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朱镜宙居士 -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三章 比丘与菩萨的不同处

  或问:佛法僧世称三宝,比丘僧是世尊法统的直接继承者;世尊何以不将未来众生,付嘱直接继承法统的比丘僧,而付嘱地藏菩萨?欲解答这问题,必先明了比丘与菩萨的不同之点:

  一、基于生死涅槃思想上的不同—比丘因怖生死苦,欣涅槃乐,是以辞亲割爱,离欲出家,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期于现身得证,梵行已立,不受后有。菩萨视生死如游观,涅槃等空花,既无生死可入,也无涅槃可证。盖一则我法已空,一则法执犹在故。

  一、基于戒相的不同—传世尊衣钵,而为人天师表,受人天供养礼拜者,惟有比丘僧,见僧如见佛,供僧如供佛,礼僧如礼佛,以比丘僧法相,与佛无异故。是以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实为比丘僧所应念兹在兹者。良非如此,不足当人天师表,垂世示范故。非如此,不堪受人天供养礼敬,信施难消故。若在菩萨,本在凡俗,珠冠璎珞,示有室家,与比丘僧截然不同。这在大方广大宝箧经卷下,有一段可资发噱的故事,是大迦叶尊者亲语舍利弗尊者的。其开场白如下:

  ‘世尊在舍卫国给孤独精舍夏坐三月,时大迦叶尊者,不见文殊师利若如来前,若众僧中,若于食时,若说戒日,若僧行次,都不见之。过三月已,临自恣时,乃见其面。迦叶问言:文殊师利!何处夏坐?即答我言:大德,迦叶!我住在是舍卫大城波斯匿王后宫一月,复一月住童子学堂,复一月住诸淫女舍。我闻是已,心甚不悦;即作是念:云何当共是不净人而作自恣?我即出堂,便击楗椎,欲摈文殊师利。’

  后来因文殊师利,同时化了许许多多的文殊师利,把大迦叶吓呆了!他想:那么多的文殊师利,究竟谁是真?谁是假?要从谁摈起?万一摈了一个,又化现一个,那就永远搞不尽,岂非成为笑话?算了罢!于是这场滑稽闹剧,也就从此闭幕。从这段记载里,我们可得一个启示:比丘与菩萨,因法相的不同,对于戒行的开遮方面,显然也有分别。后宫是妃嫔所居之地,淫舍是妓女窟,童子学堂,也是闹杂之处,穿了和尚衣,自然不能到那种地方去乱闯。而在家菩萨,就无所谓了。

  一、基于教相的不同—在遗教经里,除以持戒及四谛法,反复告诫诸比丘外,还有下列的遮止: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畜养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计算,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牒慢,皆不应作。......’

  上述的种种,在比丘,皆言‘不得’。语极决绝,绝无通融余地。若就在家菩萨言,无一不是正当活动。故地藏经中,并无半语及此。

  一、基于愿心的不同—比丘以解脱为其终极目的,故其最初发心,即以个己为对象,速求自了,不问苍生。菩萨以度生为其终极目的,故其最初发心,即以法界为对象,有一众生未得度,菩萨誓不入涅槃。因此,比丘与菩萨的修习方法,也就彼此大异。大方广大宝箧经卷上云:

  ‘佛言须菩提:汝今能知法界性耶?须菩提言:世尊!若离法界有余法者,可知法界,能知法界。佛语须菩提:无有一法离于法界,谁知法界?时须菩提默然不答。尔时文殊师利语须菩提:大德!汝今何故不答如来?须菩提言:以我本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何以故?我本不修习无尽无碍辩故。如是无尽无碍辩者,是菩萨有。有碍有尽,是声闻有。’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成佛心。菩萨如欲成佛,必须三大阿僧祇劫,广度众生,方得圆满。然因众生根器不同,菩萨更须先修习无尽无碍辩才,始能适应众生根器。而在声闻比丘,自度重于度他,自无此必要。可见愿心不同,其所修习亦异矣。

  一、基于名实广狭的不同。凡是比丘,必须剃除须发,辞亲出家,服三法衣,受具足戒。菩萨不然,只要能发大心,不问外道异类,均可称为菩萨。例如:

  婆罗门女,外道也;无毒鬼王,以菩萨称之。(地藏经忉利天宫神通品)无垢施女,优婆夷也;世尊称为无垢施菩萨,授记成佛,号无垢光相王如来。(大宝积经卷一百)大萨遮尼干子,外道也;世尊授记,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名实慧幢王。(大萨遮尼干子授记经)遮罗迦利婆罗阇迦众,亦外道也;世尊授记,于星宿劫,皆得作佛,同号普闻高名称佛。(大宝积经卷七二)主命鬼王,异类也;世尊授记,却后过一百七十劫,当得成佛,号无相如来。(地藏经阎罗王众赞叹品)他如龙王、龙女、阿修罗王、迦楼罗王、鸠槃荼、乾闼婆、夜叉、紧那罗王,以及四天王天,三十三天,一直至净居天等,或为鬼神身,或为畜类身,或为诸天身,皆蒙世尊授记作佛。(大宝积经卷六二至七一)而以上授记诸品,大宝积经都称为菩萨见实会,则其统为菩萨可知。

  本来菩萨二字,是梵语菩提萨埵的简称。菩提义译是觉。萨埵义译有情。大智度论释:

  菩提是自行,萨埵是化他,自修佛道,又用化他,故名菩萨。又称大士。四教仪集解卷上:大士者:大,非小也;士,事也;运心广大,能建佛事,故云大士。这已说明了菩萨的特征。而世尊不将众生付嘱直接继承法统的比丘,而付嘱菩萨,也可得一解答了。

  世尊设教,类皆因材器使,不强人所难。而佛法的度生,又广及胎、卵、湿、化。凡是有生之属,不问有足无足,天空海底,粪蛆蚊蚋,下至一微生物,皆在应度之列。至于歌台舞榭,淫窟赌场,屠坊酒肆,更不必言。若逢这种场合,虽有大心比丘,然为戒相所格,自然无法出入。而在菩萨,则无此禁忌。因此,世尊在灵山会上,曾誉菩萨为法王子,能荷担如来家业,而斥声闻比丘为‘焦芽败种’。法王子的任务,是要去冲锋陷阵,出入生死,保护法城,救度众生的。是以贬小褒大,乃大乘佛法自然应有的结论。同时也是大乘佛法的特色。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第四章 菩萨初发心胜过二乘
· 返回文章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