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一念万年

  耕云先生讲述

  参禅而罹‘担板’、‘趁块’之病,岂止是‘泥迹失神’而已,甘露也将成为毒药。

  有等扪声捉响之徒,闻说‘一念万年’,便乃敛目藏睛,空心枯坐,自谓修行,其实不是。

  若问如何即得?曰斯事甚明。只是自心自觉,自觉自心;若能觉心不二,斯则‘非去来今’矣!又何止‘一念万年’?

  法的人格化

  学法的唯一目的,应该是透过‘行解相应’的‘即知即行’,以完成法的人格的陶冶、熔铸──让法的生命取代以‘业’为素材的灵魂。

  多数修学之士,都曾遇到过‘深入经藏’辩才无碍的大德。此辈词锋犀利,气势逼人,的确让人心折。然而岁月无情,十年、二十年过去了,再次相逢时,除了二执愈坚,二障愈厚,烦恼愈重外,了无进益,依然徒逞口舌,自负多知。何由陷此?无他,病在解行相背,言行分裂,致破坏了人格与心灵的统一而已。

  ‘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学法者倘使不能以法为人格的内涵并反映、贯注于生活的全程,则虚伪之因,必得幻灭之果,夫复何疑。

  闲道人

  修学到绝爱憎,离能所,泯人法,一物我,了无可了,得无所得时,恰若心似浮云无所住,‘事如春梦了无痕’。到此才真个是‘无事无心无为闲道人’,也才堪称是‘参学事毕’。

  我觉故我在

  读‘学道之人不识真,只为从前认识神;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人’。因联想到笛卡耳氏‘吾思故我在’语,非‘认识神’而何?遂信口道出:‘我思故我在,电脑在作怪;我觉故我在,历劫无更改。’

  末后句

  达源居士以‘末后句’相问,摊手示之,伊罔措。因说俚句曰:欲知末后,须究最初;桶底脱落,打破葫芦。



  有关其他文章
· 上一页:魂归何处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