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圣严法师:如何辨明临命终时的魔境和接引


出自《学佛群疑》

若以《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因为实相无相,故有相的净土都属于界内,不属界外,那就是人间的净土或天国净土,而不是三界之外的佛国报土。

所以,古来即有大德以为西方弥陀净土,是属于方便土,或者是凡圣同居土,不是佛的实报土。但是唐朝的善导大师,主张以阿弥陀佛的本誓愿力所成的西方极乐世界是实报庄严土,凡夫若无法从有相的修行实证无相而进入实报土,也可因阿弥陀佛的愿力带业进入佛的实报土;只是若尚未证入实相而直生阿弥佛陀的实报土,他将无法亲见弥陀的报身,只见化身,亦即在无相的报土,不妨有相的化身。

以佛菩萨接引往生而言,绝对是有相的,既是有相,则属虚妄,既是虚妄,为什么愿求往生呢?因为如不往生净土,在秽土中难保不造恶业;秽土的环境恶劣,恶多善少,好像孟母三迁,是为孩子得到向上的教育环境,求生净土的道理,也是一样。

如何知道是魔境的干扰或是佛菩萨的接引?不在于临命终时的观察和认知,而在于平时的愿心和修行。平时一心专念阿弥陀佛,愿生西方极乐世界,并且以修善、积福、持戒、修定和闻法等的薰习,成长善根力量,到临命终时,自然感得阿弥陀佛和观音、势至等的化身来临。相反的,如果,错将极乐世界认为是藏污纳垢之所,把阿弥陀佛当作是包庇护短之鬼神,以贪心求生西方,以嗔心厌离娑婆,以愚疑心迷恋现身的妻子、儿女、父母等眷属及财产、事业、名位等的身外之物,如此之人,临命终时虽然愿求往生弥陀佛国,但他们的本意和弥陀的本愿相违,就很可能是魔鬼来临而现佛菩萨的形相。此时唯一能够补救的办法,是请有缘的大善知识予以临命终时的开导,以期彻底放下万缘,一心向往清净的佛国,便可转魔境为净相了。(圣严法师)

按语:如《实相无相无不相,离故无相,即故无不相》文中所言,不可死执实相无相。若言实相无相,属于别教义。修圆教一心三观一境三谛者,便可空假中圆融,离相即相。圆教中道非有相非无相,亦可言有相,须知四门圆融,说一即四,不可说有执有,便无过失。如蕅祖《要解》所示:“实相无二,亦无不二。是故举体作依作正,作法作报,作自作他。乃至能说所说,能度所度,能信所信,能愿所愿,能持所持,能生所生,能赞所赞,无非实相正印之所印也……极乐四土横竖圆融,生一即四,非娑婆等佛国四土可比。”临终佛迎时,当然是有相的,普通念佛人只见化身佛来迎,相似位破事识念佛人可见报身佛来迎,兼修圆观者可见法报化三身即一之尊特身佛来迎!报身来迎,相貌如经中所示。化身来迎,相貌或有差别。因未破事识,临终三昧定境中(或名字位念佛人临终特殊定境),须自识起相,弥陀兼持,心作心是,三力和合方能见真佛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正因是自识作佛,故须调用念佛人第八识中旧识佛像种子而现行,所以临终所见化佛会有些许差别。正是此人生前最喜好最觉庄严之弥陀圣像,真佛来迎时,绝不会发生不知是哪尊佛的情形。如果真的发生辨别不清是否本尊,念佛人必须谨慎,不可主动随其往生。诚如圣严法师所示,正修之人必得真佛来迎,如是因如是果,有佛护佑,决无魔事。第一类、第二类念佛人皆当如是!“如果,错将极乐世界认为是藏污纳垢之所,把阿弥陀佛当作是包庇护短之鬼神,以贪心求生西方,以嗔心厌离娑婆,以愚疑心迷恋现身的妻子、儿女、父母等眷属及财产、事业、名位等的身外之物,如此之人”,正属善导疏中杂毒之善虚假之行者,这类人绝难往生。心与佛悖,不得佛护,魔得其便。这类伪善之人,恶道诸罪并未忏净,不符合善人标准,如印祖所示,弥陀不摄恶人。非真修之士,临终若能见佛,几乎都是魔变本尊前来扰乱。圣严法师此种临终魔可变本尊的观点,与莲池大师《弥陀疏钞》相同。魔变本尊临终魔扰时,多不会主动摄人神识,也不会放光加持临终人入深层三昧定境,故而见“佛”后仍会频频生起妄念。念佛人必须牢记,真佛接引时,必然同时放光照住念佛人,令其入更深定境,或讲法或不讲法,之后是弥陀他力摄人神识入莲台,非是临终人自主舍命跟随往生。假佛来迎,或有异样感觉,见“佛”很久,也迟迟不能完成往生。如何应对?摄心正念,重发真实菩提心,生大惭愧心,至诚念佛转心以忏罪,忏净恶道诸罪心后,真佛必然现前!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果缘法师:临终时出现的阿弥陀佛有假的?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