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净土文集 - 辨别见佛真伪·平时见佛与临终见佛 - 正文  │ 文章推荐
 

见佛原理 见佛三力


不管平时见佛,抑或临终见佛,必须辨别见佛真伪。多种方法皆可令人见佛,如定中见佛、梦中见佛、感应见佛、附体见佛、施术见佛……。不管哪种形式见佛,皆有伪作的可能。念佛人必须掌握足够的防魔常识,增加防魔意识,才可避免魔类钻空子,预防魔扰。辛辛苦苦修行数载,忙了大半辈子,若以堕入魔网而告终,岂不可惜!

●辨别见佛真伪之前,须先知佛门见佛原理,及见佛三力。○念佛方法虽多,见佛原理皆同——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即与十六观原理同。对此原理注解得最为圆妙的当属《观经疏妙宗钞》一书。蕅祖《弥陀要解》中云:“今经因末世障重者多,故专主第十六观。当知人根虽钝,而丈六八尺之像身,无量寿佛之名字,未尝不心作心是。”《弥陀要解亲闻记》中云:“若能观一丈六尺之像,与实持无量寿佛之名。何尝废于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是心作名号,是心是名号之旨。故观劣者,即摄胜观。持名者,即具观想。”由此可知,主修持名念佛之人,若能见佛,其原理仍是心作心是。尤其是临终持名念佛时,加注期佛来迎之想心,故而渐入临终特殊定境后若能见佛,实质上仍属观想见佛。○见佛三力出自《般舟三昧经》——持佛力、三昧力、本功德力。而三卷本《般舟三昧经》中写作“持佛威神力、持佛三昧力、持本功德力”,这也正说明,能见真佛时,必是“持佛”时,亦是修本功德时,亦是修三昧定心时。不论修哪种念佛方法,只要是一心念佛时,即是“持佛”时;若夹杂念佛时,或散乱心时,不得三力,不能见真佛。依上述见佛原理可知,一心念佛而见弥陀时,是自识所作,弥陀冥持,修德有功性德外显,自他三力和合,三昧定境中心作心是之不二化佛(破事识者可见报佛)。有法师答问念佛三昧与一心不乱异同时,把念佛三昧视作理一心不乱境界,这样解释并不准确。《妙宗钞》判十六观第三观地观对应阶位只在观行位初品,世尊言此人已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很显然,《观经》把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的水平,已称作念佛三昧。初得三昧之观行位初品念佛人,已可凭借三力而见化佛。证至观行位三四品的法然上人,持名念佛时屡见弥陀化身,即是佐证。若说念佛三昧须是理一心,此人已破事识,见佛报身,亲证不二,慧心圆开,此种判法未免过高。本来三昧定境可深可浅,深者可见报佛,浅者不妨见化佛。正如蕅祖释一心不乱有理事之分,又有伏惑断惑之别,念佛三昧亦当如是。须知,一心不乱即是念佛三昧之别名而已。综上所述,能见弥陀化身的最浅阶位,只须观行位初随喜品,这个阶位一点不高,其定功大抵欲界定上下,人人可修。《妙宗钞》判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阶位与此同,这一判定非常关键,为我们提供了判定念佛人决定往生的诸多方法——合格善人、中下品五戒十善、已证观行位初品、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念佛三昧定中随意见佛、能修定善灭定业忏性罪、不再起惑造恶、临终正念不失、可预知时至自在往生……。

决定往生者,须是具足一定证量的,非是自以为深信切愿便可言决定。观行位初品人虽阶位不高,但已能伏惑,不再起惑造恶,不造三途新罪;能定心念佛修出定善,可转灭定业不受意外横死,可忏净恶道性罪达善男子标准;临终不必忏罪可直接往生,且是自在往生,临终首日念佛入定即可见佛接引;能念念随顺菩提正道,烦惑不能扰心,念念得佛加持护佑,必不遭魔扰,临终正念决定不失……。决定往生者,以菩提心真实,念念与佛相应,时时得佛冥持,魔类不能再持其心念(不散乱,不留恋,无烦惑,无恶念,魔不得其便),故能免于魔扰,临终见佛即是真佛。亦即某法师常说的临终时护法不让变本尊,已有本尊持其念佛正念,魔不能同持一念而再变现,道理在此。有人误会临终见佛,误以为是弥陀以纯他力独自变像其前,令人得见,其误解根源是对心作心是之理未明。不但佛不能独自变现,魔扰也非其独自变现,同样须持人心念而变(附体见佛原理与此不同,此处指定中魔扰)。蕅祖《要解》云:“名字位人,不定往生。”虽然不定,若因缘具足也能往生,细节见文《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见佛往生的原理》。正因临终特殊定境的存在,才让本不能见佛不能忏净诸罪的名字位念佛人,也能平等得度。但须注意,名字位人临终见佛往生时,非是散心位时,仍是临终末期特殊的定中完成的。并且,名字位散心念佛人往生皆属第二类临终念佛忏罪往生,必须忏净恶道诸罪,恢复善男子善女人标准,方能蒙佛接引。如《观经》所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历代净宗祖师皆判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罪人是临终念佛忏罪往生。因极乐无三恶道,皆是大乘善人聚会之处。又佛有三不能,弥陀虽具神力,却不能单方面直接灭人定业,更不能代人忏罪。本是决定堕入三途之罪人,弥陀就算强行将其神识送往极乐,以心现识变故,罪恶之心仍现三途之境,不见极乐净土。恶人若想往生,必须发真实菩提心,至诚念佛转心以忏罪。只要临终能保持正念不失,若能坚持念至临终最后一念,特殊定境的理论极值可达理一心,人人能为。若达理一心,五逆极重罪业乃至十念亦能忏净。这正是临终最后际特殊定境的妙用之处,亦是佛力冥加二力和合令心不乱的弥陀慈悲。近代念佛人往生的少,几乎皆因误会带业往生与带罪往生,致使临终念佛心无惭愧,不能力忏诸罪,达不到往生最低标准,必然不能往生,魔得其便。

●为何不能只以感应来解释见佛原理呢?《妙宗钞》释见佛原理,主要从两个方面——感应道交、解入相应。感应道交又二:明佛入生心、相随物现。众生心净,有净心感,弥陀法身自在,能于众生定心中,随心现像。如果只从感应的角度来解释见佛原理,会出现一个误区——佛体异众生体,感召方入。对大乘实相之理不甚了解之初学,必然会生起邪见:心外有佛,生佛体二。如果生佛判体失败,错解了整个大乘佛法之根基,饶是你讲经天花乱坠,所行却是佛门内外道。本愿法门犯的正是这一条,将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割裂为二,误以为自心惑业不障心外之西方弥陀,故而极力夸大他力救度。为袪此见,须知解入相应,心作即是。诸佛及众生心体,本周遍法界,如帝网千珠,如一室千灯,互具遍具互摄遍摄。生佛心体不二,自性弥陀西方弥陀亦是不二。众生迷背,是故佛体成出离义;今解入相应,所作之佛,原来本是自心之佛。虽观他佛,成就的正是自心德能。作佛属修德,是佛属性德,全性起修,全修即性,性修不二。心作之弥陀,即是西方弥陀,亦即自性弥陀。依六即之理而论修证,观行位功夫浅,只能作化佛;相似位后心功夫深,可作报佛。十六观属约心观佛,托他佛显乎本性,故知心是化佛,心是报佛。念佛人临终何佛来迎?要看各自修证功夫高低。若能修至相似七信位,可破事识,能观见弥陀报身,临终自然报佛来迎。若修圆三观者,可见法身如来尊特身来迎。未破事识者,只能见化身来迎。此化身是自心所作,自识所起,需调用各自阿赖耶识中事识种子起现行,观想而见。正因是自识所作,故而念佛人所见化佛相貌装饰细节会有不同(见报佛来迎者,所见皆同)。虽各有差别,但皆得弥陀他力冥加增上,皆有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庄严不可思议,非只凭自力定力观想所见可比。

●为何必须是在三昧定境中见真佛呢?至于定中见佛,印祖曾以水清月现心净佛现,来解释自力感佛力的见佛往生原理。○首先,须知见佛属于清净相,见佛是大福报,只有业障清净到一定程度,才能见得佛菩萨的身相!修取相忏之人,必须忏至恶道罪业清净,方能定心中见佛见光等瑞相。至于念佛见佛往生,也是有最低条件的,须是合格的善男子善女人。其对应的修行阶位,《妙宗钞》判为观行位初品。即世尊在地观成时,言其初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的阶位,亦是中品下生世间善人自在往生的阶位。这个最低的往生标准,就包含了初具的念佛三昧力,是其在念佛三昧定境中见得真佛而往生。至于名字位念佛人,包括五逆十恶之人,若想往生,必须在临终最后特殊定境中忏净恶道诸罪,恢复合格的善人身份,方蒙佛接引。若达不到,就不能往生。平时散心念佛是根本忏不净往昔破戒造恶所犯下的恶道性罪的,这一点必须注意。这也正是为何决定往生者临终首日即可坐脱立亡,而第二类念佛忏罪往生者,必须熬过数天或十数天,在临终最后际的特殊定境中才能往生的原因。临终前期数天虽也能念佛,但本质上仍是散心念佛,所修散善难灭定业,难忏性罪,必然达不到往生标准,故而前期散心位时是不能见真佛的。○其次,只有在定境中,是心作佛才易成就。散乱心境如同荡漾的湖水,不能倒影天空的明月。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水净,菩提影现中。念佛人心净到一定程度,弥陀才能随之现身。如印祖所言:“以心中有佛为能感,故致弥陀即能应耳。如江海中水,未能了无动相。但无狂风巨浪,则中天明月,即得了了影现矣。感应道交,如母子相忆。”定境还有个特点,由于“定果色”的缘故,定中起念就会变起相应对境,异常逼真,定境越深,境界越真。定中以自力观想之力,想人人至,想佛佛现,只要是记忆中的旧识种子,包括容貌、声音、场景等等细节,随想而现,随念即至。这正是定境的玄妙之处,亦是自心本具之能,也属于本功德力的一种妙用。定境现相,远非散心位人想境可比,远比梦境清晰且真实百倍。

○再次,须是三昧定境中,才能得佛显著加持。修邪定者,无真实修德,没有本功德力,亦不能得佛威神力,见佛三力不具足,就算能凭定力观见弥陀圣像,也非真佛。佛门三昧,本是大乘修行人的正定正受,必摄菩提心及戒定慧三学,三昧浅者也必摄戒学。如蕅祖所言:“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有些念佛人可能也修至定心,却不能定中见真佛,多是其定功未摄戒学,仍有恶道诸罪未忏净的缘故,不能见佛。有些临终人,虽能念佛,却发心不真,夹杂烦恼,不知忏罪,绝不能往生。但此人渐入临终特殊定境后,亦可凭自力想力而观见弥陀圣像,因不具足三力,所见非真佛,不具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此人虽误认真佛,却迟迟完不成接引,亦不摄其神识,实在无奈,最后只好舍生跟随(实未往生)。○最后,只有在三昧定境中,佛才不必入侵念佛人根识,便可持人心念而现相。这点很重要,因为入侵人的根识穴窍,是犯根本戒的。佛是君子,只有邪魔冤鬼等小人,才会不经当事人同意,暗地里搞入侵,盗用神识功能而令人幻视幻听,假冒父母来迎,假冒佛菩萨来迎。定心见佛,佛魔只须持人心念;散心见佛,魔类必须侵入根识。有人要问,佛有大神通,何不以纯他力变像现于人前?一者,散心位人仍有诸罪未忏,不符合接引标准。二者,历来见佛往生皆是当事人第六识独影境中事,他人不能共见。佛若以神力现像于空中,同是肉眼,众人皆当同见。若是临终人末期,肉眼功能已失,或闭眼,岂不是不能见佛?三者,佛魔皆有神通,这类纯他力神通变相,魔类最易假冒,空中可并排数位弥陀,可能皆是假佛,又如何往生?四者,就算弥陀不变众人共见之相,只变临终人可见之相,若不入侵第六识,在识外变相,临终人一心念佛,心识不外缘,仍不能见佛。如是可知,临终佛迎,心作心是之理甚妙,初学不知,视作浅薄。佛不破戒,佛不入侵人根识,对于散乱心人,佛不能仅靠持念而令其见相,所以念佛人散乱心境不能见真佛(特殊的感应见佛除外)。

此处必须说明一点,佛菩萨持念,是冥持念佛人已有之念(人无感),是随顺增上,而非主导人心,更不是无中生有,强加外念。念佛人正念善念生起,佛冥持之力随之而显;若烦恼现行,破戒造恶,心悖于佛,佛无缘得加,自然消隐。诸佛法身虽遍入众生心,是言生佛心体不二,非入非出,不入而入。诸佛彻证心性,故能知一切众生心,非知非不知,不知而知。但却不直接参与众生心识活动,不会强行改变众生起心动念(若强行改变,仍须入侵根识,属破戒行为。若能强行改变,早无九法界众生了。并且强行加持而左右众生心念,并不代表众生实际修行境界,离开这种加持,众生还会堕落)。佛冥加之力的大小,要受多方面因素共同影响,与各自修行境界的高低也息息相关。诸佛法身无为无不为,无时不平等加持一切众生。但对众生而言,这种加持力用是被动而显。由《什么样的念佛人才能得到诸佛真正的护念?》一文可知,修行人烦惑越薄,阶位越高,定功越深,菩提心越真,与佛越相应,所得加持力用就越大。反之则劣,甚至完全遮障佛持。尤其是散心位人,破戒造恶时,烦惑现行时,逆菩提而修时,杂毒之善虚假之行时,佛无缘得加,自然消隐。佛若不持,魔类伺得其便,乘机扰乱。另外,散善难灭定业,个别散心念佛人遭遇横死,是其横死定业先熟。佛虽有大神通,却不敌众生业力,不能直接改变众生定业,不能代为忏罪。非佛不救,非佛不慈悲,佛亦不昧因果,不可错乱因果法则。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罪人十念灭罪往生,非是本愿法门解释的他力灭罪他力断惑他力往生,而是罪人发菩提心至诚念佛转心以忏罪,诸罪消灭,方蒙佛迎。所以,不可过于迷信诸佛护佑,更不可过分夸大佛力加持。

知道上述常识,再辨别平时见佛及临终见佛的真伪,就相对容易多了。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辨别定中见佛真伪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