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往生前先见父母、天人、地藏来迎均属魔扰


《地藏经》示临终恶道鬼神变作父母来迎

是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世尊,如是阎浮提男子、女人,临命终时,神识昏昧,不辨善恶,乃至眼耳更无见闻。是诸眷属,当须设大供养,转读尊经,念佛菩萨名号。如是善缘,能令亡者离诸恶道,诸魔鬼神悉皆退散。世尊,一切众生临命终时,若得闻一佛名、一菩萨名,或大乘经典一句一偈。我观如是辈人,除五无间杀害之罪,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寻即解脱。

按:此处的临命终时,包括临终前数天或十数天。民间弥留之际的老人中,常有临终数天前就“见”过世的父母亲人在身边。老人若神志还很清晰,就属于明窍附体而见;老人若时而糊涂时而清醒,多是临终特殊定境中鬼神附念而变。由于临终后期第六识渐灭,大脑功能渐失,理性思维逻辑思维受阻,老人所见境界似梦非梦,好似梦中见亡父母而不知已经过世一般,认作真实。普通家人能感知的,只是老人临终前期的附体而见,误以为老糊涂了,出现了幻觉。其实临终后期及咽气之前,老人第六识独影境中仍有诸多境界,且非常“真实”,整个临终过程鬼神皆可变作父母来接引。经文中用了“或”字,是不排除真实父母亲人来迎的可能。怎样识别是明窍附体而见,而非老人特殊定境中执想而见呢?明窍附体,当事人多不能察觉其根识已被以明窍的方式入侵,老人当时神志也很清晰,能见他人不能共见的亡父亡母就在身边,或坐床前,老人散乱心境时,或与子女谈话时,亡父母幻相亦不消失。而临终后期,随着第六识渐灭,烦惑亦随之有不伏而伏不断而断的效果,只要老人专心系念一事一物一人,就会渐入一种特殊的定境,而能想力成就,见相应的对境。越是临终后期,这种随念而现境显相的能力越强,所入定境也越深,濒死体验中走马灯现象,就是这个原理。但是,如果老人系念想心间断,临终后期神识混乱,其所见境界也快速切换,如果所见亡父母对境消失,至少证明没有鬼神他力介入;若是仍然十分清晰并不消隐,那么决定是有他力介入。经中言临终人若能闻一佛名,寻即解脱。现实中真的能这样吗?有关大寂尼师另一篇文章中,记载临终人助念数天,念佛不断,最后陷入昏迷,未能往生,又怎么解释呢?最关键之处全在“闻”字上,此闻非是过耳滑过,而是具足“闻慧”之闻。《占察经》谓:“杂乱垢心,虽诵我名而不为闻。”闻佛名号,必当思善,而发菩提之心,这才是经中所指。以杂乱垢心,自私贪图、麻木不仁等心,就算能听闻佛号,甚至执持佛号,仍然不能解脱,恶心垢心不生真实功德之故。那个未成功往生的案例,临终人虽能念佛,心境却未提升,未恢复善人标准,菩提心并不真实,故而弥陀不能接引。但是,此人就算不能往生,仍然可得临终念佛福报,来世或转生善道,或做有福鬼神,功不唐捐。经文为何说“除五无间杀害之罪,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寻即解脱”?听闻一句佛号,真的有这么大的功德吗?这是临终特殊时期特殊修法的缘故!这也正是临终最后之际特殊定境中修得定善的效果。若换作平时,散乱心境下,就算听闻佛号数年也不会有这种效果。临终特殊定境中,听闻佛号后,激发闻慧,主思善事,令心境提升,得定善而成重善之业及近死之业。决定来世受生优先级别的四种业中,已经占了两种,故而能对来世转生有决定性的影响。对于念佛人来说,第一誓愿是往生极乐,故而临终见父母亲人来迎,不管真假,皆属临终魔扰!

大寂《临终如何判定往生净土》临终天人先迎公案

如书内说:北齐·慧光。居住洛阳。曾着《华严经》、《涅槃经》、《十地经》等经典的注疏,微妙穷尽地披露权实二智的义理。有一天得疾病,见到天人大众来迎接(因生天业力先成熟,故先见天人来迎。)慧光说:“我所愿求的,是归向极乐世界啊!”说完之后不久,西方净土的化佛,充满了整个虚空,慧光说:“唯愿我佛慈悲摄受,满我往生净土亲见阿弥陀佛的本愿。”随即弹指而入灭往生。(《佛祖统纪》)(按此二例皆无净土经诸所说上品行者修菩萨业等利他深广功德,故非上品往生,但均自说“见净土化佛充满”来迎接此人,应是“见净土圣众现前,个个真金色,圆满、庄严”,而不能分辨,以致误视为化佛,按此二例,必有持戒庄严功德及修学解脱正见等义理导引念佛,故能中品往生,如前所述。)(注:两段括号注释为大寂尼师所注)

附录:蕅祖《弥陀要解》节录

问:七日不乱之后,复起惑造业,亦得生耶?答: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问:若平时得七日不乱后,忙于余事,又复心乱,起惑造业,到临终时,亦得生否?蕅祖答:尔言得一心不乱后,又复心乱造业,是非真得。果真得一心不乱,决无更起惑业之理。)

按:《观经》中世尊在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时,言初得三昧,授记其临终能决定往生。如《妙宗钞》所判,对应阶位与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同,皆为观行位初随喜品。也就是说,能决定往生者,必须是合格的善人,初具念佛三昧定功,具足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如蕅祖所示,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就算定功很浅,已经初具伏惑之力,不会再破戒造恶。慧光禅师已得甚深禅定,故而就算得病,也不会失掉最浅伏惑定功。其临终前所见天人大众迎接,以及西方净土的化佛充满了整个虚空,这些皆是定中所见,决非散乱心境,此点必须分清。随即弹指而入灭往生,这正是慧光禅师定功深厚的写照,故能坐脱立亡。慧光禅师非是先见天人来迎,后发往生极乐之愿,事与愿违,故而仍可视作临终魔扰。这与生天业力成不成熟没有关系,历代祖师大德往生极乐者比比皆是,皆具天德,却罕有弥陀接引前天人先迎之事,故而属魔扰!须注意,往生天道,有些天人来迎时,也是手持莲花接引。能否上品往生,以智者大师一行九品一心九品之说,来判定最佳!有无净土经诸所说上品行,不可视作上品生唯一标准。若能修至见阿弥陀如来法报化尊特身,皆属上品上生!以“不能分辨,以致误视为化佛”,而判为中品生,似有不妥。总之,念佛人临终若先见天人来迎,仍属魔扰!

《周广大先生临终念佛往生》先是地藏菩萨来迎

一九八八年在美国首都华府,有位周广大先生,也是在临终前三天念佛往生的。他得的病是血癌,医生放弃治疗,这时他的家人慌了,他家里没有一个是信仰宗教的,一家人在华府开一间面包店,此时家人才到处求神求佛,希望有奇迹出现。也算他运气好,因缘殊胜,遇到华府佛教会的一位龚振华居士。龚居士是念佛最虔诚的人,专修净土,讲话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周先生碰到这么一个人。龚居士一看,他的病不可能好,所以直截了当劝他不要求病好。他说:‘人在世间太苦,你好了之后还不是一样更苦,有甚么意义?不如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到那里去作佛、作菩萨,回来再度你的家亲眷属,这多好!’周广大一听很有道理,立刻就相信,就接受,要求他的太太儿女都帮助他念佛,求往生净土不求病好。这一个决定下得正确!佛教会的同修也有几位前去帮他助念,三天三夜佛号没有停止。念到第二天,见到地藏菩萨来了,他说出菩萨的样子,大家听他讲的样子,是地藏菩萨。龚居士很难得,立刻提醒他,不管甚么样佛菩萨、甚么人,你见到都不能跟他去,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不见到阿弥陀佛绝对不可以去。这一句非常非常重要。他回过头来专心念‘阿弥陀佛’,念了没多久,地藏菩萨不见了。念到第三天,他说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音、势至,从云端下来接引他住生。这是现代人,还是在美国,真是稀有的因缘。周先生一生从来没有接触过佛教,临终才遇到龚居士,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真的往生,绝对不是假的。(竫公)

按:一些法师在作临终开示时,大多都曾强调,如果见地藏、弥勒、文殊、普贤等菩萨来迎,绝不要跟着走;若见非本尊的其他佛来迎,也不要随着去……。这都是前车之鉴,临终助念时,常会发生这类魔扰之事。本尊接引之前,所见地藏等佛菩萨,决非真佛,皆属魔类怨鬼假冒前来欺骗,这已经约定俗成,是念佛人的基本常识了。其实,此则周广大往生案例,正否定了蕅祖《要解》中“临终非致魔时”的观点。蕅祖临终时非魔扰时,见佛即真佛的观点,绝对是有前提条件的,若对所有念佛人皆作如是说,绝非蕅祖本意!莲祖及省祖皆有临终魔扰的开示,故而不可随意夸大蕅祖此句开示的范围!这会让第三类、第四类念佛人,陷入种种魔扰的深坑,被魔所接引却误以为真往生!修行讲相应,不能只论临终见佛是否与经文相应,首当其冲须先论自己修行是否相应!念佛人如若菩提心不真,恶道诸罪不忏,自私贪乐求生,自力不修,只靠他力往生,能得经文中所示的真实护念利益吗?没有弥陀护念,能有护法神随身护持吗?没有佛菩萨护佑,魔类必得其便,变不变本尊,假冒佛菩萨接引,又有谁来管呢?所以,万不可过于迷信,而葬送往生大事!此处再强调一点,临终真佛接引时,必同时放光照住临终人,令其深入三昧定境,或讲经说法,最后是佛他力摄人神识入莲台,决非是自己主动跟随其往生,这也正是辨别临终魔变本尊的重要识别方法之一,念佛人必须牢记。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能海法师《慧行习练刻意成念记》节录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