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朱镜宙居士 - 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七章 结论

  因地藏经是为在家弟子所说的遗教,所以在一万九千四百三十二字中,皆以世法为对象。而于菩萨发愿,与地狱苦状,则殷殷垂训,篇幅占得相当大,世尊悲心,于焉若揭。在家弟子,如能切实依教修行,不特生死俱利,获福无穷;而且生天受乐,终证涅槃。

  在南传佛教里(即世称小乘佛教),除佛与比丘僧外,余皆尽为在家弟子,并无菩萨这个名词;这也可为菩萨是在家弟子的一个旁证。而在北传佛教里(即世称大乘佛教是),菩萨一词,欲显得特别响亮。一切滑稽好戏,几乎全由菩萨来导演;如说大乘佛教,整个是菩萨活动的世界,也不为过。足见佛教自北传以后,已渐渐世间化,由小数人出家自了,进而普度众生,同证菩提,为其修行最终目的了。如世尊以未来众生,殷勤嘱付地藏菩萨,就是这个趣向的说明。若在南传佛教国家,连菩萨二字都听不到,遑论付嘱?

  菩萨在大乘佛教里,虽非常活跃,但比丘僧的地位,仍然高于一切。以维摩诘为例,是一位智慧辩才与神通了不起的大菩萨;世尊出家弟子中,自舍利弗尊者以次,均不能当其词锋,前往问疾。最后还是由文殊菩萨出来,始得收拾这一尴尬场面。然而这位大菩萨,一见比丘僧,必皆恭敬礼足,(见无垢称经问疾品)无他,菩萨为在家弟子;而比丘法相,为佛代表,礼僧如礼佛故。因此,我们可以得一启示,只要比丘僧一日不绝,佛种一日不灭,佛法自能永远住世的。这,自然非在家菩萨所能为力了。

  当世尊为菩萨时,曾做过龙王、金翅鸟王、象王、熊王、师王、鹿王、兔王、鸽王、鹰王、雀王、蛇王、鳖王、鱼王、天帝释、及神鬼等身,在化迹方面来说,菩萨自较比丘为方便,上文已经说过。要之,菩萨与比丘,绝无像南北韩般,划上一道固定界线,彼此老死不相往来。‘未能自度而能度人者,无有是处。’出家比丘,如能以先自度而后度人为出发点,如一切智成就如来,当其为国王时,发愿早成佛道,当度是辈,今使无余(阎浮众生业感品)。则证声闻果以后,不般涅槃,往来三界,度脱众生,即是一位大菩萨了。又如无量劫前,福度光目母亲的罗汉,至释迦牟尼佛时,为无尽意菩萨(阎浮众生业感品)。而地藏菩萨,亦曾做过声闻与辟支佛(忉利天宫神通品),即其显著例证。

  菩萨于三大阿僧祇劫,度生满愿的时候,如欲成佛,仍须降生母胎,现比丘相,为人天师表,受人天供养,佛佛如是,这更足证明比丘的重要性。是以佛在文殊师利所问经卷下,对于出家殊胜功德,有如下赞叹的辞句:

  ‘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一切诸功德,不与出家心等。何以故?住家无量过患故。出家无量功德故。’

  ‘佛告文殊师利: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一切诸功德,不与出家心等。何以故?住家无量过患故。出家无量功德故。住家者有障碍,出家者无障碍。住家者摄受诸垢,出家者离诸垢。住家者行诸恶,出家者离诸恶。住家者是尘垢处,出家者除尘垢处。住家者溺欲淤泥,出家者出欲淤泥。住家者随愚人法,出家者远愚人法。住家者不得正命,出家者得正命。住家者多怨家,出家者无怨家。住家者多苦,出家者少苦。住家者是忧悲恼处,出家者欢喜处。住家者是恶趣梯,出家者是解脱道。住家者是结缚处,出家者是解脱处。住家者有怖畏,出家者无怖畏。住家者有掸罚,出家者无掸罚。住家者是伤害处,出家者非伤害处。住家者有热恼,出家者无热恼。住家者有贪利苦,出家者无贪利苦。住家者是愦闹处,出家者是寂静处。住家者是悭吝处,出家者非悭吝处。住家者是下贱处,出家者是高胜处。住家者为烦恼所烧,出家者灭烦恼火。住家者常为他,出家者常为自。住家者小心行,出家者大心行。住家者以苦为乐,出家者出离为乐。住家者增长棘刺,出家者能灭棘刺。住家者成就小法,出家者成就大囧琺。住家者无法用,出家者有法用。住家者多悔吝,出家者无悔吝。住家者增长血泪乳,出家者无血泪乳。住家者三乘毁訾,出家者三乘称叹。住家者不知足,出家者常知足。住家者魔王爱念,出家者令魔恐怖。住家者多放逸,出家者无放逸。住家者是轻蔑处,出家者非轻蔑处;住家者为人仆使,出家者为仆使主。住家者是生死边,出家者是涅槃边。住家者是坠堕处,出家者无坠堕处。住家者是黑闇,出家者是光明。住家者纵诸根,出家者摄诸根。住家者长憍慢,出家者灭憍慢。住家者是低下处,出家者是清高处。住家者多事务,出家者无所作。住家者少果报,出家者多果报。住家者多谄曲,出家者心质直。住家者常有忧,出家者常怀善。住家者如刺入身,出家者无有刺。住家者是疾病处,出家者无疾病。住家者是衰老法,出家者是少壮法。住家者为放逸死,出家者为慧命生。住家者是欺诳法,出家者是真实法。住家者多所作,出家者少所作。住家者多饮毒,出家者饮醍醐。住家者多散乱,出家者无散乱。住家者是流转处,出家者非流转处。住家者如毒药,出家者如甘露。住家者爱别离,出家者无别离。住家者多愚痴,出家者深智慧。住家者乐尘秽法,出家者乐清净法。住家者失内思惟,出家者得内思惟。住家者无归依,出家者有归依。住家者无尊胜,出家者有尊胜。住家者无定住处,出家者有定住处。住家者不能作依,出家者能作依。住家者多嗔恚,出家者多慈悲。住家者有重担,出家者舍重担。住家者无究竟事,出家者有究竟事。住家者有罪过,出家者无罪过。住家者有过患,出家者无过患。住家者有苦难,出家者无苦难。住家者流转生死,出家者有齐限。住家者有秽污,出家者无秽污。住家者有慢,出家者无慢。住家者以财物为宝,出家者以功德为宝。住家者多灾疫,出家者离灾疫。住家者常有退,出家者常增长。住家者易可得,出家者难可得。住家者可作,出家者不可作。住家者随流,出家者逆流。住家者是烦恼海,出家者是舟航。住家者是此岸,出家者是彼岸。住家者缠所缚,出家者离缠所缚。住家者作怨家,出家者灭怨家。住家者国王所教戒,出家者佛法所教戒。住家者有犯罪,出家者无犯罪。住家者是苦生,出家者是乐生。住家者是浅,出家者是深。住家者伴易得,出家者伴难得。住家者妇为伴,出家者定为伴。住家者是层网,出家者破层网。住家者伤害为胜,出家者摄受为胜。住家者持魔王幢旛,出家者持佛幢旛。住家者是住,出家者破。住家者增长烦恼,出家者出离烦恼。住家者如棘林,出家者出棘林。文殊师利!若我毁訾住家,赞叹出家,言满虚空,说犹无尽。文殊师利!此谓住家过患,出家功德。’

  我在上文已说过:在家凡夫菩萨,日沉湎于五欲之中,稍或不慎,一个筋斗,就要堕入三恶道深渊里去,从此万劫难复;自不如出家弟子,内秘菩萨行,外现声闻相,清净自守,少欲知足,易于入道,功不唐捐。先度己而后度人,那是最稳当不过的修行方法。世尊盛赞出家功德,是有其深意的。如能尽人出家,三恶道自空,世尊也可不必再说地藏经了。况佛种不灭,佛法常住,更有赖于比丘僧之绳绳相继者乎!总之:

  南传佛法,只有一根柱子——比丘。
  北传佛法,就成为两根柱子——比丘和菩萨。
  比丘传佛衣钵,绍隆佛种。菩萨称法王子,护佛法城。
  比丘重身戒,就淫戒说,非两性接触,不算犯戒。
  菩萨重心戒,就淫戒说,举心动念,即算犯戒。
  比丘重身戒故,是以有三千威仪,八万细行的建立。
  菩萨重心戒故,是故以慈悲为根本,以方便为究竟。
  比丘戒固因细密而难持,菩萨戒制心不动,亦自非易。
  因此,菩萨戒的授受,均宣慎重考虑。

  以出世的精神,作入世的事业,不求名,不争利;不委过,不卸责;常反省,勤忏悔;乐善好施,怨亲平等;少欲知足,安贫守道;为众生而服务,为万世开太平;虽不能至,心窃向往之,菩萨如是,其庶几焉。

  这是大乘佛法的极则,愿与在家菩萨共勉之。



  有关其他文章
· 上一页:第六章 依经修行略说
· 返回文章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