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谛闲大师高徒被怨鬼附体溺亡公案


○版本一

谛闲老法师收了两个徒弟,有个大弟子,他发心坚决,非出家不可,谛老法师就收了这徒弟。他喜欢参禅,到那里去参禅?咱们中国最有名的禅堂是镇江的金山寺,寺建立在长江里的小岛上。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他要修行,谛老法师就送他到金山禅堂修行。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都不缺,心里头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恭敬,心里就有点自满。你看参禅的不容易,他就打妄想,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十几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他出家,投江自杀了,鬼魂就跟著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心,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著他要他投江。他因贪心、迷惑,不能作主。金山寺四周都是水,晴天时,山就像在天上似的,天照江里。他要投江,他被鬼魂附身,不由自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了,说这怎么回事?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被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闲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

他师父谛闲老法师正在宁波修庙塑佛像,庙倒塌了重修。金山寺给送信说:‘你那徒弟在我们这里投了两次江没死,问他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请你把他带走吧!’谛老法师想,他是他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了。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这都是我(倓虚老法师)听谛老法师说的,都是真事。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平常他跟好人一样,说好话,他说到投江时全不知道呢!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

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在上面,人好好地,一路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分的人,还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就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记著他常迷糊,请佣人查房找他,发现他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著,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跑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又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吧!寺庙附近有护城河,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来找去,河大围著庙,通著城,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这时候,他的小女儿也长大成人了,女儿也出嫁了。往年他父亲出家,母亲死了,就在亲戚家住,姥娘家住。今天他女儿来了,谛老正打发人给他女儿送信,在城里城外的不远,见他女儿哭著来了,告诉谛老说我晚上做了个梦,说她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她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最近新建了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法师说这些是告诫参禅人,一念之差,就堕落鬼道。(倓虚法师讲述)

○版本二

谛闲大师有个徒弟。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参禅。谛老法师于是送他到金山禅堂修行。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那样也不缺,心里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供敬,心里就有点自满,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着他,有几十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着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着他要投江。金山寺四周都是水,他身不由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着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谛老法师想想他是自己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睡上面,人好好地,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份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着他常迷糊,请查房找他。它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着。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寺庙附近有护城,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哭着来了,告诉谛老,说晚上做了个梦,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处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来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按:此处再提出一种可能。害谛闲徒弟的附体鬼神,并不一定就是其内人冤魂。每个人累生累世的冤亲债主何其多,只今生欠下众生的命债已不计其数。十多年间,冤亲债主讨命债因缘成熟的,应当不只一鬼。只要是真正的冤亲债主,修行人若不能功德回向,不能超度释结,因缘成熟时,这些怨鬼前来报仇,就算是诸佛菩萨及护法也不能强行干预,否则就违背因果法则。不然,佛菩萨就成了保护修行人的帮派,有失平等与慈悲,佛菩萨慈悲了修行人,却惹恼了冤亲债主,绝没有这个道理。所以,修行人必须精进修行,积功累德,回向超度,以佛菩萨为媒介而调解化解彼此怨仇业债。如若是假修之徒,没有真实功德,佛菩萨也是无米之炊,不能究竟护佑。东天目山往生纪实中,就有一个真实案例,重病女居士求往生,身边佛友助念,众目睽睽之下,在韦陀菩萨道场里,竟然发生了暗窍附体,女居士耷拉脑袋不能言语,不能念佛,后来众人调解之下,怨鬼退身。此则案例正是上述观点的佐证。居士跑去韦陀菩萨道场就得护佑,就有特权?显然不是,不可迷信。真正能护持修行人的,是自己的戒德,只有真实戒德之人,方能得鬼神敬畏,感得佛菩萨护法护佑,怨结才更易调解。谛闲大师的这位徒弟修行了十多年,这十多年间,真的丝毫破戒行为都没有?贪嗔痴慢疑等烦恼没现行过一次?绝对不可能。最后被怨鬼附体溺亡,大家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而已——此人此次傲慢心生,护法神远离,怨鬼得其便。实际上,这应当只是怨鬼讨命债机缘成熟,谛闲徒弟时运衰微,傲慢心生又致使护法远离,众缘和合下才有此劫难。如果说成怨鬼十多年一直跟随身边伺机讨债,因护法神干预而一直没能得手,这样说未免有些牵强,于情于理不合。若是换作从横死定业的角度来讨论,佛菩萨尚且不能直接灭人定业,小小护法神又如何能违背因果护人周全?佛菩萨护法神护佑修行人,只是相对护佑,而非绝对!

至于悟达国师人面疮的公案,当属特例,与谛闲徒弟情形明显不同。悟达国师十世来都是高僧,一直是戒德深厚之人,能修定善,极易超度冤亲债主。而此人面疮怨鬼晁错,却执意要报仇,不接受调解,累生累世跟随伺机报仇,这就过了。而悟达国师是佛门龙象,肩负弘法重任,故而护法神酌情干预,不令晁错报仇。最后悟达傲慢心滋生,怨鬼伺机讨债,但也只是重罪轻报,并非以命还命。至于谛闲徒弟,从出家之前,与妻儿诀别的处理方式来看,此人绝对是自私绝情之人。出家后其性格及人品也不可能突然改变,定功不代表德行,更不代表证果。戒德不足之人,不足以超度怨鬼,而怨鬼也非只一个。戒德不足之人,也不足以感召护法神随身护佑。附体溺亡横死定业成熟,佛菩萨亦不能救。两者差别大概如此。至于说害谛闲徒弟的附体怨鬼,并不一定就是其内人冤魂。若是内人所害,鬼类都有宿命通他心通,记得前世恩怨。若换作是你,还要与仇人作鬼夫妻吗?托梦其实也可作假,新建土地庙,也可能只是借用其事。土地庙前旋风显灵,也只能做个大概判断。若想知亡人转生,最好修地藏法门与地藏菩萨祈愿,可信度会更高。之所以提出种种假设诸多可能,并非质疑谛闲大师的推断,只是为了提高同修的思辨性,可从不同角度论辨同一问题。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省庵大师《念佛着魔辨》句句真言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