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净土文集 - 辨别见佛真伪·平时见佛与临终见佛 - 正文  │ 文章推荐
 

辨别临终见佛真伪


辨别真伪之前,须知往生的最低条件、两种往生的差别、两种临终见佛的原理及见佛后往生的细节。若论见佛及往生的条件,必须遵循智者大师一行九品一心九品说,并且也只能依止智者大师判法,才能正确判定见佛往生品位及对应的念佛功夫。决定往生之信愿,仍须以六即之理而分别论判,才可避免以凡滥圣,修无标的。昙鸾善导初唐时期,由于时代局限性,净宗教理尚未整理完善,对于九品往生十六观对应念佛功夫及实证阶位,两大师未作判定,实际上也判定不了。直至宋朝天台中兴祖师知礼大师,以代表中国大乘佛学高峰并誉为教观双美之天台教理,注解智者大师《观经疏》得《妙宗钞》问世,才真正解决了此净宗难题。《妙宗钞》一书不可轻视,蕅祖曾赞曰:“净土的旨,全在《妙宗》一书!”如《观经》所示,决定往生的最低标准即是成功往生极乐的最低条件。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时,世尊言其初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妙宗钞》判其对应阶位为观行位初随喜品。此阶位又与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阶位同。中品下生经文“闻此事已,寻即命终”,即是世间善人自在往生之经证。世间善人往生阶位与十六观地观成决定往生阶位相同,带给念佛人的信息良多——合格的善男子是对应证量的、须具中品五戒十善修为、严持五戒可得最浅三昧定心(由戒生定)、长期修善不破戒故能具足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念佛三昧能修定善灭定业忏性罪、不受横死定业临终必得善终、临终决定正念不失、念佛三昧定境可随意见佛、见佛自在故往生自在……。这些判法与《阿弥陀经》《无量寿经》具体经文,一一对应完全吻合。《阿弥陀经》:“善男子善女人…若七日…一心不乱”,临终决定往生、“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要解》有云:生极乐者皆圆证三不退。故而,能决定往生者,间接已证三不退,故言皆得不退转。《无量寿经》更是善人为当机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若已生,若当生,皆悉住于正定之聚,决定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往生正因品“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提心…尽持经戒,要当作善…所谓一不杀生,二不偷盗…”、非是小乘品,受菩提记品皆言“善男子、善女人”……。这个善男子善女人的分量,很不简单,是念佛人轻视了。不是能念佛号就算善人,不是口头上的深信切愿就算菩提心真实。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善男子,才能得到经中真实利益。合格善人必具三昧定心,必得诸佛护念,决定往生……。

净宗祖师大德判九品往生分两大类——前六品善人念佛自在往生与后三品恶人临终忏罪往生。前者属于决定往生且自在往生,临终首日即可坐脱立亡,不受临终诸苦。后者五逆十恶之人,包括未达善人标准的名字位散心念佛人,本忏不净恶道诸罪,更不能定中见佛。但临终是个特殊时期,只要念佛人往生信愿坚定而能坚持一心系念佛号,熬过临终数日或十数日,会逐渐进入一种特殊的定境,只有临终最后期才有的特殊定境,弥陀冥加之力显著增上,二力和合,理论上最高可念至理一心不乱,所以才会有至心十念亦能转灭五逆重罪的效果。恶人临终念佛忏净恶道诸性罪,恢复善人身份,弥陀自然来迎。如《观经》所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五逆十恶罪人虽也能忏罪往生,但须受临终诸苦,相对善人往生,很多方面多不得自在。第一类自在往生者,由于初得三昧,或定功已深,临终首日便可念佛入定,依凭三力而见佛,故能往生自在。第二类非自在往生者,由于带罪轻重不等,念佛得定未得定之不同,故而往生稍有差别。若已得自力定力,但定功尚浅,生前不能忏净五逆重罪(须相似位定心方能忏净),仍然需要待至临终最后的特殊定境中忏净诸罪,方能往生。若生前所犯诸罪比前者轻,临终念佛忏罪又很勇猛,诸罪若很快忏净,就可提前些时日往生。至于未得定心的普通念佛人,不够善人标准,仍有恶道性罪未忏净,念佛散善难灭定业难忏性罪,故而皆须熬至临终最后特殊定境中,念佛修出定善,方可彻底忏灭诸罪,最终见佛往生。其见佛往生速度,相对快于五逆者。

两大类往生,虽然临终见佛有时间上的不同,但都是三昧定境中,依凭三力而得见真佛,见佛原理皆是心作心是。具足见佛三力者,必得弥陀冥持,临终不得魔扰,见佛即是真佛。见佛后,弥陀同时放光照住此人,令其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或说法或不说法,然后佛摄其神识入莲台,屈臂顷转生极乐,莲池中相应化生。此处必须注意一点,是弥陀摄其神识,不是念佛人主动跟随其往生,辨别弥陀真伪,这一点非常关键。另外,下三品虽是恶人往生,但都是准善人,临终最后际往生之前,皆能忏净诸罪,恢复善男子标准,方能见佛往生。正如莲祖所言:“始恶何妨终善,恶人既已成善,岂不贤圣同科。”万不可误会,下三品不是恶人往生,而是恶人念佛忏罪,恢复成善人,方能往生。能往生的,得佛护念的,蒙佛加持不得魔扰的,临终见佛即是真佛的,是指念佛善人及准善人,而不是所有念佛人。就算自以为深信切愿,也能一心念佛,但若菩提心不真,临终无惭无愧,不知忏罪,以善人自居,临终念佛只等佛迎……。非常遗憾,这类人绝难往生。佛不能单方面灭人定业,不能代人忏罪,又极乐无恶道,纯是大乘善人所居之所,佛只摄善类,不及恶人,这点必须分清辨明,不可误会。

●为什么说只为自己念佛不生真实功德?蕅祖《要解》中言:“行人信愿持名,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有人误以为只要念佛就有功德,功德就在佛号中。若果真如此,为何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百种果报》中头三条却是地狱三途?佛法中确实有言:“声字皆实相”、“名号摄尽一切功德”,但这说的只是性德本觉,而非具体的修德。若能修至始觉合本觉,那么“六尘不恶,还同正觉”,念一句名号可摄一切功德,彻证心源之故。虽言“全性起修,全修即性”,但是,若未彻证性修不二,始本合一,那么六尘还是六尘,正觉还是正觉。性修二德,始本二觉,万不可混淆。念佛能否生真实功德,功德大小如何,必须以六即之理而细论修德。《观经》下三品中,同是持名念佛,但下品上生者除五十亿劫生死之罪,而下品下生者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差别何来?正因修德不同之故。有真实修德之人,可言功德就在佛号中,修德有功性德外显故。若无真实修德之人,佛号只是死法一句,毫无功德可言,修德无功性德不显故。达摩祖师言:“若欲求佛但求心,只这心心心是佛。”万法皆依此心起,能生功德的唯是此心。心正修邪法亦正,心邪修正法亦邪。能生真实功德的是能念佛号的心,而非心念的佛号!彻悟祖师以十法界释念佛,灌顶大师以念佛心境释果报。能否往生西方,抑或堕入三途,非是弥陀决定,全在当下念佛的心境。若以三途之心攀缘佛号,弥陀虽有大神通,却不能强行转人心识,不能单方面灭人定业,临终转生,皆不离自心现境,勉强送去极乐,所见仍是三途,如是因如是果,佛亦不昧因果。心与烦惑相应,与三途相应,必不生真实功德;若无功德,必不能真实灭罪;若恶道诸罪不灭,必不是善人,虽能口头念佛却根本不能往生!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云:“若人不发无上菩提心,但闻彼国土受乐无间,为乐故愿生,亦当不得往生也。”身见属见惑,一切不善的根本,贪心属思惑,为鬼道引业,只为自身快乐而贪求极乐,此种发心本是烦惑现行,与鬼道相应,虽言深信切愿,却实难往生!只为自己而念佛,不但不生真实功德,不能灭罪,反而增添新罪,与“诸罪消灭”背道而驰。正如印祖所言:“心与佛背难得往生!”此种心态念佛与佛心不相应,属烦恼现行,障佛加持,隔佛护念。假若遭遇魔障之时,若只求自利而却魔,对治魔境而念佛,不能真实发菩提心,必不能感佛,亦不得佛护念。不是佛无灵,是自心发生障碍,无真实修德,内障自佛,外障他佛,性德妙用不显故。

真实功德与自性善相应,与戒定慧相应,与心境的提升相应,是随顺菩提正道而修,非逆菩提而下堕。如莲祖所言:“谓欲生彼国,须多善多福。今持名,乃善中之善,福中之福。正所谓发菩提心,而为生彼国之大因缘也。…还以持名为正行,复以持名为发菩提心。”又如蕅祖所言:“菩提正道名善根,即亲因。种种助道施戒禅等名福德,即助缘。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皆不可生净土。唯以信愿执持名号,则一一声悉具多善根福德。”之所以称念佛号是大善大功德,全赖菩提心之真实,全在能随顺菩提正道而发心。此处必须注意,断不可误解成——只要念佛,愿意往生,这个就是发菩提心了。本愿念佛法门镇西派将菩提心分为圣道门与净土门,他们认为净土门菩提心与通途教理的菩提心不同。而主流的本愿念佛法门,更将菩提心判为杂行,属于自力修持,是要拈除的。某本愿门法师常引用莲祖蕅祖印祖等开示,断章取义,概念替换,混淆视听。公开歪曲莲祖蕅祖上段开示,硬把莲祖的开示等同于镇西派的观点,进而混淆为不必另发菩提心,只要称佛名号愿生净土,就已经包含菩提心了。不管莲祖还是蕅祖,其开示中的信愿无不随顺真实菩提心,虽然菩提心有浅深,净宗发心有方便,但与通途教理中的菩提心义并无本质上的不同。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中将菩提心分为邪正真伪大小偏圆。也就是说,对于发菩提心而言,仍须辨别真伪,只有发真实菩提心者,此念佛人方是蕅祖口中的多善根多福德。具足真实菩提心的持名,才是莲祖所言的正行。那位本愿门法师之所以歪曲莲祖,其真正目的就是借莲祖言论去攻击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以便恢复本愿念佛法门的主流——纯他力救度,纯他力往生,不必发菩提心,不必持戒修善,不必忏罪……,就算自私贪乐求生亦能往生。他们认为《往生论注》只是注解《无量寿经》,并不适用于《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罪人往生。他们提倡念佛即灭罪,念佛即往生。如若反问:为何念佛人也遭遇横死?这个横死罪业为何未灭?他们会辩解,就算横死也决定往生,临终现恶相也成功往生……。不求甚解,迷信法门,片面夸大弥陀他力。

我国净宗诸祖,皆言带业往生是伏惑往生,烦惑现行的当下是不能往生的。有些念佛人自以为行之甚易,临终时肯定能放下情爱,不再贪恋娑婆种种世缘,就算偶发逆缘逆境也可以做到不嗔恨不动心,绝不会生杀盗淫妄等恶心,一心系念期佛来迎时绝不会起焦躁心疑惑心或颠倒心……。但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正是菩提心之邪正真伪大小偏圆,虽口言发菩提心,实则偏重自利夹杂贪欲私心,只为自己而念佛,或能预知时至却暗生慢心……,这都是烦恼现行啊!只有真实的菩提心才是转生极乐的引业,才是临终心作心是弥陀来迎及心现识变极乐诸境之正因。斋公斋婆愚夫愚妇本是乡里善人,虽不知菩提心为何物,却能暗合菩提正道,自然能念佛往生,且多是预知时至自在往生。正如达摩祖师所言,只这心心心是佛。心多良善,自利利他,虽也求生极乐,重在倒驾慈航,这才是菩提心之根本。念佛人常念大回向偈,愿以此功德,…悉发菩提心…。若平时为人处世,常斤斤计较,以自私自利,心必多烦恼。平时若此,临终亦是,若以此心念佛求生,正如印祖所言,心与佛背难得往生!念佛人临终往生时,必须生大惭愧心,不能自在往生,必是诸罪染心,必须生大忏悔心,重发真实菩提心,至心念佛而转心忏罪,方能诸罪消灭,弥陀现前。

●辨别临终见佛真伪,临终可能发生魔扰的种类。在探讨此问之前,必须再谈蕅祖“临终时非魔扰时”的开示。近代很多法师常引用蕅祖此句开示,临终时不是魔扰时,临终见佛即是真佛。这句开示必须辩证的对待,否则极易走入误区。再看莲祖针对临终魔扰的观点,原文出自《佛说阿弥陀经疏钞演义会本》:

【疏】问:临终佛现,亦有魔否。答:古谓无魔,脱或有之,贵在辨识。

【钞】无魔者,单修禅定,或起阴魔,如楞严止观诸经论中辨之甚悉。今谓念佛者,佛威神力,佛本愿力,大光明中,必无魔事。然亦有宿障深厚,或不善用心,容有魔起。固未可定,须预辨识,如经论说。行人见佛,辨之有二:一不与修多罗合者,是为魔事;二不与本所修合者,是为魔事。所以然者,以单修禅人,本所修因,唯心无境故,外有佛现,悉置不论,以果不协因故。今念佛人,一生忆佛,临终见佛,因果相符,何得概为魔事。若或未能了决,但如前辨别察识而已。

【演】楞严止观辨之甚悉者,楞严开五十种阴魔,而受想二阴,是鬼神魔、天魔。止观开十境、三障、四魔。而魔事境,是业障天魔。不与修多罗合者,修多罗中谓,应身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报身有八万四千相,相有八万四千好,若相好之数,或多寡不定,悉为魔事。不与本所修合者,如本所观西方之佛,今佛从东来,唯观坐相,今见卧相等。

相比之下,莲祖的态度更谨慎些。近代往生纪实很多,经高僧大德之口,也有这样的往生案例——临终弥陀接引之前,或见过世父母来迎,或见地藏菩萨来迎,或见非本尊佛菩萨来迎……。至于临终助念开示,有些法师也一再强调,临终必须见本尊,其他佛菩萨来迎悉皆无视……。而这诸多证据足以说明,临终时完全可能发生魔扰。蕅祖有关临终非魔扰时,其实是有条件的——能时时得弥陀真实护念的、菩提心真实心与佛相应的、信愿真实一心系念佛号的、随顺菩提正道临终念佛能忏罪的、能忏净恶道诸罪临终决定往生的……。如前文所述,第一类念佛得定已证决定往生自在往生之合格善人,及第二类临终决定能忏净恶道诸罪之准善人,因菩提心真实,心与佛合,故能念念得佛加持,魔类不能再同持一念,故而临终决无魔扰之事。佛法讲相应,如是因如是果,如若临终见佛决定与经文合,而不遭魔事者,那么此人念佛发心及修证因果决定须与经文合,必须随顺世尊教诲,必须符合弥陀接引标准,才能感应道交,心作心是,因果相契。念佛人若发心不正,私心修法,为乐求生,戒亦不持,罪亦不忏,世缘不舍,惭愧不生,虽能称名,心多散乱……,种种投机取巧,修行与经文不符,焉能得佛护念加持?《占察经》谓杂乱垢心,虽诵我名而不为闻。善导大师谓杂毒之善虚假之行,决不生西。杂乱垢心念佛,有名无实,诸佛尚不护念,焉有护法不许魔变?总之,不能如法修行者,绝对不能往生;不能往生者,绝对魔得其便!莲祖谓:“古谓无魔,脱或有之,贵在辨识。”针对的正是这第三类不定往生者而言。平时不如实修行,临终却片面强调神力加护?试问,放生时遭遇横死的念佛人,精进念佛却着魔上吊自杀者,参加精进佛七遭遇魔障者,念观音见观音遭遇魔扰者,佛菩萨光明神力加护哪里去了?平时尚且不得佛护,临终就特殊照顾,哪有这种道理?魔由心生,境由心变,修行相应,不生魔境;若不相应,就算无外魔,自阴魔亦能扰心。

●有人问:“为什么有人佛来接一次就走,有人要佛来接两三次才走? ”某人答到:“愿生心不切,挂念尘世的人,虽见佛来,心中犹豫:去还是不去?……”此人根本不知临终见佛原理——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临终见真佛,须是临终最后际特殊定境中,一心念佛,方能心作心是,心佛相应,故见真佛。若仍挂念尘世的人,夹杂念佛决非一心,若见佛迎绝对是假。如果是前期散乱心时,属于附体见佛;若是临终特殊定境时期,属于附念而变。临终特殊定境的特点,虽入得定境,却无相应定力,仍可频频生起妄念。正常定境现相,随着妄念再次生起,对境便熄。如若佛像对境一直存在,就务必小心。此处再次强调一次,如果是真佛来迎,必具三力,佛像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庄严巍巍不可思议,弥陀必然同时放光照摄此人,令其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临终人神识已被锁定,不能再次生起妄念。或讲法或不讲法,然后弥陀他力摄其神识入莲台,屈臂顷转生极乐。而魔变的佛,或临终特殊定境后期只凭自力观想所见之佛,虽然现相很久,却迟迟完不成后面接引诸事,也不摄其神识。因非是三力而现之佛像,非是真佛,故而相貌虽也庄严,但不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与真佛加持所现之像,明显相差很多。如果临终人不能识别,也没关系,可再从接不接引,摄不摄神识,能否再次生起妄念等方面,一起辅助辨别,很容易识别真假弥陀。念佛人必须注意的是,真佛来迎,是他力摄其神识,而非依凭自力跟随其往生。对于他宗修自力法门之人,禅定功夫必须至少修至二禅,方能临终坐脱立亡。若修至三禅,坐脱立亡会更自在些。但是,对于修二力法门的念佛人来说,只要修至观行位初品,初具念佛三昧,只须欲界定上下的定功,临终首日念佛入定,见佛来迎,弥陀他力摄其神识而往生,故而也能坐脱立亡。这也正是净宗相对于其他宗派,能达坐脱立亡的定功要浅很多的真正原因。而第二类临终最后际念佛忏罪往生之辈,其见佛往生时,也是弥陀他力摄其神识,而非自己主动跟随往生,这也是辨别临终魔扰的最重要的方法。至于《地藏经》:“是阎浮提行善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这类鬼神假变父母来迎,也多是变而不摄,等其跟随,除非往昔有极重怨结。临终后期,神识与肉身似分非分似断非断,当事人完全可以依凭主观意愿,主动舍生跟随父母而走。也有特殊情形,临终人虽奄奄一息,却要等某亲人送终见最后一面,或能苦苦坚持数天之久,见面后放下万缘随即舍生。鬼神假冒父母或假冒佛菩萨前来接引,正是利用了当事人的主观意愿,蒙骗其跟随往生,接一次不走,可以重复接引数次,但不会主动摄其神识。而真佛接引只有一次,也必须是因缘成熟了,才会最终现相。现身后也不是等临终人同不同意跟其往生,而是直接放光照摄,定住临终人,或说法或不说法,直接从肉身中摄走神识,最终往生。

●魔类怨家假冒佛菩萨临终接引,为何不主动摄人神识?已经假冒了身份,如若再主动摄人神识,属于杀人重罪。本是将死之人,若主动杀之,新添重罪,岂不得不偿失,傻瓜行径!要知,天魔亦是累世修得,若频频造作极重罪业,仍然会折损福报,加速其堕落。如果临终人在诓骗之下主动跟随而舍生,是他倒霉,牠们的因果相对较轻。平时定中扰乱修行人也是如此,牠们只是诱惑欺骗恫吓,绝不轻易以神力直接杀人,虽然牠能做到。定中遭遇各种恐怖境界,吓得精神失常走火入魔,修行人本身也有责任。谁让你发心不正持戒不严修行偏颇正见不足呢。真正修行人,只要菩提心真实,严持戒律,念念在道,自然得佛菩萨随念加持,魔类不得其便。对于绝不能达到准善人标准的念佛人,临终时虽能念佛,却属虚假之行,或有鬼神假冒佛菩萨来迎。虽立于人前良久,却不主动摄人神识。与此同时,临终人虽已“见佛”,却仍能再次生起杂念,如我很高兴、我很疑惑、为何佛不摄我、还是我主动跟他走吧……。其实,假冒之佛正是等待临终人主动跟牠走呢!而真佛来迎时却截然不同。如果是第一类自在往生之人,由于已经具足三昧定力,个别人就算与亲人告别也不会影响定心。而定功浅些的,临终念佛时也不希望被打搅,见佛后蒙佛加持,令其入深层定境,可能也不会与周围人告别。如果是第二类临终最后际念佛忏罪往生之人,由于不具自力定力,必须熬过数天或十数天,在根身渐坏神识渐灭之际,方能渐入临终特殊定境,再加定中须念佛忏罪一段时间,恶道诸罪消灭,方能见佛。此时见佛,心力已经相对孱弱,佛必放光照摄,定住其神识,不令其再生杂念,以便配合之后的往生诸事。如果不定住临终人,若还妄念频生,佛摄其神识时,或摄神识的过程中,临终人又恐高又害怕的闹腾,岂不添乱!佛也不会让往生之人心识妄动而从定境中退出。所以,真佛接引时,必定放光照摄锁定临终人神识,临终人自然也不会再次生起与亲人告别等杂念。第二类往生之人,通常是不能与亲人告别的。

名字位散心念佛不定往生之人,其临终时可能发生魔扰的情形,或许复杂多样,超乎常人想象。尤其是临终特殊定境时期,由于是定境,虽然特殊,但同样具有定境所共有的特点——随着念动,诸境即起,定果色的缘故,境相又异常逼真立体,想人人至,念佛佛现,一个场景一个场景随着心念而不断切换,好似身临其境的立体电影,是生前从未有过的,超乎想象的,即特殊又真实的体验。也正是这个时期,最易被外力所持。若能感佛,必得佛持;若不往生,必得魔持。就算无任何他力所持,只靠自力想力成就,定中亦能观想见佛,但非真佛,却不能完成后期往生接引。如《弥陀疏钞演义会本》中所说,所观西方之佛,今佛从东来,唯观坐相,今见卧相等,悉为魔事;不与佛经合者,若相好之数,或多寡不定,悉为魔事。前者易辨,但后者确实很难。普通念佛人未破事识,临终几乎都是化佛来迎。佛应化身仍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之多,仅凭肉眼凡胎,实难辨别三十一相七十九种好的差别。魔变二十几相,六十种好,就不是变你本尊,护法就不当多管。此魔来迎,又该如何辨别?难之又难!

其实有一妙法,念佛人其实也没有必要时刻提防,浪费心力,反而影响临终一心念佛。这里给出念佛人应对临终魔障的终极方法——以不变应万变,不管见与未见,不论真佛假佛,我只继续专注一句佛号,其他一概不管。第二类往生,全靠菩提心真实,临终至诚念佛转心,忏净恶道诸罪,真佛必然现前。做好见佛前该做的,无须担心见佛后的事宜。如果迟迟不见佛迎,或者已经见佛,却迟迟完成不了接引,念佛人该做的,只能做的,就是重发真实菩提心,生大惭愧心忏悔心,继续至诚念佛忏罪。继续一心念佛的过程中,如果是魔扰,假像会慢慢消隐;如果是真佛,相貌会越发清晰,越发庄严,之后的往生诸事,自然水到渠成。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是最省心最有效的,也是最值得推荐的。借用大德的一句偈颂——野鬼伎俩千般有尽,老僧之不闻不睹无穷。之所以会发生临终魔扰,原因可能有多种——或是宿世极重恶缘未能忏悔;或是魔扰意识淡薄被其利用;或是缺乏正知正见修行偏颇;或是急躁念佛魔由心生;或是菩提心虚伪自隔佛持;或是妄念频起夹杂烦恼;或是信愿不真只求自利;或是出离心不真世缘难舍;或是念佛忽悠生心不坚;或是无惭无愧忏罪不实;或是疑自疑他疑法疑心招障;或是业障现前心多倒乱……。临终前期散心念佛时,若见佛现前,属于附体见佛,决非真佛。散心念佛难忏性罪,恶道诸罪未灭,佛必不来接引,忽然见佛,绝对是假,无需辨别,应生大惭愧心,继续念佛忏罪。为何生惭愧?此心未与弥陀相应故,魔类方能前来扰乱。渐入特殊定境后,自己便可察觉与前期散心时迥然不同,并不难识别。特殊定境中,更易起魔事,只要遵循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见佛不管真假,必不可起念跟随主动舍生。继续至诚念佛,诸罪消灭,真佛自然现前,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相貌庄严不可思议,绝不会发生不知是哪尊佛的情形。临终见佛,是自心所现自识所变,三力和合化现真佛,三昧定境清清明明,我心通佛心,佛念即我念,无需言语,之后种种细节,心知肚明,每个步骤,如数家珍,整个往生过程自然水到渠成。如果诸罪尚未忏净,便主动跟随假佛“往生”,此人也决非第二类往生之辈,如是因如是果。虽未真正往生极乐,但因其临终最后内心愉悦心境祥和,其尸体上不会出现恶相,甚至个别人也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瑞相。

临终虽是往生关键时期,但往生全赖平时修行真实,万不可将往生大事全推给阿弥陀佛。本愿念佛法门提倡拈除自力,通身靠倒阿弥陀佛,往往不重视自力修持。须知两种往生的差别,能否预知时至自在往生,全在自力修持之高下。念佛人在有临终忏罪往生兜底的情况下,仍须力争决定而自在往生。合格善男子的阶位并不高,只须菩提心真实,严持五戒,精进念佛三年五载皆能证得。有些预知时至的个案,根本就未用三年。决定而自在往生者,临终首日即可坐脱立亡,决无临终魔扰之事,更无临终诸苦之忧,念佛人当精进。不管平时见佛,还是临终见佛,辨别见佛真伪,都是非常复杂之事,以上只是初阶浅释,佛法深广并不只局限于此。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关于判断临终往生成功与否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