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寒山非禅

  耕云先生讲述

  或许是他那种放旷的情怀,颇能适合那些在高度工业化,极端功利主义的社会里,遭受挫折者的心情,寒山诗竟以禅诗的姿态,在外国大行其道。

  当然,他们不懂禅,却不难懂寒山诗,以他们的枯槁、懈怠来说,把寒山诗看成是禅的韵律,甚至是天籁,那也是很自然的。坏在他们热忱地揣摩、仿效寒山的生活方式与格调;更坏的是他们并没有学到像寒山那种向往自然的精神,反而‘画虎不成’地松弛了官能的自律,甚而摒弃理性,逃避(咒诅)现实,甘心‘披发左衽’,略不顾做人的尊严。他们只是一群怯懦者,只是一群责任的逃犯,只是一群大麻齤烟、迷幻药、海洛英的好主顾,他们丝毫没有接触到禅的边缘。如果说这是现代禅,岂止是无知,简直是荒唐。

  禅是入世、救世的,岂同于寒山诗的遁世、玩世;禅是表现在著衣、吃饭、运水、担柴,一切不离生活的,岂是西方神秘主义追求虚玄,自我陶醉?禅是定慧等持,清明在躬的,岂同大麻齤烟瘾士的虚脱幻灭,理性沉沦?

  如果你读过寒山诗,岂未发现他那种自救不暇,莫可奈何的心情?闪闪躲躲,取取舍舍,未免太煞可怜生。如果你读过寒山传,便应该同意,连淑世主义都还谈不上,说他是禅,岂非南辕北辙?

  因此,我说:‘寒山非禅’。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见性成佛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