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大惑

  耕云先生讲述

  翻译文字,除了信、达、雅而外,首先要审量其人作品是否能为自己接受。若自己尚不能接受,可见原文本身距离信、达、雅已是很远,是否值得费时、费力去译出、传播?这应该是优先考虑的问题。

  谈到佛法,尽管它是‘不堕诸数’的,但却也并不轻视有关时、空,相关条件的‘时节因缘’问题。从这个角度看,其品质远比印度为高。善于品尝者,也必同意,虽然日本苹果最佳品种是由我国山东烟台移植,但在色、香、水份、轻脆、甜酸适度等条件上,较之原生地区逊甚多。这彷佛佛法到了日本就走了样了。诚然‘礼失’不妨‘求诸野’。唯就佛法来说。中华大乘佛法,远比移植于任何国家更为纯正;也更能突出信、愿、行、证的精神或特色。只是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为甚么放著自己戒行谨严,解行精邃高僧大德的文章不登,偏要热衷于不三不四的东洋‘佛法’文字的翻译?而且不少学养很好的居士,所翻译出的文章,远不如他(她)自己写的纯正而有深度。实在令人大惑不解。

  我订阅‘菩提树’杂志,将近二十年,最近看了几篇译文,几次摇首叹息。内有篇名‘祖师’的译文,许多地方,的确让一个具有正见的正信三宝弟子,有不忍卒读之苦。尤其二七三期‘祖师’一文的内容,读来令人有一字一泪的沉痛、悲愤。容或那些闻所未闻的叙说是有它‘考据’的基础,也总让人直觉的感受到所介绍的祖师,无论从那一角度看,都太不像位大师,更不像是中国人。所谓‘白阳世界’,似乎听来并不陌生,但可以肯定它绝非是诸佛主化的净土之一。如果从头到尾节引译文,未免太费‘海刊’篇幅。总之那是任何一位国内法师、正信居士都不屑顾、不忍读的文章。尽管未标出原著者为谁?敢信,除了‘日本居士僧’而外,那些名词,那些刻划,那些悟缘的强调,那些性格的描绘,在中国人或其他外国的同道来说,都是未曾梦见和不可思议的。

  我之提出这个问题来讨论,也许是过分重视弘法刊物对读者的影响。但既非‘小题大作’,也绝非对任何人有意见。佛教徒可以不具足净功德,可以不辞入地狱,却不可以视‘如来家业’为不相干。故敢直率进言:请尽可能少费心力,毋再毫无选择的竞译日本变态了的佛法文字,则读者幸甚,佛法幸甚!倘笔者动机、知见偏而不正,合当生陷地狱。伏恳龙天护法,缁素大德为作证明。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最占便宜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