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必须熟读大经,方能略明纲要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怎么才能深入呢?“必须熟读大经”,所以现在的法师有几位是熟读大经的?很少啊,很稀有啊!所以,憶栖法师在这方面,我们很赞叹哪!并不多啊!他带了个头,“熟读大经”而且倡导。“必须熟读大经,方能略明纲要”,你才能够略略的明白一点这个净土法门的“纲要”啊,它的纲领、它的重要之点所在;知道了“纲要”才能够理解全部的奥义。这样只是略(明),“熟读大经”只是“略明”啊。

  “然而今之修净业者,大率仅持小本,于小本仅持秦译,能持唐译且诵大经者,殊不易睹。”

  可是现在的修净业的人怎么样呢?“大率仅持小本”,一般只知道念《阿弥陀经》,不知道念《无量寿经》。于“小本”呢,这个“小本”里头就只诵(《秦译》),现在大家所念的是鸠摩罗什翻译的,称为《秦译》。那个时候儿南北分,鸠摩罗什在北边,它叫“姚秦”,国号叫“秦”;不是秦始皇那个秦,是六朝时候儿的秦,“姚秦”。读《秦译》就是(读)鸠摩罗什所翻译的本子。“大本”不念,只念“小本”,而“小本”只念鸠摩罗什翻译的这一本。现在不但大家不知道念,连名字都不知道,不知道还有玄奘法师翻译的《阿弥陀经》(即《称赞净土佛摄受经》)。玄奘大师他是很聪明啊,他从印度回来时候带了很多经。基本上,凡是他事先知道了这个鸠摩罗什已经翻译的,他就不再翻了。但是有两部经,他已经知道,他又翻了,(其中)一部是《金刚经》。《金刚经》玄奘大师翻译的称为《能断金刚经》;还有就是《阿弥陀经》,他又翻译了。所以他要翻译的话,它就是说(明),他这里头、他所翻译的本子有重要的补充嘛。但现在大家关于《阿弥陀经》,修净土的人只知道念鸠摩罗什这一本,不知道玄奘这一本。所以现在能够持《唐译》,在这个净业里头能够不仅仅持《秦译》,而且能够持诵《唐译》,能读诵玄奘所翻译的本子,而且还念大经的,“殊不易睹”,很不容易看到啊。那不但夏老师当时,现在也很难看到啊。现在憶栖法师重视夏老师的会集本《无量寿经》,把它列在(净土)《五经》书本里头了。所以这个就是很不容易遇到的啊。

  附注:

  徐恒志老先生(徐老生前历任上海佛教协会理事、上海佛教居士林讲师、弘一大师研究会顾问等职务)有一篇名为《剖心沥血 功在万世 ——记我与黄念祖老居士的一段校经因缘》的文章,并于一九九二年的《法音》杂志上刊登。文章讲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陈年往事,现根据《序文》相关文字,摘录部分段落如下——“约在一九八六年六月黄念老完成了《大乘无量寿经解》,当时上海佛教会出版流通组负责人郑颂英老居士深为赞叹,发心付印流通,要我(徐老本人)先作一番校阅,自念德薄慧浅,恐难胜任。继念夏公与黄老发愿会集与注解《大经》,十年辛苦,难能可贵,岂可任其搁置!于是将原稿,细为校阅,历时一年,校正七次,并与黄老居士往返通信二十次……他老人家在美国华盛顿,由于说话过多,特别在临走数日问道者络绎不绝,造成嗓音沙哑,几乎不能出声,中气大伤,劳顿不堪,归来后尽量休息,渐渐平复。来信说:‘此行幸蒙上师三宝加被,超额完成任务。此次赴美之主要目的本为美国维州及台北两地莲华精舍之骨干传讲无上密乘,不料能与华盛顿之华府佛教会结一殊胜因缘。其会长憶栖法师早于今年四月到华府大讲夏师所会之《大乘无量寿经》,并引用弟为此经所写之跋语一小段,印为讲习之篇首,激发大众。’黄老在一九八七年十月的一封信中告我(徐老本人):‘李氏前岁往生,寿九十余(九十七岁),据憶栖法师云:李氏生前念佛时,曾亲至极乐世界。至于先师夏老在天津闭关时,如是境界,当属初步,当念佛功纯之时,其妙境实不可说。’两位尊宿皆以专一念佛,亲得受用,足证我佛慈悲,开此超情离见、广大微妙法门,导三根出火宅,济群盲于衽席,大恩大德,真是粉身难报!”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习净者多,深信切愿者少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