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怀玉禅师金台换银台,非二次接引


《宋高僧传》唐台州涌泉寺怀玉传

释怀玉。姓高。丹丘人也。执持律法名节峭然。一食长坐蚤虱恣生。唯一布衣行忏悔之法。课其一日念弥陀佛五万口。通诵弥陀经三十万卷。至天宝元年六月九日。俄见西方圣像。数若恒沙。有一人擎白银台从窗而入。玉云。我合得金台。银台却出。玉倍虔志。后空声报云。头上已有光晕矣。请跏趺结弥陀佛印。时佛光充室。玉手约人退曰。莫触此光明。至十三日丑时再有白毫光现。圣众满空。玉云。若闻异香我报将尽。弟子慧命问。师今往何刹。玉以偈云。清净皎洁无尘垢。莲华化生为父母。我修道来经十劫。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玉说偈已香气盈空。海众遍满见阿弥陀佛观音势至身紫金色共御金刚台来迎。玉含笑而终。肉身现在。后有赞云。我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唯有门前古槐树。枝低只为挂银台。一云。是台州刺史段怀然诗也。

《净土往生传》怀玉禅师 原文

释怀玉。俗姓高丹丘人。[纟*丐]想净业。仅四十年。日诵弥陀佛号五万遍。通诵诸经三百万卷。唐天宝元年六月九日。玉之念佛。忽见西方圣众数若。河沙中有一人。手擎银台。前而示玉。玉曰。如怀玉者。本望金台。何为银台至耶。言发台隐。人亦失之。玉于是后。弥加精苦。既三七日。向之擎银台者。复来告曰。法师以精苦故。得升上品。又曰。上品往生必先见佛。可宜趺坐以俟佛也。未旋踵间。异光照室。玉乃以手约人曰。不宜触此光明。吾欲蹈之而去。又三日异光再发。弟子疑其谢世。环绕问之。玉曰。非其时也。又曰。汝徒若闻异香。我报即尽。次日弟子慧命曰。此报必尽。复于何国以受生也。玉不答。惟书六句偈云。清净皎洁无尘垢。莲华化生为父母。我经十劫修道来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偈毕香气四来。弟子中有以见佛与二菩萨共御金台。台傍千百化佛西下迎玉。玉恭恭合掌。含笑长归。(注:“上品往生必先见佛”,此言上品上生,须证相似十信位,必先见佛是指阿弥陀如来,法报化三身合一之尊特身,非是普通化身,注意区别。弟子中有见接引圣境的,也决非名字位散心人。)

《彻悟禅师语录》

怀玉禅师,精修净业。一日见佛菩萨满虚空中,一人执银台而入。玉念曰,吾一生精进,志在金台,今胡不然。银台遂隐。玉弥加精进,二十一日后,复见佛菩萨遍满虚空,前持银台者易金台而至,玉遂泊然而逝。

怀玉大师 志取金台

怀玉,姓高,丹邱人。严持律法,高风峭然。日中一食,常坐不卧。日诵佛名五万声,一生诵念《阿弥陀经》三十万遍。常行忏悔,终身不怠。天宝元年,见佛像遍满虚空,一人持银台来迎,怀玉曰:‘吾一生精进,誓取金台,何以银台来迎?’言毕,圣众遂隐。乃倍加精进,三七日后,复见擎台人空中云:‘师以精进,得升上品。’过三日,异香满室,玉云:‘若闻异香,我报将尽。’而书偈:‘清净皎洁无尘垢,上品莲台为父母。我修道来经十劫,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说偈毕,香气盈室,圣众遍满,见到阿弥陀佛及观音、势至二大胁侍,身紫金色,共持金台来迎,怀玉乃含笑而逝。郡守段怀然作偈赞曰:‘吾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唯有门前古槐树,枝低只为挂金台。’

《观无量寿经佛经》上品上生章

上品上生者,若有众生,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复有三种众生,当得往生。何等为三?一者慈心不杀,具诸戒行;二者读诵大乘方等经典;三者修行六念,回向发愿,愿生彼国。具此功德,一日乃至七日,即得往生。生彼国时,此人精进勇猛故,阿弥陀如来,与观世音、大势至,无数化佛,百千比丘,声闻大众,无量诸天,七宝宫殿。观世音菩萨,执金刚台,与大势至菩萨,至行者前。(:此处的“阿弥陀如来”决不可看轻,必须依智者知礼大师《妙宗钞》所判,是法报化三身即一的尊特身,即法身弥陀来迎。九品经文中多次用阿弥陀佛,唯独上品上生用了阿弥陀如来,明显有深意。若仍用阿弥陀佛来解,显然有违经意。知礼大师判上品上生对应相似十信位,皆有深厚的教理作依据。昙鸾道绰善导皆不能判九品十六观对应阶位,唯独代表佛学教理最高峰的天台祖师才能,这决非偶尔。如蕅祖所赞:“净土的旨,全在《妙宗》一书!”,望同修必须重视《妙宗钞》一书)

按语:第一类已证三昧入决定往生之流的念佛人,临终之前至少见过二次弥陀真身(法报化三身之一)。最浅念佛三昧即《观经》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时,世尊言其初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智者知礼大师《妙宗钞》判其阶位只是观行位初品,大抵欲界定上下,定功非常浅,还远远不及初禅。此种阶位,只要严持五戒,精进念佛三年五载,人人能及。有法师将念佛三昧判得过高,认为必须断惑,这种判法未免不妥,会令末世念佛人错认自在往生难度。一心不乱即是念佛三昧异名,念佛三昧自然也有理事伏断之别,最浅者即是伏惑事一心不乱。初具三昧,便可凭借见佛三力而定中见弥陀化身(念佛三昧力、本功德力、弥陀威神力)。念佛人实证名字位后心,一心念佛时兼得弥陀冥加增上,便可入观行位初品定境,不可轻视弥陀威神力加持相对增上的效果。不同阶位念佛人一心念佛时皆可次第增上,如相似位后心念佛人一心念佛时,兼得弥陀他力冥加,可入分证位理一心,得见弥陀报身。但须注意,此加持增上效果只是相对而言,名字初心位散心念佛人并不能兼得弥陀加持增上而入定心定境,也不能令观行位念佛人躐等而入分证位定心,过度夸大了,就步入本愿门误区。第一次见弥陀真身,正是初得三昧,证入决定往生之流的定境中。因恶道诸罪已经忏净,临终必得接引,故而弥陀现身幽赞,以作证明,这是第一次见佛。

第二次见佛是临终往生前夕,或数天或数周之前,定中告知接引日期(梦中告知须辨真伪)。若提前数月或数年告之日期,就有魔扰的可能,没有必要提前这么久。实际上,第一次见佛就已经证明了此人临终决定往生。但必须辨别见佛真伪,见真佛者,必定是已真得三昧者,如蕅祖所言,绝不会再起惑造恶。判断自己能否决定往生,第一个须看是否得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得没得浅定,能否伏惑;第二个须看自己是否还破戒造恶,五戒十善是否合格。只有合格的善男子善女人,决不再破戒造恶违逆菩提门,恶道性罪皆已忏净,证入观行位初品,才是弥陀决定接引之对象,即是本专题中所言的第一类自在往生念佛人。未达此标准,若见佛,若告知接引日期,皆属魔扰。第二类准善人,生前未得定心,必须在渐入临终后期的特殊定境中,方能忏净恶道诸罪(散心念佛忏不净性罪),恢复合格善人身份,才能蒙佛接引,故而弥陀多不会提前告知接引日期。当然,如果菩提心真实者,罪业轻者,福善重者,个别念佛人也不排除提前告之的可能。至于第三、第四类念佛人,以菩提心不真实,不持戒律,虽也口言深信切愿,但属杂毒之善虚假之行,不定往生或根本不能往生,根本不能预知时至,不能见真佛,自然更不能提前得知接引日期,否则皆属魔扰。

第一类决定往生自在往生者,临终首日即可坐脱立亡。禅宗属自力法门,仅凭自力坐脱须具初禅定功,二禅定功会更自在些,三禅定功可随时随意坐脱。净宗念佛二力法门,临终定中是弥陀他力摄其神识,故而所需定功明显低于禅宗,只需观行位初品欲界定即可。决定往生者,不受临终诸苦,也不必忏罪,能走能撂时,就能潇洒自在往生。所以,弥陀在接引之前,都会提前告知接引日期,令其做好告别等准备,绝不会发生弥陀突然来迎之事!当然,念佛三昧定功深者,可提前舍寿往生,亦可延后数年再往生,这都随意,弥陀接引日期也并非固定不变。这里强调一点,第一类决定往生之人,以菩提心真实,具足伏惑之力,故而正念决定不失,时时得弥陀加持护念,临终决无魔扰诸事。念佛人正念已被弥陀所持,魔类怨鬼不能再持同念而变魔扰诸境,这才是某法师“护法不让变本尊”开示的真义!念佛人必须知晓,临终魔扰诸境,仍然是心作心是,是魔类附念而变,须知“境非外来”,不是魔类纯他力变现其前。黄檗禅师曾示“魔非外来,出自尔心”,就是这个道理!是你自心先有不觉,先有杂念烦恼,先露出破绽,魔类才伺得其便,持念而变种种魔境。定境就有这个特点,以定果色的缘故,只要有念有想即易现相,故而无需附体只要附念,即可变种种境界,定中扰乱非常容易。正因定中魔扰是魔类冥持修行人自己的心念,所以非常不易识别,禅宗易着魔就是这个道理。净宗念佛人不易着魔,是有弥陀他力冥持,念本尊正念已被佛持,故而见佛即是真佛。若念阿弥陀佛,见到其他佛菩萨现前,或天人罗汉等,以不相应故,被判为魔扰,相对禅宗辨魔容易得多。但是,对于第三、四类念佛人而言,因菩提心不真实,不重视临终正念,夹杂烦恼,心行虚伪,故而根本得不到弥陀加持,魔类便可附念假冒本尊前来扰乱,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不得弥陀加持护念,自然难感大护法神。就算有些普通鬼神护法,也是拿大神通天魔鬼神扰乱没有办法。至于散心及定心时的明窍附体见佛,相对容易识别,可参阅《辨别附体见佛真伪》一文。

怀玉禅师力争上品上生,须证相似十信位,见法身弥陀尊特身。禅师临终前夕实证阶位肯定已入相似位,明显高于观行位初品。所以定中见手擎银台诸境,至少是第二次见真佛,属于预知时至,弥陀定中告之接引日期,或提醒准备往生,而非第一次接引。对于自在往生之人,就算此人早已看破红尘,但面对临终往生大事,仍会有诸多事宜需处理妥当,至少会与亲人告别。弥陀绝不会突兀来迎,见了面就带人走,这有违常理。已证念佛三昧者,必须注意,如果非是临终时期,或自觉根本不是往生时机,定中突然见弥陀来迎,非要直接接引自己往生,十有八九是魔事,必须再辨真伪。如果是散心时出现接引对境,直接无视即可,肯定是被明窍附体了,决非真佛。怀玉禅师后几天的圣境其实是修行境界,非是弥陀接引数天。“若闻异香,我报即尽”,这才是弥陀真正接引之时,注意区别。虽然怀玉禅师公案不属于二次接引,但对于已证观行位的念佛人来说,因已得念佛三昧,以见佛自在故,临终若有突发意外,或有事还须处理,可自作主张暂不往生,待余事处理妥当后,一心念佛入定,即可再次见佛来迎。总之,只有已得三昧者,入决定往生之辈,才有二次接引的特权。对于名字位散心念佛人来说,临终时恶道诸罪能否忏净,能否达往生最低标准,能不能见真佛都是问题,哪里会有临终数次见佛数次接引的特殊情形?第二类念佛人,生前未证定心,故而必须熬过临终数天或十数天,渐入最后特殊定境后,方能念佛忏净诸罪,恢复善人身份,达到接引标准。只要达到接引标准,弥陀会立刻在临终人定境中现身,同时放光照住此人,令其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或讲经说法,最后弥陀他力摄人神识入莲台,屈臂顷往生极乐。这个见佛及往生过程,全都是三昧定境中完成。真佛来迎时,绝不会发生等待临终人,等临终人放下妻儿老小,等临终人放下娑婆世缘,等临终人最终决定想走了,才接引其往生。事实上,临终人只要还有这几种心态,此人根本不能见得真佛,真佛也不会现身。若有人拿此公案,作本愿门徒临终弥陀数次接引的类比证明,全是驴唇马嘴。怀玉禅师是已证相似位得甚深禅定之人,而本愿门徒拈除自力念佛,全是散心位人,如何作比?正因本愿门徒误判生佛心体,临终见佛视作纯他力变现,认作境从外来,故而误将散心时明窍附体见佛也视作真佛。正因不辨真伪,才有临终弥陀数次接引之说,误人害己!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临终见弥陀手持银台,非金台接引怎么办?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