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无题之一

  耕云先生讲述

  阳光拭不尽一串串的泪珠,春风拂不去无限的悲伤,眼看著娇躯随著那枝头的春意,一天天地消瘦下去,往日丰腴健美的轮廓,再也看不到了。还有那些瞻礼的人群呢?忍心略不回顾,就这样弃如敝屣?

  雪美人泪人儿似地,眷恋著逝去的诗一般的日子,孤零零地在荒凉的废园里掩泣。想到往日,那水晶栏杆,玉屑铺地的琉璃世界里,多少英挺俊逸的少年在殷勤添装中,献出了纯洁无瑕的爱?多少青春美丽的少女曾为她悉心打扮?‘哦!好一个玲珑剔透冰清玉洁的广寒仙子哟!是甚么时候下广寒小谪人间的?’

  忘不了,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字字珠玑的赞美诗篇──那透骨蚀心的心灵蜜语,庸俗而现实的人们啊!曾几何时?赞美‘春’的歌声又在远处响起。健忘的人们啊!你们不值得恨,只恨时光是恁般无情!一个又一个地带来了数不尽的生命,却又在他们生之眷恋正浓之际,分秒都不肯停留,便漠然予以遗弃。逝去的时光啊!好遗憾,竟连一丝丝都没抓住。我好恨!你带走了我美好的过去,留下的只是无限的哀怨、凄凉!

  半沤老人摇了摇头:‘嗐!’他充满了怜悯地叹了一口气:‘醒醒吧!傻孩子,干嘛迷困在人家信手编织的梦里?别迷恋那梦中的影子吧,拿永恒换取刹那,值得吗?再说,谁不曾做过梦?不管它美好也罢,丑恶也罢,梦,总归是要醒的,几见真实的生命会永远沉淀在虚幻里?想想看,这付惨兮兮,和稀泥的怪模样,会是你那寸丝不挂,升沉自如,去来无心的本来面目吗?’

  ‘……湿润润,轻飘飘,活泼泼……嗯,对啦!我……’雪美人恍然有省。

  ‘喝!恶梦初醒,喜续前因,你我我你,怎解怎分?饶悟本源,似而非真,何不认取张三、李四、黑阎罗、白牯、青蛾共一真!执假假中假,觅真真非真。七零八碎尽抛却。’

  老人蓦地一拳击向假山石:‘不是我疼,是你疼!’

  ‘噗吃!嗯……半……’半沤老人一阵又唱又跳,疯疯颠颠,逗得雪美人破涕为笑。

  ‘半……你,谁见过半沤来哉?哈……’在老人笑声中,山河大地化为水晶般透明。与长空托衬得浑如一色,难辨难分。在雾般交融的光影中,只剩下老人朗笑的袅袅余音。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无题之二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