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临终往生   │ 文章推荐
 

  得助念失助念之损益比较

  刘晓愚居士, 名景烈, 江西赣县人。少年留学东瀛, 与蔡公松坡等同学。光复后, 曾任第一届国会议员。民六七年间, 任职方司司长。从堂兄好愚居士, 名景熙者, 乃赣州大绅, 素尚佛学。故居士少时, 对法门亦肯护持。城中寿量古刹, 颓废已久。民国初, 土人藉办国民小学之名, 并谋得全占字据, 盘踞其间。后由居士发起, 请大春和尚兼任住持, 藉资保护。及民八九年, 寺与该校涉讼, 均由居士德望所及, 一倡百和, 靡然风从, 凡地方绅, 商, 学界各正士, 一致主张公道, 遂将学堂迁出, 保全寺基, 及赎回田租若干。至二十二年开马路, 该寺适当路线, 已定中为大马路, 两旁作小菜场, 全寺尽毁, 万无保存之余地。缁素已至山穷水尽, 知森昔日佐助大春和尚, 与该寺向有因缘。其时在苏随侍印老, 必识有力护法, 函请设法挽救。适居士亦由避难来苏, 已皈依印老法师, 吃花素, 修净业, 法名德诚。森为二十尺之铁质大士法相起见, 奔走呼号。得以达到保全, 进而重兴者, 亦得居士赞襄之力不少。迨其二十五年回里, 寺事尤多赖维持。但因公私众务纷繁, 信心虽发, 实行难专。每日不过少时功课, 随缘修习而已。至二十七年秋末, 因宿世今生杀业所感, 又发生大病。(当身未皈佛时, 喜打鸟网鱼, 杀害许多生命。民十几年时, 曾生对口疮, 病势危殆, 痛苦之极, 遂发愿断此恶习。因念观音菩萨救苦救难, 忽凭空闻香, 病遂渐愈。)缠延日久, 痛苦难堪, 令其子发庄, 汇洋数百圆, 嘱森供养印老, 及代作其他功德。森办理后, 回函劝其长素, 闻至年底始实行断荤。延及二十八年三月, 病势日重。幸妻妾子媳, 皆印老之皈依弟子, 均知临终助念之紧要。乃于十七日, 向寿量寺, 请二僧为之助念。至十九早晨, 居士自知当辞尘世, 遂令抬出庭前, 一换空气。唤兄弟嘱咐后事, 并令长子发庄, 跪听遗嘱。说毕, 众见面色特异, 即仍抬回卧室。二僧与家人, 同声助念佛号。发庄敬捧阿弥陀佛接引像, 请其观看。因大病初起, 仍为颈项外症, 致左手下垂, 数月不能提举。正近属纩之际, 及见佛像, 左手忽活动如常, 举起合掌。便现欢喜踊跃之象, 急念阿弥陀佛。其时毫无痛苦, 随众念佛声中, 安详而逝。时年六十一, 即己卯古历三月十九日也。居士大病数月, 痛苦难堪, 实由恼害众生之后报重报, 转作现报轻报。及至临终, 得此瑞相, 可谓诸根悦豫, 正念分明, 捨报安详, 如入禅定, 决定生西而无疑。身后丧葬宴客, 一一皆遵印老函示, 概用素筵, 开南赣佛化之先河。如斯善利, 虽由本人善根成熟, 而家眷饬终如法, 善以助念, 亦实极大助缘。故末后一著, 望四众佛子, 及早注意。

  李丁氏, 法名德宏者, 曾适扬州李某。因夫婿纳宠妾, 自未生育, 难安于家, 遂依继母丁德元居士而处。继母亦即视同己出, 互相扶持, 举止相随, 近二十年如一日。民国十七年在申, 由亲友引见印老法师, 遂同叩求摄受皈依, 请赐法名。老人亦念诚恳, 即慈许, 并题法名为德元, 德宏。自此长素奉佛, 修持唯谨。母女相依, 转为法侣。痛念俗缘福薄, 眷属凋零, 今遇净宗良导之出世父母, 得依为师, 亦属万幸。由是孝敬老人之心, 十分真切。论平日之信向修持, 一切皆在刘居士之上。唯恨宿业所障, 因缘欠缺。民二十七年夏, 见武汉将近沦陷, 乃由香港来沪暂避。因房价过昂, 租赁不易, 住客栈, 费大而多不便。太平真老, 向知他母女信佛真切, 当此大劫, 流离失所, 眷属凋敝, 殊堪怜愍。在寺辟一净室, 俾其老幼五人同居。至二十八年三月初, 忽患伤寒。延至四月中, 医药罔效, 病势日重。寺中佛事繁多, 屋宇又少, 若死在寺, 无法安顿, 不得已而送医院。医院章程, 悉依西法, 饬终助念, 万难照办。入院二三日, 知佛法人, 不能前往。遂于四月十八日早, 糊糊涂涂, 死在院中, 时年五十。如此向有信心修持之人, 若临终得如法助念, 往生瑞相, 当不在刘居士之下。但因机缘所碍, 全失助念之益, 致平日之信心, 现生不得受用, 只作未来得度因缘, 殊为可惜。以此比较, 确知临终助念之关系, 实为重要。虽然, 功不虚弃, 果无浪得。世无无因之果, 亦无无果之因。刘居士之如斯善利, 当由宿种今熟, 故得善缘眷属而为成就。李居士之如此差失, 谅由宿世破人胜事, 致感得种种不如法之时节因缘, 而作障难。且今生信奉三宝之一切善行, 决定可作未来得度之因, 毫无疑义。但究不如当生了脱为直捷。故老人常云, 利人即是利己, 害人甚于害己。愿有志生西之缁素同人, 一举一动, 注意因果。必使步步头头, 悉令成就往生胜缘, 为切要耳。(文钞续编)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助念之事,利益甚大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