, 绝无拨云见月, 开门见山, 豁人心目, 畅佛本怀之语句, 故若将浼焉。亦有与光同一根性者, 视作妙宝, 由兹返迷归悟, 返邪归正, 生敦伦常, 没生极乐者, 大有其人焉。续编于初编所说外, 益产妇念观音, 毒乳杀儿女, 此皆古今高僧医人所未说者, 光则屡屡说之。古人不为良相, 必为良医, 以期济世活人。光以无知无识粥饭僧, 由徐蔚如一人传虚, 竟致承虚接响之万人传实, 以为善知识。彼既以讹传讹, 光不妨将错就错, 教人生有恃怙, 死有归宿, 产无厄难, 子不横死, 以尽我心。虽有刺于明人慧眼, 但以有益于人, 无害于世, 因随顺明道, 妙真二师之意, 而令其流通, 并略叙其缘起。知我罪我, 所不计也。

  民国二十八年, 己卯, 孟夏, 常惭愧僧释印光敬撰。(年七十九)(续编·卷下)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诸大菩萨大祖师悉皆极力劝人求生净土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