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读书乐

  耕云先生讲述

  若问‘读书之乐乐何如?’这的确很难形容,任令‘绿满窗前草不除’,则未免懒散。

  虽然如此,上下古今,非书莫通;圣人之道,非书难明。故殷仲堪云:‘三日不读道德经,便觉舌本闲僵。’黄庭坚也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这就太严重了,但无论如何,读好书总是一种享受。拿破仑统帅大军,横扫欧陆之际,每天也要读一篇卢梭的‘忏悔录’。他说若不尔者,智虑不能活泼,天聪近似闭塞,生活固然枯槁,战争也没有了诗意。文信国羁身囹圄,犹自‘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故不论造次颠沛,总不能不读书,尤不能不读好书也。

  狂简

  狂简,通俗地说,近似愣头青、苕通、半吊子……之类的人。

  这种人、虽然不像假道学、真乡愿那样可恶;伪君子、真小人那样可鄙,而且他们并不缺乏正义感与责任心;有时,还能言人之所不敢言,为人之所不肯为。尽管是相当憨直得可爱,惜乎很难有建设性贡献。因为既已流于狂简,自然是理论多于实践,热情超越理智;抱负很大,而条件不足;冲劲颇有,惜后继乏力。形成粗而不细,浅而不深,浮而不实,为而不终,志大才拙,眼高手低的毛病。这些反映出狂简者虽不够成熟,却具有可塑性;虽欠缺深度,却喜气质纯朴,倘经名匠炉韝钳锤,加以淬砺琢磨,不难成为精金美玉。所以孔子倦游至陈,对他家乡的狂简小子,不仅是怀念,而且也寄予了很高的兴趣、很大的期望,慨叹地说:‘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孔子回到鲁国的后期教育,所造就的高足,像子游、子夏、有子、曾子、子张……等,未必不是夫子所指的狂简小子。故知狂简尚不足忧,可怕的是狂而且妄,简而又陋,那就不堪造就了。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狂即是盲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