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朱镜宙居士 -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四章 菩萨初发心胜过二乘

  世尊既贬斥声闻,褒扬菩萨,则比丘自比丘,菩萨自菩萨可知。然则世尊弟子中,究竟谁是菩萨?试就前面所列的世尊弟子中,有出家五众与在家二众;菩萨既不属于出家众上首的比丘,自然要落到在家众的弟子身上了。

  但吾国比丘,均兼受菩萨戒的,当然也可称为菩萨。而在家弟子,虽可对佛像前自受菩萨戒。然习惯上仍多受自比丘僧。不过‘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自来仍为吾国出家大德们所共严格遵守。盖比丘以庄严戒相作道场,与菩萨以方便度作道场者不同。故菩萨十波罗蜜中,第七就是方便波罗蜜。若在比丘,五,就是五。十,就是十。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中,虽也有开有遮,然皆依律而行,无所谓方便也。

  菩萨与比丘的不同处,在僧史略卷下,说得更为详细:

  ‘后周太武皇帝,废释道二教。建德三年,诏择释道有名德者,别立道观,改形服为学士。帝赐小道安牙笏,位以朝列,不就。寻武帝崩。天元宣帝立,意欲渐兴佛教,未便除先帝之制。大象元年,敕日:太武皇帝,为嫌浊秽,废而不立。朕简耆旧学业僧二百二十人,勿剪发毁形,于东西二京陟岵寺,为国行道,所资公给。时有高僧智藏,姓荀氏,建德二年,隐终南紫峰阁。至宣帝时,出谒,敕令长发,为菩萨僧;作陟岵寺主。大象二年,隋文作相,藏谒之,因得落发。又,释彦琮不愿为通道观学士,以其菩萨僧须戴花冠,衣璎珞,像菩萨相,高僧恶作此形,非佛制也。’

  这,说明了菩萨比丘,是要蓄长发,戴花冠,被璎珞,全是在家之相。所以当时大德比丘如小道安、智藏、彦琮辈,皆以为恶,而不肯为。而在经教里,如观无量寿佛经说:观世音菩萨,顶上楞伽摩尼宝以为天冠。八十亿微妙光明以为璎珞。普门品说:无尽意菩萨,解颈众宝珠璎珞,价值百千两金,供养观世音菩萨。宝冠璎珞,皆足为菩萨在家相一大证明。至于吾国出家众,虽兼受菩萨戒,然仍剃除须发,服三法衣,保持比丘法相,无宝冠璎珞之饰,即所谓‘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者是。

  菩萨既属于在家弟子,而世尊在家弟子中,本有二众,是否皆可称为菩萨?原夫菩萨本有地上与地前之分。地上菩萨,自初地至十地,皆称法身菩萨。而地前菩萨,则为凡夫菩萨的总称。系指能发大心的凡夫,虽未登地,而其发心广大,不为个己功名富贵,或子孙福禄,而时能为法界一切有情,求证菩提,像这样发心的在家弟子,始可称为菩萨。世尊尝言:菩萨初发心,即成正觉。发心就是发愿,这说明了菩萨发心的重要性。菩萨发愿,上度下化,终必得证菩提,过去诸佛为菩萨时如是,现在诸佛为菩萨时如是,未来诸佛为菩萨时也如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为菩萨时,皆无不如是。是以大智度论卷七十八云:

  ‘发心菩萨有二种,一者,行诸波罗蜜等菩萨道。二者,但密发心。此中说行菩萨道者,是人虽事未成就,能胜一切众生;何况成就。如歌罗频伽鸟,虽在壳中,未发声,已能胜诸鸟;何况成就。菩萨亦如是,虽未成佛,行菩萨道,说诸法实相音声,破诸外道,及魔民戏论;何况成佛。有人言:若有能一发心,言我当作佛,灭一切众生苦,虽未断烦恼,未行难事,以心口业重故,胜于一切众生。一切众生,皆自求乐,自为身故,爱其所亲。阿罗汉、辟支佛,虽不贪世乐,自为灭苦故,求涅槃乐,不能为众生。菩萨心生口言,是故胜。譬如一六神通阿罗汉,将一沙弥,令负衣钵,循路而行。沙弥思维:我当以何乘为入涅槃?即发心:佛世尊,最上最妙,我当以佛乘入涅槃。师知其念,即取衣钵自担;推沙弥在前行。沙弥覆复思维:佛道甚难,久住生死,受无量苦,且以小乘,早入涅槃。师复以衣钵囊还与沙弥令担,语在后行。如是至三。沙弥白师:师年老耄,状如小儿戏;方始令我在前,已复令我在后,何其太速?师答:汝初念发心作佛,是心贵重,则住我师道中。如是人,诸辟支佛尚应供养,何况阿罗汉?以是故,推汝在前。汝心还悔,欲取小乘,而未便得,去我悬远,是故令汝在后。沙弥闻已惊悟,我师能知我心,我一发意,已胜阿罗汉,何况成就。即自坚固,住大乘法。’

  又引‘摩诃衍论云:或有人如是言:其有发大乘心者,虽复在弊恶小人中,犹胜二乘得解脱者。’

  小乘、二乘,皆指声闻比丘说的。菩萨一发心,即超过小乘、二乘,则菩萨之非声闻比丘,更为明显。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第五章 为什么独将众生付嘱地藏菩萨
· 返回文章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