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解脱的快捷方式

  耕云先生讲述

  如果说佛法以解脱为指归,显然去‘执’便是解脱的快捷方式。因为所有烦恼,一切罪恶,无不因‘执’而起。突出‘我执’固不免‘垛生招箭’,‘法执’未除则不名圆满菩提──‘执理’则法眼不净,‘执事’则助长无明。

  或问:执著乃‘俱生无明’,去之甚难,不知有何方便?曰:有。不见古人道‘七识头上给一刀’。但离‘我执’,自我意识若除得,便是擒贼擒王的根本解脱途径。试问‘我’尚且无,罪福谁受?我执既除,繁兴大用种种营为,全是廓然大公的物来顺应,全同无为,一切所作无一而非净功德。不然丝毫我执未净,便是无明根株犹在,逢缘厚处,不免前功尽弃,依旧沉沦。

  这叫做:有‘我’业障起,无‘执’一身轻。

  空与有

  佛法中的‘空’和‘有’只是两个同义的字,而非是相对的两极。佛法的要旨,只是教人离执,只有离一切执,才能还我原来面目,也才有自由自在分,让生命安顿在原本无量、无限的实际理地。

  ‘二乘沉空,凡夫执有’,沉空则生命出现贫乏,执有则生命中有了多余。都与生命的圆满有著或远或近的距离。必须是在‘色不异空,空即是色’的泯见离执中,空却空见,舍却有执,乃能除去见翳,得见真实。

  如果以方便当的旨,执著‘执空不败,执有有坏’之说,显非超俗的见解,不契‘无尽藏中无一物,有花有月有楼台’圆融无碍之趣。漫道真空成妙有,妙有显真空。我这里‘妙’尚无它安放处,你教我把‘真’放在那里?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法尚弥陀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