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本性与本能

  耕云先生讲述

  如果说,‘性’是万有最初的原因和最终的事实,或者说,‘性’是一切生命的实质。显然,儒家说性,除了中庸一书差堪近似而外,与佛法‘见性成佛’的性,是有著极大的差别的,而见解之混乱和粗糙,已经到达危险的程度。其中最荒谬的,要算是孟子的学生告子了,除了仁内义外的主张,显示了他是个十足的‘存在决定意识’者而外,一句‘食、色,性也’!更是误人无数,害人不浅。

  个别地说,水的属性是湿,火的属性是热,至随方而方,入圆则圆,无非是水的本能,岂可把‘决诸东方则东流……’‘水无有不下’当成水的本性?抑且水若只下不上,人类岂不个个要变成碱人?

  火能熟食、燃物……等,也只是火的本能,难道火竟具有不胜缕述的性?如果说食与色是人的本性,那岂止是‘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显然人性与兽性根本就没有区别了。

  事实上,食与色的冲动,只是器官功能的反射,只是本能的要求,尚不堪称‘良能’,怎可把官能当作本性或人性?

  这种兽性主义的谬说,二千多年来,一直是放僻邪侈者的‘口头禅’,登徒子的‘护身符’,饕餮汉的‘挡箭牌’,彷佛一句‘食、色,性也’!‘踰东墙而搂其处子’,成为理直气壮;而贪婪好色之徒,都是率性而行的达者,可以仰俯无愧怍地去干狗男女的勾当,岂有此理?宁非荒谬!

  轻率立言,习焉不察,数典忘祖,积非成是之流毒百世,遗害无穷,实在可惧!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漫谈国术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