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基础 - 浅释魔变本尊·平时魔扰与临终魔扰的识别 - 正文  │ 文章推荐
 

从临终时间及定业角度论临终魔可变本尊


○《佛说阿弥陀经》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

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功德庄严;闻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乱。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悲华经》

若闻我声发愿欲生我世界者,是诸众生临命终时,悉令见我与诸大众前后围绕。我于尔时入无翳三昧,以三昧力故现在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其心喜故得宝冥三昧。以三昧力故令心得念及无生忍,命终之后必生我界。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

复是人临命终时,最后刹那,一切诸根悉皆散坏;一切亲属悉皆舍离;一切威势悉皆退失;辅相大臣、宫城内外、象马车乘、珍宝伏藏,如是一切无复相随。唯此愿王,不相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

附注

蕅祖《要解》中释“颠倒”之意非浅——“不为见思乱故,感变化身佛,及诸圣众现前。心不复起娑婆界中,三有颠倒,往生同居方便二种极乐世界。不为二边乱故,感受用身佛,及诸圣众现前。心不复起生死涅槃二见颠倒,往生实报寂光二种极乐世界。”此释正与《悲华经》“无生忍”相对应。《阿弥陀经》“其人临命终时”,是念佛人依凭见佛三力而三昧定境中见佛时,只须观行位浅定;“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是念佛人最后舍生时,亦即最终定中往生时。中间过度时期,属于弥陀“慈悲加佑令心不乱”的甚深三昧定境,至少相似位定心,方能感得弥陀“为说法”。须注意,观行位浅定中是不能感得佛菩萨定中讲经说法的,浅定中稍一分别,念佛人就会出定,所以必须是相似位深层定境,蕅祖《占察经疏》中有针对开示。并且,也必须是在临终第六识渐灭的过程中,才会有此特殊的加持力用,可由观行位浅定逐渐过度至相似位定心甚至分证位理一心。至于平时,及临终前期的散心念佛时,并没有这种特殊的加持效果。不可过份夸大弥陀他力,而误会法门,否则就会落入本愿门的误区。因是甚深定境,故而念劫圆融,临终见佛至最后往生,可在短时即可完成繁琐的讲经说法。当然,如《阿弥陀经》中未提讲经说法之事,并非弥陀接引时,次次皆讲经。若只言片语未有,直接摄人神识,也太过呆板生硬。所以,几句寒暄,或称扬赞叹,或软言慰喻,也应是有的。而《普贤行愿品》“人临命终时,最后刹那,一切诸根悉皆散坏”,是指最后往生断气之时。

浅论

最低的往生标准,即《观经》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世尊言其初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对应的观行位初品阶位。此阶位与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阶位同。又如《观经》下品往生经文所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如是可知,必须忏净恶道诸罪,能达观行位初品,发菩提心的合格的善男子善女人,才具足往生最低资格。生前已得三昧的第一类念佛人,临终首日定中见佛即可往生。而第二类散心念佛人不能忏净恶道诸罪(散善难灭定业难忏性罪),必须在临终后期的特殊定境中,至诚念佛转心以忏罪,若能恢复善人标准,即可蒙佛接引。第三类念佛人,因发心不定,临终自力正念不定,能否入临终特殊定境不定,能否忏净恶道诸罪不定,见佛不定,自然往生也不定。第四类念佛人,或不发真实菩提心,或有横死定业先熟,或临终无缘念佛,或临终烦恼现行,或无自力正念,或不知忏罪……,此人决定不能往生。

从临终时间论临终魔可变本尊

第一类念佛人,属于合格善人,临终往生时可不必忏罪,即可直接横向平行转生极乐。临终首日,定中见佛,即可坐脱立亡。合格善人的临终只需一日,无需他人助念。以具足三昧,正念不失,弥陀时时加持护念,故临终决无魔事。第二类念佛人属于准善人,临终决定能忏净恶道诸罪。但因各人诸罪轻重不等,临终忏罪速度不同,又因身体强弱差别,临终时期总天数会因人而异。少则几天,多则十数天甚至二十多天。先讨论第二类念佛人的临终情形。以某法师祖母A某为例,临终助念了二十一天。我们大概划分一下这二十一天的时间段:前十五天属于临终散心念佛时期,后六天属于临终特殊定境时期,最后一天属于见佛接引往生时期。注意,临终特殊定境时期或长或短,也是因人而异。当念佛人临终后期会见各种境界且越发清晰时,当事人会深有体会,与前期散心念佛时的境界明显不同。此时若念佛人菩提心不真实,不得弥陀加持,会逐渐昏迷,或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同于普通人。这个时期,有些人眼根功能已失,舌根已短,只能闭目意念念佛,不可认作昏迷。临终特殊定境时期,第六识逐渐灭亡,见思惑不伏而伏不断而断,这五天内只要专心系念一人一事一物,皆可入得定心定境,以定果色的缘故,清晰可见此人此事此物。民间普通老人临终能见过世父母来迎,几乎都是此时期,若前期见,须鬼神附体。因是特殊定境,并不对应自力定力,这五天并非皆在定境中,或因念力不足,或因神识疲惫,多是断断续续的。理论上,只要正念间断,或与亲人闲话,或暂时休息,或稍打妄想,弥陀加持便会随之消隐,魔类怨鬼便有机可乘。弥陀法身遍一切处,千万不要把弥陀当作神祇,隐身守护念佛人。可一并参考《浅释诸佛护念原理及魔扰原理》一文。能修出真实功德,便可激发性德妙用,弥陀法身就能起种种力用,或护念,或加持,或接引。不仅念佛人,就是普通凡夫当下一念,皆未离诸佛法身。着魔堕楼的那位女居士,临终堕楼时那惊恐的一念,仍未离诸佛法身。为何你不得弥陀护念救度?你心与佛不相应,你信愿与佛不相应,你未修出真实功德,你有横死定业现前,你未修出定善定心转灭定业,佛不昧因果,佛不错乱众生因果,佛不能灭众生定业,佛不能代人忏罪,诸佛神通力用皆是随缘增上“被动”而显,佛不攀缘度生……。简单来说,诸佛加持护念等,即是众生性德,若想得到这类大用,必须修出真实功德,且须足够功德,方能激发性德妙用。若杂乱垢心,或夹杂烦惑,或菩提心虚伪,或自私贪心而念佛,皆不生真实功德,杂毒之善虚假之行,皆非真修,必不能感佛。对于第二类念佛人,因菩提心真实,具足一定戒德,故而多能感佛加持,其冤亲债主多能敬畏,不会扰乱。但也有特殊情形,例如东天目山往生纪实中就有一真实案例,中年女居士因重病而求往生,佛友助念时竟然发生了暗窍附体,女居士耷拉着头,不能言语。要知道,东天目山是韦陀菩萨道场,众多佛友临终助念时,竟然发生了附体,这就是临终往生障碍,怨鬼扰乱。明显可反证蕅祖“临终非魔扰时”之说,必须有附带条件。当然,也可将此居士往生,视作第三类不定往生的念佛人之类。不管是第二类,还是第三类,都已经证明,“临终非魔扰时”之说,并不适用于所有念佛人。

继续谈A某为例的二十一天临终时期,《阿弥陀经》《称赞净土佛摄受经》《悲华经》三经中的“临命终时”,实际上是指第二十一天定中见佛时开始,经过放光照摄,令入深定,定中讲法,最后弥陀摄人神识入莲台,屈臂顷往生极乐,肉身咽最后一口气为止。这一过程,虽然只一天,也有人可能只是一会儿,但定中却发生了很多事。整个过程中,以弥陀威神力加持,就算天魔来临,亦不能扰乱。蕅祖《要解》“问:临终佛现,宁保非魔?答:……临终非致魔时。”蕅祖言临终佛现,正是此时段。若言蕅祖《要解》皆是针对《阿弥陀经》当机众而注解答问,亦属正答。因为《阿弥陀经》当机众是善男子善女人,只摄第一类念佛人,第二类念佛人属于准善人,也可勉强算入。但并不包括第三、四类念佛人。对于A某来说,临终总时期决定是二十一天吗?答案是不定的。如果A某恶道诸罪很轻,特殊定境中念佛忏罪又非常勇猛至诚,很可能第十六天就能忏净诸罪,提前见佛往生,往生相对自在些;若是A某曾犯五逆重罪,就算后期忏罪也很勇猛,但须念至临终极值,最后咽气那一念,才能达理一心而忏净五逆重罪,肯定会超过二十一天。对于同一个人来说,临终忏罪越猛,菩提心越真,惭愧心越重,越容易忏净诸罪而提前些时日往生。那么能否在前十五天往生呢?当然也能。如果诸罪很轻,平时五戒持得还算严谨,内心已相对清净,前十五天内,哪日能念至自力最浅一心不乱,哪日就可三昧定中见佛往生,此人已属第一类念佛人。继续深入讨论,第二类念佛人只是在第二十一天见佛前,才在特殊定境中念佛忏净恶道诸罪,前二十天仍然是恶人身份。如《阿弥陀经》中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处善男子显然是指决定往生之合格善人,因决定往生极乐而间接证得三不退,经中才如是言皆得不退转,才能得一切诸佛之所护念。而恶人念佛所得护念是相对有限的,甚至不被护念。所以,对于准善人的前二十天恶人身份阶段,若一念不觉,或片刻颠倒,或烦恼现行,或稍打妄想,自隔佛护,仍然是可能发生魔扰的。若有人言,念佛人临终二十一天,都算临终诸佛护念的特别时期,决无魔扰,这种说法显然是欠妥的。例如东天目山往生传记中的那位被暗窍附体的女居士,就是在前二十天,见佛之前发生的,这就是例证。再如《大寂尼师:临终魔变本尊的真实案例》前两例皆是临终咽气前两天看见了“弥陀本尊”,但未往生,仍属魔扰,且变了本尊。再如《周广大先生临终念佛往生》先是地藏菩萨来迎,这就是魔扰。再如本愿门问答中提及的弥陀二三次重复临终接引等案例,也是魔变了本尊,前来扰乱。再如《果缘法师:临终时出现的阿弥陀佛有假的?》文中所例举的那位老法师就遭遇了魔变本尊来接引。若将临终时期划定数天十数天,那么《魔变作本尊扰乱致使堕楼身亡的真实案例》文中前三个案例,仍然可视作临终遭遇魔扰,魔变本尊,被其诱惑落入魔网,最终横死。当然,罗列的这些案例中,也包括第三、四类念佛人。

我们再以A某二十一天临终时期为例,若此人属于第三、四类念佛人,这二十多天又可能会发生哪些情形呢?这两类念佛人,以自心烦惑深重,菩提正念淡薄,甚至没有,且不重视临终自力正念,所以自障佛持,难得弥陀护念,就算口称佛名,但非真修。本尊尚不加持,自然难感护法神,魔类怨鬼伺得其便。业障重者,临终前十五天散心时期就可能被明窍附体,或见过世父母亲人来迎,就在身边,数天不散,贪恋亲情之故;或见天人仙家来迎,顶神附体灵媒类最常见,此天人也多是假冒;或见佛菩萨,包括本尊来迎,虽见良久,却不摄人神识,完不成接引,可数天内重复接引……。在后六天的临终特殊定境时期,以定果色的缘故,只要一时专心念想,便很容易现相现境,所以他力扰乱更加容易,无需入侵根识,只需附念即可变种种境界,且异常真实立体,就算眼根功能尽失,其第六识独影境中仍然可见。并且,前期的明窍附体魔扰,在后六天仍可发生。如何判断是否被明窍附体呢?如果是前期散乱心境时所见对境一直不灭,说明已经被附体了。若是后六天特殊定境时期,不管专心不专心,不论是定心不定心,所见对境仍然十分清晰,那就是被附体了。若专心系念时见,心散时灭,至少可以肯定,未被附体,但仍可能被附念。如果是魔类怨鬼假冒本尊前来接引,所见佛像可能也很庄严,可能放光,但并不能令人入深层三昧定境,一般不会主动摄人神识,原因前文已经讨论过,这也是判断魔变本尊的重要依据。牠不主动摄人神识,故而虽见像良久,却迟迟完不成接引,临终人仍可频频生起妄想杂念。由《临终往生是佛摄神识入莲台,非主动舍生跟随》一文可知,魔变本尊假冒接引,其实是在等临终人主动舍生跟随,所以牠不会加持临终人入深层三昧定境。而临终人在后六天特殊时期,因根身四大逐渐散坏,神识与肉身结合已不牢固,似分非分似离非离之际,当事人已有主动舍生的能力,故而牠们在等。若临终人未有主动舍生的念头,那么魔类就可能重复接引,直到临终人上当。只要主动舍生,临终二十一天就会缩短成十几天;如果久不见佛迎,一直在苦苦坚持,临终也会延长至二十多天。必须知晓,临终人的个人主观意愿,完全可以相对影响临终时长。另外,还有一种特殊情形,就是既未得佛加持,也未发生魔扰,但是在渐入后六天,专心系念能入特殊定境时,仅凭自力想力成就,亦可观想见佛。因恶道诸罪并未忏净,并不符合弥陀接引标准,见佛三力也不具足,故而非是真佛。当神识疲惫时,想力涣散时,妄念生起时,之前所见佛像就会随之消隐。若再专心想念,仍可再见。因非是真佛,自然不能放光摄其入定,也不能讲经说法,也不会主动摄人神识,自然完不成接引。但是,临终人还是可以主动舍生跟随其“往生”。以临终舍生时心态喜悦平和,故而尸体上绝不会有恶相,甚至也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瑞相。转生作大福报鬼众,临终也是有诸多瑞相的。可参阅此文《临终瑞相能否就表示解脱了吗?》。末学就有一位亲戚,糖尿病末期,眼睛失明,糖尿病肾病透析等,非常痛苦。她并不信佛,强劝之下,后期才接受念佛机,常听佛号。临终时期并不怎么疼痛,临终后际还算清明,但没有求生极乐。过世后,亲人发现,老人又长出了一小层灰黑的眉毛及发根,与白发对比得十分明显。总之,蕅祖示临终非魔扰时,是针对《阿弥陀经》当机众而有此说。而莲祖及省祖皆主张临终可能发生魔扰,是针对所有四类念佛人而言,注意区别。

从定业角度论临终魔可变本尊

佛有三不能,不能化导无缘,不能即灭定业,不能尽众生界。有人言:“一切众生本有佛性,那么谁跟佛没有缘呢?”这叫强词夺理。众生本来是佛,是理即佛,正因佛性本自具足,但须了因佛性、缘因佛性为增上,方能化导。有人言:“《观经》下品下生五逆众生所造的不是定业吗?那不能灭,怎么能往生呢?”这叫本末倒置。五逆罪人以念佛转心以忏罪,性罪灭定业转,故能往生。这定业岂是佛直接依凭他力灭却的?有人说:“南无阿弥陀佛名号本身就是实相身、为物身,就是佛的无量光明、无量寿命,当然可以灭除一切定业。”这叫混淆性修二德。阿弥陀佛名号摄十方诸法,含一切德能,这只是言其性德,若不依各自修德,佛号德能丝毫不能彰显。就算你将金粉写成佛号,帖在罪人身上,此人该堕地狱还是要堕地狱。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的一百种果报》中头三条就是念佛人堕三途。佛号是实相身,你须契入,若不契入,对于未信佛之人,只是死物一件,无丝毫用处。若言实相身,世间哪物不是?干屎橛就是!有人念佛坐脱立亡,有人念佛病床痛苦中往生,有人念佛仍遭横死,这正因各自修德的差别而得性德佛号妙用之不同。佛若能只凭他力就灭人定业,这个世间就不当有天灾人祸,所有世界不再有地狱三途,地狱已空六道停止,所有众生悉皆解脱,这才是他力断惑他力灭罪的真实境界。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他力断惑他力灭罪,佛根本不能直接依其神力转灭念佛人定业。本愿门师是误判生佛心体,错解善导弥陀强缘凡夫入报之说,最终错误推导出他力断惑之说,故而无条件的片面的人格化的夸大弥陀他力作用。详见此文《善导大师凡夫入报说,非他力断惑说》。《魔变作本尊扰乱致使堕楼身亡的真实案例》《谛闲大师高徒被怨鬼附体溺亡公案》,这些真实案例中,都是念佛人未转灭横死定业,现实中这类实例比比皆是。至诚念佛并期望提前往生的女居士,不仅没有得到弥陀护念,弥陀也未他力灭罪转其横死定业,最终遭遇魔障堕楼身亡。还有些居士在放生过程中溺亡或途中车祸横死,这本是力行善事,放生仪轨中皆有念佛。倒想问问,护法神哪里去了?十方诸佛护念在哪里?二十五位大菩萨不是随身护持么?所以,千万不可过于迷信他力护念?更不可过份夸大他力断惑他力灭罪。

正是因为佛不昧因果,不能错乱众生因果,不能只凭他力就直接灭人定业,所以,若念佛人有宿世横死定业现行时,诸佛护法皆不能违背因果律而强行救度。观音菩萨号称大慈大悲寻声救苦有求必应,但是仍然有前提条件——一心至诚称念。不念菩萨名号,不至诚称念,皆不得感应。菩萨若大慈大悲,就应该不等人称念,直接救度才是,这才符合大慈大悲之头衔,不是吗?很多普通人多会有此质疑。事实上,正是因为佛菩萨不能直接灭人定业,必须依当事人至心称念之修德,激发性德妙用,以观音菩萨为媒介,而转灭其横死定业。正因定业难转,所以小乘才有定业不可灭之说。大乘心法究竟,虽然定业可转,但仍然不能仅凭泛泛然念佛所修散善就能轻易转灭,必须念至定心,修出定善,方能转灭定业。普通不定业,也许称念观音不太至诚,也多能感应。对于横死定业来说,必须一心至诚称念,修出定善才能转灭。此一心就是净土宗的一心不乱,最低伏惑事一心不乱,大抵欲界定的水平。例如遭遇洪水将要淹死之人,绝望至极,只能至诚呼喊观音菩萨。因心无旁骛,制心一处,念力勇猛,很容易契入一心,故能念佛修出定善,自性观音随之现前救度。此人得菩萨感应后,必然能真诚皈依菩萨,力行善事。正因至心称念观音,得感应后必能一心向善,定善功德正从此心中生。若有虚假之徒,以投机取巧之心称念观音,得救后注定不能变善,此人虽也称念菩萨,绝难感得自性观音现前,以不生真实功德故!就算众生不称念观音,菩萨就不可以直接以神力救度此溺亡之人吗?当然能救。但是此人溺亡定业不除,过些时日因缘具足,此人仍然会再次溺亡横死,这就是定业的属性——决定受报。观音虽有大神通,但神通不敌众生业力,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十方诸佛皆不能直接灭众生定业,就算是光中极尊佛中之王的弥陀,也是做不到的。念佛人最大的误会,就是《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罪人临终十念往生,常会误以为是弥陀强缘带业往生,是在弥陀他力之下,带着三途定业,带着五逆十恶诸罪,而横出三界。《观经》下品经文中明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且三品经文皆有灭几十亿劫生死重罪之说,我国净宗祖师无不判下三品人是临终念佛忏罪往生。因极乐无三恶道,以恶人身份根本不能横向转生极乐。所以才有恶人忏罪,恢复善人身份,才能蒙佛接引。正如莲祖《弥陀疏钞》中言:“始恶何妨终善,恶人既已成善,岂不贤圣同科。”有人言,若论平时,五逆重罪须修无生忏,修至理一心,方能真正忏净这类极重的罪业,何以临终十念就能忏净?可参阅此文《名字位散心念佛人临终见佛往生的原理》,理论上,只要临终因缘具足,人人皆可念至理一心,这是由于临终特殊时期的特殊修法所决定的,万不可误会而过份夸大弥陀他力,而落入本愿门误区。

念佛人若有横死定业先成熟,包括临终遭遇魔扰而横死,例如《魔变作本尊扰乱致使堕楼身亡的真实案例》《谛闲大师参禅高徒被附体溺亡公案》文中的几个真人案例。弥陀虽有大威神力,却不能单方面直接灭念佛人定业,所以这几个人就算临终遭遇魔扰,魔变本尊,弥陀也是无能为力的,并不能强行干预,强行护念救度。这不只对横死的念佛人来说,是种悲哀,对弥陀而言,也是种无奈。故而,我国历代祖师大德无不劝人念佛持戒,持戒念佛。善导大师曾言:“若论杀业,不简四生皆能招罪障生净土。”印光大师曾言:“以杀业最碍往生。”念佛人多误会带业往生等同于带罪往生,常忽视持戒。虽然杀生而欠众生的命债,以因缘不具足不能今生偿还,可能不会造成往生障碍,可言带之往生。但是杀众生之罪心,对自性的染污,即破戒造恶之性罪,是绝不能带之往生的。你有此罪心,有此性罪,就非是合格善人,绝不能证入决定往生之阶位,无缘入第一类念佛人,只能落入第二类念佛人中,临终多是躺着念佛忏罪往生。但问题是,常杀害众生之人,菩提心决非真实,不只恼害众生,还杀其性命,是严重的违逆菩提门之恶行。虽口言深信切愿,但此愿生极乐之心,绝对与菩提心不相应,故而此信愿不属于蕅祖《要解》中所示之信愿。此人临终虽能口念佛名,却难以感佛,不得佛护,不能忏罪,自然极难往生。常杀害众生,以此恶缘,最易令宿世横死定业提前现行,令其增上而加速成熟,这也是最要命的。第二类念佛人,全赖临终最后际特殊定境中念佛修出定善,忏净性罪,恢复善人身份,才能见佛往生。但这类横死定业先成熟,突然横死顿死,根本来不及念佛,根本没有临终正念,虽有往生大愿,全成了白纸一张,空谈而已!望念佛人当引以为戒,一定要精进念佛,严持戒律,以期证入第一类念佛人,得最浅三昧定心,可预知时至坐脱立亡,往生潇洒自在。

总结,终上所述,不管是从“临命终时”这个时间划分上,还是从临终魔扰横死定业先熟这个角度,皆可证明有临终魔变本尊的可能性。再参照莲池大师及省庵大师的相关开示,确实可以肯定,对于第二、三、四类念佛人来说,临终可能存在魔扰,甚至魔类怨鬼可假冒本尊之像。念佛人当提高防魔意识,增加一些防魔常识,有备无患。



  其他相关文章
· 临终往生时如何避免遭遇魔扰?
· 相关文章推荐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