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西方文化精神的堕落

  耕云先生讲述

  虽然西洋文化早在四百多年以前,就已在酝酿蜕变,但它始终脱离不开十七世纪‘科学主义’的思想模式。因此谈到学术,便必须使用由天文学、数学产生的所谓‘科学的语言’。

  十七世纪后,生物科学、心理科学的相继发达,西方的文明,愈益扬弃了希腊文化中的人文精神,因袭了罗马的‘古典主义’,而与希腊哲学的救世精神,完全背道而驰。现在已发展到由电脑来分析人、了解人、批判人,甚至是否定人的程度。因此,价值观念的动摇,人本主义的瓦解,乃是必然的结果。

  在反人文精神的学术潮流下,今天的生物学家,已否定了人类祖先的‘灵长’地位,而与禽兽等观;所谓‘深度心理学’家,正企图用解剖的方法,在人的细胞中,鉴别出知、情、意的成分,而且认为人类的行为,只不过是从潜意识发出的万别千差冲动,既谈不到理性,也不比禽兽更诚实、坦白。天文学家从地球非宇宙中心,连带贬抑了人的宇宙地位;西方宗教的‘原罪’说,使每个人都成了待罪之身,只能俯首认罪,顶天立地则绝对不许。尤其是沙特(Sartre)和卡谬(Camus)等病态的‘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传播,正鼓荡著反传统、反权威、反现实的浪潮,而冲现出‘代沟’,出现了一群群的‘邪痞’。这种反人文精神文化逆流,不仅表现出了西方文化精神的堕落,显然它也大大的助长了西方文化另一逆流的渗透、扩张。

  如果我们同意:思想的潮流常常成为战乱的主因,那么我人目击劫运正萌,岂可无动于衷?如斯则‘大乘佛法援外’;‘中华文化输出’,此其时矣!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变态哲学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