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见性成佛

  耕云先生讲述

  参禅人,若果是上上根器,闻说‘即心即佛’,合应言下知归,当下便已参学事毕。何以便得如此?盖本心即性,本性即佛;见性即见佛,明心即是明佛,于此当下澈了,堪称是‘一句了然超百亿’!舍归家稳坐外,宁有余事?这便是‘见性成佛’大丈夫的风范。若还自信不及,优柔寡断,岂只颟顸无能,失机咎且难免。

  虽然如此,苟非多生熏修净业,功满果熟,遇缘了此大事,纵使是天资过人,一闻千悟,见处透澈,戒律谨严,也只堪成得个因地佛。若说是果上佛,实在是太远生!何以故?‘理虽顿悟,事须渐除’,功未齐于诸圣,岂便即证佛果?故知见性成佛,果然谛实不虚,毕竟初生王子,未堪即登九五。

  若还解行相背,理事相违,已具足地狱资粮,敢侈言‘见性成佛’?此何异自封齐天大圣,妄冀淩驾帝释,岂只是徒见其不自量,且将见其‘灾必逮夫身’也。

  禅的绝对自由

  就世谛来说:禅,鄙视极端个人自由主义者的愚昧偏执,怜悯以‘放僻邪侈,无不为也’为自由者的邪恶堕落。但禅的自由也并不仅只是不侵犯他人自由的相对自由,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见有人我的自由而已。

  禅,泯自他,一物我,喻如太虚,无欠无余,绝诸相对,无可取舍。故禅是绝对的、不二的、独立无偶的。因此,当自由与禅连在一起时,它也便不得不绝对了。



  有关其他文章
· 下页:铃木的禅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