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禅不恁么(二)

  耕云先生讲述

  禅,与自然同在,而自然非禅;禅,即一切存在,而离生灭──‘能为万象母,不随四时凋。’

  斯故,禅不离文字,而语言、文字非禅,盖其超越思维、知识,淩乎世智辩聪,故起心成妄,动念已乖,饶你思议测度,去禅转远。但肯用心平直,且又一切现成。

  禅,本不贵文字、言说,虑口头禅、文字禅塞却悟门也。憾今时慕禅者多,谈禅者多,会禅者少,每多撩人妙语,令人忍俊不禁,寡尤不得,无已只得自领卅棒,权说野狐禅。

  阅报,有如下一段:‘佛教的禅宗史上说:一天,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拿著一朵花向著弟子们,大家都不明白他的心意,只有摩诃迦叶的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释迦认为迦叶会意,就把禅法传给迦叶。至于“禅”是怎么一回事,释迦和迦叶始终没有说明白。’

  ‘禅法从迦叶起经过许多代传到达摩,达摩来到我国传授禅宗,信徒们都渴望了解“禅”的所以然,于是纷纷提出一个相同的问题:“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无奈高僧大德也说不出所以然,就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地答些别的虚玄的话,如“庭前柏树子”和“青州布衫重七斤”等等,这些话倒确实是一活泼无碍的运用想像,但没有具体答覆,说了等于没有说。究竟“禅”是怎么一回事呢?不要说古代人说不出所以然,就是一般现代人(包括佛教徒在内)照样说不出所以然来!’(以上为报载)

  其实,禅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人人具足,个个圆成,乃最普遍、最一般、最平实之唯一事实──‘只此一事实,余二皆非真。’原无玄妙、神秘可言,若有即不成为禅。

  或问:既然如此,为何有人不会?此问恰好触著禅的特性。

  禅离相对,谁要会?会什么?禅非哲学、知识,如何会?况佛法以‘无所得’为究竟,以有所得心学禅,显然南辕北辙,犹同泼油救火,将见焦头烂额,自陷迷闷,岂禅之咎?所谓见尘才起,法眼全翳,向禅觅道理,求学问,宁不冤枉?以思维作工具捕捉禅,纵或有得,亦属知解,与禅毫无交涉。明乎此,当知禅贵自悟、自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然历代宗师之与学人,亦非答非所问,胡乱搪塞,反之,时时老婆心切,非但有叩必应,不负来机,硬是和盘托出,当场相赠,只怪学人根器不逮,睹面不识,刹那蹉过;或是执指为月,妄自承当;或是揣摩、思索、自陷黑窟,总非宗师之过;不然何以水潦被马祖一脚当胸踢倒便得悟去?

  或谓挥棒,行喝岂是慈悲法门?殊不知‘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师。’蓦地一喝,尘根振落。此种机用,正不知涵泳多少慈悲心,造就多少大菩萨也。

  此外,撑拳、竖指,每成默契;俚语酬答,当局者清。例如某君不谙德文,而某德人全家精通华语,若其子以华语问,父以德语答,吾人因不谙德语,便谓其所答非所问,或彼不善回答,可乎?须知禅宗师弟问答亦常类此,不可误会。纵答而不契,亦非无答。

  所谓,‘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佛法不止一宗,喜寻理路者,何妨就唯识法相等宗,自加选择,老实修行,到得解行相应,理事圆融时,区区‘麻三斤’,何值一哂?‘庭前柏树子’好羁笨牛。

  至于禅门问答,有时虽饶趣味,兼带机锋,其实会禅者过目便判,无须推敲,若实不会禅,饶你思维,捞摸,隔阂转深。

  请看:僧问洞山:‘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山云:‘待洞水逆流,即向汝道。’洞山恁么回答,是否扣紧了这僧的问题?是否尚有保留?算不算直截明快答案?

  若是伶俐汉,未开口前已知下落,何须分斤擘两,唠唠叨叨。这僧若遇笔者,不待开口先与一棒,岂不省却口舌,保他当下悟入。且道笔者这一棒与洞山答话是同、是别?作用是一、是异?若于此浅处荐得,许你条理宗门葛藤,此处尚不能荐取,还是抱著‘麻三斤’参上它三年五载,保管有个入处。

  此事耕耘必有收获,功德绝不唐捐,定不相赚。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禅风日下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