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说莲

  耕云先生讲述

  余幼年即喜随长辈到寺院进香、礼拜。入学后,假日恒消磨于寺庙中,盖喜其宁静、庄严、肃穆而祥和耳。

  犹忆某日随祖母张太夫人鉴德居士,访法华寺静融师太。至时师太静课未下,未敢惊扰,遂瞻仰金像及各种装饰。祖母因指幡上莲花图案曰:‘汝知否?何以佛寺均以莲花为图案’?

  余率应曰:‘斯甚简单,岂非贵伊出污泥而不染耶’?

  祖母笑而不言。诘之,始曰:‘错诚不错,义却未尽’。请为说,初但推言‘以后再说’。缠之不已,乃曰:‘莲生于藕,藕实生水下污泥中,此泥中藕身何以能生出莲花清绝出水?’应曰:‘不知’。曰:‘此端赖其心空耳。不然试植山芋于水下泥中看能生否?定知其必不能也。学佛人亦当如藕之空其心,始有心华发明之事,亦即生命升华之时。心不能空而学佛,直是南行却朝北,左之甚、谬之甚也!’

  继谓:‘空心有何难?人自不肯耳。若肯空心,成佛有分。会否?即物显理,因理成事……’

  语未毕。蓦闻静融师太笑道:‘昔时世尊拈花,今日居士说莲,南无妙法莲花经!’不知何时师太已伫立身后。

  童年琐事,唯此记忆常新。至今犹恍若昨日事。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平淡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