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记马大士二三事

  耕云先生讲述

  马大士给我的印象是热忱、爽直而能以佛法为生命──为法忘躯,忍受过很多歧视、淩辱、诽谤、误解,始终‘犯而不校’。他的修身瑜珈成就,是众所周知的事。

  记得在中山北路时期,某次法会中,笔者见他用香灰参进檀香末,直觉地心想:供养佛菩萨居然也参假,未免小气得没道理。当时人多,他根本没有傍顾过。

  法会结束后,正当离去,他却过来与我寒喧。说著,说著,便提到烧檀香,他毫不在意地说:‘大悲法会行忏,首先从维那唱言“一心顶礼”开始,便不可起分别心,这才叫做真不参杂。至于烧檀香,为了易燃,最上层必须将香末与香灰混合,若无人起心、起疑,本非参假,若有人起分别心,倒是真有了参杂,是吧?’

  他说来轻松和谐,我听了十分‘派赛’,显然大士已证他心通。

  从中山北路迁移后,有一次去看他,正值为麻痹病童行气功治疗。我不敢打扰,而且对病童起怜悯心,便伫立一侧默念大悲咒,待病童走后,大士第一句话是:‘常念大悲咒,消业障、增福慧。消而又消,以至于无,增而又增,以至两足尊,哈哈……’下文不说,我也明白,这不是他心通的又一例证吗?

  最后一次去看他,详细时日记不得了,但主要是因为听说他将入山闭关,相见闲话间,但觉净光四射,透骨沁心。

  虽然八正道中,正见作眼,‘不贵子神通,只贵子见地’。也诚然‘神通是圣末边事’,如马大士证神通而不起法执,‘犯而不校’,‘有若无,实若虚’,揆之古圣,宁有逊色?他迁化后,蒙躬来辞行,且咐嘱以:非男女相,离男女相,即相离相,永除诸障。

  承大士相告,已往生北方世界,不空成就如来净土,入大精进门,绾一切金刚印,行将乘愿再来,大兴羯磨,广弘密道,亦必不忘昔言:‘未复本心者,不合受三昧耶戒,戒德未成者,誓不予正式灌顶。’

  将见‘栴檀林中无杂木’,则三密道兴,四依尊崇也,必矣。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醉菩提”与我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