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弘护问答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讲经弘法非要下番苦功经受种种考验才能成就

  问:这位同修问的,有许多人出家的时候并没有听经闻法,所依从的师父和道场,有些专做经忏佛事,或以慈善事业从事生意买卖。现在自己听老法师讲经,很想好好修学,但常住法师、道场都不容许。那么现在自己应该选择专修道场?或是在常住里继续坚持锻链下去?还是买个小精舍自己听经、念佛?如果真的无处可去,难道只有还俗一条路吗?

  答:这是真正佛弟子在现前遭遇到重大的困惑,所以佛菩萨流眼泪还不就为这个事情。我在年轻的时候,最反对的是佛教,因为从小,寺庙到处都有,我们家乡寺庙就很多,没有看到出家人讲经说法,教化众生,没有看到,都是经忏佛事、法会,为死人服务。所以我在年轻的时候,我上基督教堂,它每个星期天讲道,听听还有一点道理。我在南京读书的时候,我的同学有几个是伊斯兰的(回教),他们有些带一些回教的刊物给我看,我看了很有道理。唯独佛教没有人介绍,所以我也跟一般人那种见识,佛教是迷信,佛教是多神教。多神教就是最低级的宗教,什么神,乱七八糟他都拜,远远比不上外国的宗教;外国宗教只拜一个神,宇宙间只有一个真神,他不是乱七八糟什么都拜。所以,佛教给人的印象非常非常不好,这真是根深蒂固,我在台湾要是遇不到方东美先生,跟佛教的缘永远断绝。说老实话,哪个法师来劝我信佛教都不可能,我都不会听,不能接受。

  我跟方先生学哲学,方老师是世界知名的哲学家,他把佛经介绍给我,做为哲学里面的一个科目,佛经哲学。那个时候我也真是,听到这么一个题目,是毛骨悚然,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佛经是哲学。他告诉我,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里面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就是被他这两句话拉到佛门里来了。但是这个境界在寺庙里头没有,找不到,到哪里去找?经典里面去找。从这个之后,我也逛寺庙,逛寺庙我不参加他们的法会,我到寺庙里头去找《藏经》。因为经典在那时候市面上买不到,只有在寺庙里面才能找到经典。有些小册子寺庙是可以能够赠送的,《藏经》是不会借出来的,所以我们只有利用星期假日,到寺庙里头去借《藏经》来抄。我们最初学佛法,抄经,书买不到。不像现在,现在多方便!现在这半个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印刷术的发达,带给我们很大的便利。在从前《大藏经》只有寺庙有,私人家里哪里可能有《大藏经》!

  我们是得科技之惠,在这个几年当中,我是从一九八四年开始对大陆赠送经书、佛像。八四年我在香港讲经,宏勋法师来找我,他说大陆经过文化大革命,佛教的经书、佛像几乎都毁灭了。他知道我在台湾有一个佛陀□基金会,这是接受四众同修的供养,拿这些钱专门做印送经书,对全世界的。我们做得很有成就,所以也得到同修们的爱护,钱财是源源不断而来,所以印的东西很多。宏勋法师跟我说,你能不能送一点给中国大陆?我说怎么送进去?他说他有方法。我说有什么方法?他说他跟赵朴初老居士的关系很好,可以请朴老给批文。我说这好,这是正式的送进去,我说你要多少?他说多多益善。

  从这个以后,我就把我们基金会印的书,无论印什么书一定是以二分之一,一半给宏勋法师送中国大陆。所以,从八四年进去,就送了很多很多东西。光是《大藏经》,到现在为止,送《大藏经》大概送了有一千七百套,其他的书就不算了,《大藏经》送了一千七百套。最近又有同修发心印《大藏经》,我们九月份有一千套《大藏经》出来,《龙藏》,我们有六百套会送给中国大陆。另外,香港这个地区,我是准备送一百套,我们道场在此地,希望这边的道场我们都能够赠送一套。其他三百套送给海外,其他的国家地区。到明年九月,我们又有三千套,现在已经开始印了,明年九月我们有三千套出来,我们也想能够以二千套送中国大陆,希望内地许多寺院都能够有一套《藏经》。

  佛法的确是殊胜,但是没有人讲解,没有人介绍,世尊在经典里头说,“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这么好的东西没有人介绍。我们是非常幸运,遇到方东美先生,把佛法介绍给我。在台湾遇到两位善知识,我一接触佛法,得章嘉大师指导,我跟他三年。这是密宗的大德,通宗通教,显密圆融,这样的善知识很不容易遇到。章嘉大师圆寂之后,我跟李炳南老居士,我跟他十年,学经教、学佛、学儒,才知道这门东西好。我学了这些东西,就出了家,为什么要出家?李老师实在讲他不喜欢我出家,什么原因?就跟你这里所说的一样,一出家,道场寺庙都是经忏佛事、法会,恐怕我就堕落到那里,再也没有机会继续去研究经教了。

  我出家也是受章嘉大师的教导,出家是章嘉大师教我的。那个时候我想选择哪一个行业,这一生,他就教我选择这个行业。选择这个行业,他告诉我,你不要去找师父,不要去找道场出家。那我说我到哪里去出家?他说你求佛菩萨,求感应。他讲得很好,你要是找法师,那个法师不答应,你怎么办?你不就生烦恼吗?真的。你要找道场,这个道场是经忏佛事,天天叫你跟着去赶经忏,你怎么办?想想是对,这到底怎么办?求佛菩萨,求感应,真的。我出家是寺庙的住持和尚来找我,来请我,一个多月,大概一个半月不到两个月,他派人来找我找了九次。我看他很诚恳,所以就跟他谈条件,谈什么条件?就是不做经忏,不做法会,我出家之后要继续研究经教。研究经教,我还不能离开老师,还没有学成功,我说我每个月要到台中来住一个星期,寺庙要答应我;我没有钱,到台中的旅费,常住要给我。不错,这个法师都同意了,我才出家。所以这是有条件的,不是无条件的。

  出家之后,当然我就可以把世间的工作放下,专心来学佛,如果自己有工作,进步就很慢。所以李老师那个时候问我,你为什么要出家?我就把这个告诉他。他笑笑:来找你九次?我说是,很诚意诚心,我说条件都答应了。我能把工作放下,我一年至少可以抵得五年。因为李老师那个时候在台中教了十年,已经教了十年,我说我两年会把它跟上,我能够追上,这样子李老师也同意了。这个真的,现在确实是给真正发心的出家人带来困惑。可是我教你,就像章嘉大师教我一样,求感应,要求感应。真正发心,佛菩萨肯定加持,你会遇到很好的知识,遇到很好的外缘,能够帮助你成就。(憶栖法师)



  其他相关文章
· 请问“道场”的意义?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