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心通与说通

  耕云先生讲述

  六祖大师道:‘心通及说通,如日处虚空’。显然是教诲吾人,如要荷担如来家业──‘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首先就要兼具无师智与差别智,才能如日中天,光明普照。否则,非如鹦鹉学语,便同哑子告状,总不圆满。

  事实上,历来禅门龙象,多为教乘义虎,率多先精经论,后归心宗,乃有方便善巧,应病予药。何故如此?只为根本心易得,差别智难明。若只但明本心,不明经教,不仅心灯难续,抑且如来家业如何荷担?心通通何心?说通依何说?缘何初祖以楞伽经印心?六祖岂非因金刚经悟道?

  道来!道来!

  无心乃合道

  虽然众生本来是佛,自性原本解脱。若还未能即相离相,对境无心,将见由解而缚;若能‘心空境自空’,便是由缚渐证解脱。

  此事见理不难,谈说甚易,然苟不具大决心、大毅力、胜方便与真修持,入生死海,鲜不陷溺沉沦。纵是真实修行人,倘还未臻果位,也不免‘才一涉动静,便成颓山势’,可见把持不易。更何况不闻佛法,及闻而不信,或信而不修,或修而未证者,对境岂能无心?不免执幻为实,妄生我所,将见‘背觉合尘’,丧失本真,昧却觉性,埋没真心,为情所羁,被尘所封,便尔扪空捉响,恋色迷声,一任六欲翻飞,七情氾滥;八风转处,宛尔悲欢离合,百年岁月,全在梦中混过。一期报尽寿终,依旧随业受生。可怜一块精金,任它塑出奇形怪状;王子怀宝迷邦,何以竟甘久溷风尘?若肯回首来时路,便应蓦觉本来人。

  大悲佛陀所垂教诲,大意如斯。

  此事不假修为,非赖苦行,不妨正业,在家亦得。但能‘无所住而生其心’,自然合他古辙。说什么难易?有什么利钝?不见道:‘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教外别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