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观潮随笔 - 正文   │ 禅宗文集
 

  禅者的画像

  耕云先生讲述

  参禅亲到‘实际理地’,灼见真如实相时,旷劫无明当下瓦解冰消,往后唯享‘本地风光’的自在安祥。

  一个真正的禅者,是枝节去尽唯存根本的,因此他的心,三际不住,灵明空朗;他的眼,见翳已除,唯见真实;他的情,诚挚纯洁,迥超无我;他的智,周遍法界,离诸对待。他怀著宇宙心,行的却是淑世行,敦伦尽分地活在责任、义务中。在他的平等心怀里,没有欣厌取舍,没有祸福得失,他始终以‘从容乎中道’的姿态,迈向生命圆满和永恒。他已经赢得了人生最可贵、最彻底的胜利,拥有了最真实、最完美的存在。除了他原本就不得不孤独而外,他真的无可忮求了。

  当然,在如幻的人生中,他不可能不遭遇到一些世俗的讥讽、妒嫉、毁谤、猜疑、诬蔑、打击、歌颂、赞誉、崇信、尊敬、通畅、拂逆,然而那恰似片雪落入洪炉,根本就无从介意。

  他永远都‘犯而不校’,因为他确知:错误必得烦恼;罪恶终归毁灭。除了怜悯,他从不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对他来说,权势等同枷锁;富贵有若浮云。

  老子说:‘我有大患,为吾有身……’。

  我想,这就是他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了;想看,有副肠胃,若非依从它的要求,怎能排遣那令人不安的饥饿感?有个‘皮袋’,又争能不热时脱、冷时穿?有……算了吧,就算是他为了‘留惑润生’吧,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有余涅槃’。毕竟途中非家舍,在他返回故居以前,总算不得是十分圆满。



  有关其他文章
· 上一页:谈心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