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道绰大师: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可却魔去障


正澄《道绰<安乐集>探略》

在《安乐集》中,道绰大师一方面肯定其他的往生诸行,即除了具体举出很多往生行法外,还多次作出概括性的说明。如《安乐集》卷下云:

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起心立德,修诸行业,佛愿力故,即便往生。

依观经及余诸部,所修万行,但能回愿,莫不皆生。

今既劝归极乐,一切行业悉回向彼,但能专至,寿尽必生。

另一方面也积极强调念佛三昧为一切三昧之王,是往生要门。《安乐集》第一大门云:

若能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者,一切恶神、一切诸障不见,是人随所诣处,无能遮障也。何故能尔?此念佛三昧,即是一切三昧中王故也。

《安乐集》第四大门云:

据此经(《观经》)宗及余大乘诸部,凡圣修入,多明念佛三昧以为要门。

道绰大师先后举出《涅盘经》、《观经》、《观音授记经》、《般舟三昧经》、《大智度论》、《华严经》、《海龙王经》等多部经典,用大段的文字,说明了念佛三昧的种种功德利益,指出念佛三昧的殊胜。很显然,道绰大师是将诸善万行与念佛进行比较,论证了诸善劣于念佛,劝行念佛三昧。

圆瑛法师《阿弥陀经要解讲义》节录

【解】菩提正道名善根,即亲因。种种助道,施戒禅等名福德,即助缘。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皆不可生净土。唯以信愿执持名号,则一一声,悉具多善根福德。

菩提正道名善根者。菩提二字。通因彻果。因中发菩提心。而修持名念佛之正行。为菩提正道。名善根。即亲因。因者种义。为成菩提果之种子。种种助道。乃助成正道之法。如布施。持戒。禅定等诸度。名福德。即助缘。助成种子。生根发苗。开花结果。

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者。因但求己利。得少为足。不发菩提心。故善根少。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者。因修诸度。但求人天福乐。未了无为。未得无漏。故福德少。皆不得生净土。故曰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唯以下明得生所以。欲生彼国。须具信愿行。三种资粮。信愿执持名号。即是三资粮。信吾人心性不可思议。西方依正。种种庄严。不出吾人心外。由是立大誓愿。愿求生彼国土。发菩提心。执持名号。正修净业。兼修诸度。以万善庄严净土。是为多善根多福德。如是念佛。则一一声中。悉具多善根福德。无上大因缘也。即散心称名。福善亦不可量。何况一心不乱。其福善。岂可得而思议哉。

持名念佛。为善中善。故多善根。福中福。故多福德。此理人多不信。当为证释。

何为善中善。以发菩提心念佛。具足智度论五菩提心故。○一发心菩提。谓于无量生死中。发大菩提心也。而持名。正于凡夫生死心中发菩提心。求出生死。求生彼国。自度度人故。○二伏心菩提。谓断诸烦恼。降伏其心也。而持名。则正念才彰。烦恼自灭故。○三明心菩提。谓明了诸法。不外一心也。而持名。则了知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故。○四出到菩提。谓得无生忍。出离三界。到萨婆若也。而持名。即得一二三忍。捷超生死。趋一切智故。○五无上菩提。谓坐大道场。成最正觉也。而持名。则圆证三不退。直至成佛故。是谓善中之善。为多善也。

按语

蕅祖《要解》中言:“今全由信愿持名,故信愿行三,声声圆具,所以名多善根福德因缘!”有法师讲解时言,信愿持名就是发菩提心。诚然如此,信愿持名就是发净宗菩提心的一种方便。但千万不要误解,此信愿持名之愿心,必须具足菩提心,并不包括自私贪乐等愿。至少知晓,往生极乐成佛后,再倒驾慈航普度众生,非是为个人享乐而发愿求生。正如昙鸾法师《往生论注》中言:“若人不发无上菩提心,但闻彼国土受乐无间,为乐故愿生,亦当不得往生也。”若言信愿持名即是发菩提心,并将私心贪乐之信愿也纳入其中,这就破了昙鸾法师的开示,是极其错误的言论。净宗发菩提心虽然有本门特点,有其方便,但与通途自力法门的菩提心义,并无本质上的差别。发心有浅深,菩提心有名字位发心、观行位发心、相似位发心等区别。舍利弗因被乞眼而退失菩提心,那是因为舍利弗未证至菩提心的真实发心位——相似七信位,此阶位的发菩提心大乘行者,即能做到行不退。《观经》九品往生中有往生前后发菩提心之不同,其实皆是以实证阶位而论真实发心。《净名疏》云:“菩萨柔顺忍,方有发义,故多约相似明发心位。”名字位观行位人虽也发菩提心,但若有若无,时常退转。大乘经中若言发心位菩萨,就是指相似位菩萨,而非名字观行位人,注意区别。对于净宗念佛往生之发菩提心,要求就没有这么严格,只须观行位初品发心,即可证入决定往生之阶位。对于能否得诸佛护念,得弥陀威神加持,真实的名字位发心,亦能有所感应。以名字位人烦恼习气重故,常常颠倒迷惑,故须重复发菩提心,方能再与佛感应道交,再得佛护持。千万不可迷信,佛教没有一护永护之说,尤其是名字位修行人,更是如此。

本愿门徒一厢情愿的认为,只有他们才是昙鸾道绰善导正脉。看看道绰大师的开示——“若能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者,一切恶神、一切诸障不见,是人随所诣处,无能遮障也。”本愿门主张纯他力救度,拈除自力修行,连菩提心,自力精进念佛,都要舍弃,只求决定信而能决定生。看看善导的老师,道绰大师的开示,就可看出本愿门徒已经偏离祖师多么遥远了!道绰不但着重指出念佛三昧,并且还在念佛三昧之前冠上了菩提心这一关键的前提。只有随顺菩提正道之念佛三昧者,方能得佛加持护念,才能却魔去障,决无魔事。注意哦,道绰大师没有说念佛(散心),而言念佛三昧,这中有很大不同。念佛三昧即是定,有伏惑之力,如蕅祖所示“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而普通散心位念佛人,虽然也发菩提心,但此人并无伏惑之力,若烦恼现行时,还是会颠倒妄想,甚至破戒造恶。烦恼现行之时,正是遮障自佛,亦障他佛之时,弥陀加持护念之力随之消隐了,魔类就可能伺得其便,或发生魔事。而本愿门徒又是什么情况呢?以纯他力故,拈除自力,虽也念佛,却不认为是自力念佛之力感召佛菩萨加持护念及临终接引往生。为何他们如此夸大他力作用呢?好似没有任何障碍,这个纯他力又非常主动,似有人格化的主观能动性。其理论错误的根源正如前几篇文章所示——误判生佛心体,错解凡夫入报弥陀强缘,误会他力断人三惑……。法体根本已错,其他枝末观点根本不足辩。若不重视菩提心,更不重视念佛正念,那么烦恼现行时,或念佛夹杂烦恼时,根本就得不到弥陀他力的加持,也谈不上大威神力护佑而却魔去障了。

有人说,念佛就能得本尊护念。真能这样吗?黄念祖大德《谷响集》中就提及一位女老居士,念观音就想见观音,结果一见观音就害怕得不得了,“从此见种种相,扰乱不息。于是白天黑天,开眼合眼都见。或见善相,或见恶形,心惊意怖,苦恼无穷。夜不能睡,昼不能休,精神疲顿,神经紧张,无法可医。纵满室坐满了人,仍见满室都是恶相,遂致精神恍惚,身心俱疲,苦恼万分,命在旦夕。”现实中精进念佛而着魔的屡见不鲜,你这还没得佛护念破魔去障呢,反倒是先遭来了魔障,很是让人意外吧!所以,真正能感召佛菩萨真实护念的,必须是以真实菩提心为前提,念至一心不乱,即念佛三昧的水平,能伏惑不起,时时保持正念,才能时时得本尊护念,真正破魔去障。那位女老居士,还很诚恳的念观音本尊呢,为何本尊没加持上?菩提心及念佛功夫是主要方面,当然还有烦恼心夹杂,也是重要的因素。对法门教理不甚了解,又以躁妄心急求见佛,这都是修行大忌。省庵大师《念佛着魔辨》一文,对念佛正念要求非常严格——“而觉察之心尤为最要,不可须臾暂离,若一念不觉,则一念颠倒;念念不觉,则念念颠倒。颠倒既起,魔事兴焉,毕世工夫,一朝唐丧,可不畏欤!”不只省祖如此,其他净宗祖师无不重视临终自力正念。尤其是印祖,其《文钞》中有关临终助念的开示比比皆是,并对临终家人提出严格要求,勿要哭泣等。就算已有念佛功夫的临终人,若被哭泣等扰乱,也会严重障碍往生。再与日本号称大势至菩萨再来的法然上人“以佛之来迎,正为临终正念”等说作对比,明显是与印祖唱反调。既然有弥陀大威神力加持,临终正念得生,印祖临终助念岂不多此一举?既然有弥陀大威神力加持,家人哭泣又如何?谁有弥陀威力大呢?这正是法然“心内烦惑不障心外西方弥陀”的典型纯他力之说!

诸佛护念实则即是真心性德妙用,必须修出真实功德,才能激发性德大用。菩提心含摄一切善法,与一切恶法相对。菩提心即是大心,念佛人心住大心,随顺菩提正道而令心境向上提升,才有真实功德可言。不发大心者,心境不动者,心逆菩提者,虽能口称佛名,却难生真实功德,甚至与恶道相应,或生诸罪。如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的一百种果报》中头三条即是三途地狱。这类人正是逆菩提而发心,虽能念佛,却无功德,反生恶果。心正修邪法亦正,心邪修正法亦邪。并不是能念佛者就是善人。《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罪人,是临终念佛忏罪,虽未明言发心,却能随顺菩提正道向上而转,方能有真实功德,有功德方能灭罪。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之大功德,必是心住菩提大心而转,方能若此!印祖曾示,虽也念佛,但因发心不等,道业功德天壤之别。信愿持名能被称为多善根福德因缘,全在此信此愿中具足真实菩提心的缘故!佛菩萨护念恶人助纣为虐吗?显然不会。只有能随顺菩提正道而修的念佛人,心与佛合,愿与佛合,才能得到诸佛随缘增上而加持护念,助其早日成就成佛度生大愿。“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者,因但求己利,得少为足,不发菩提心,故善根少。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者,因修诸度,但求人天福乐,未了无为,未得无漏,故福德少,皆不得生净土。”如蕅祖《要解》所示,只求自利,不发大心之人,根本不能往生。不能往生者,心与佛不相应,自然难得诸佛加持护念!不得佛护,魔得其便,这都是连带关系!所以,念佛人若想却魔去障,必须如道绰大师《安乐集》中所示,菩提心中行念佛三昧!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称赞净土经》慈悲加佑令心不乱 被曲解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