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为何说密宗修持成就快?学密的慎重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而且“密戒”里头,“轩轾显密”是一个“根本戒”呀。(“密宗十四根本戒”中,第六条为“诋毁自他宗派”详见注释。)你看不起“显”,为什么(密宗)他要学十二年“显”哪?必须要有这个基础啊!所以真正的学密是很艰辛的一个修持啊,需要学十二年的“显教”,然后修“四加行”:十万个大头啊,浑身倒下去的,这个头磕十万个。不光是磕头,要一边“观想”、要“念”,这么磕;要供十万个曼达;又念十万遍“百字明”,《金刚百字明》一百个字,(以及上师相应法,)四样儿的“四加行”。“四加行”就是什么都不干,脱产,快的也要三年。这就十五年了。要传一个普通的法去修,又修几年,然后给你“开顶”,这样儿又三、四年;才开始给你“传戒”、“传大囧琺”,还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传的,还要看根器。得了大囧琺的人,完后就“闭关”了,一个关是十二年;这个“闭关”是真正不出来的。所以他这“密宗修持”成就快,他是修持得认真,紧(指不松懈)。

  至于“密教”的高,也是有根据的。日本到中国留学,他们从中国回去之后,他们判、列这个教的等级,列“十住心”。把这个人的情况分为十个等类,叫“十住心”。最初就是“异生羝羊心”,就好像动物似的,这种人说的很愚昧无知啊,说的不信佛的人。一点点上来,小孩似的一点点上来,说到上头就是这样子。第八,他列的是“禅宗”,第九是“华严”,第十是“密宗”。密宗称为“秘密庄严心”,“三身”、“四曼”哪!当时(日本)华严(宗),相当于中国唐朝,跑(到)天皇那儿去,不服啊,说他们怎么说比我们“华严”还高,从来都是“华严”最高啊,怎么他们比我们高啊?天皇就把他们都诏到御前,就问他,(天皇)他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他)就回答,他说是,“我学了密,学了这个法,总之我就是从自身就放光”。说的时候他就放光了,放光就把整个儿日本的皇宫全照亮了。当时就是所有的参加辩论的、告状的人都磕头了,皇后也顶礼献袈裟。这样儿他这个“判教”就成立了,没有人敢否定了。

  附注:

  “轩轾”,先秦以前“轩”、“轾”二字单独表意,车前高后低叫“轩”,前低后高叫“轾”。如朱熹《集传》云:“轾,车之覆而前也。轩,车之却而后也。凡车从后视之如轾,从前视之如轩,然后适调也。”“轩”、“轾”二字的上述含义,使得后来二字的复合之词“轩轾”引申为高低、轻重、优劣之意。

  “轩轾显密”,确为密宗根本戒之一。“密宗十四根本戒”中,第六为“论显密法非佛所宣说”:“世尊因众生根器不同,依方便而传佛法,法门八万四千,凡显密之弟子,各依因缘,各承所学。如对佛法妄加评论,自恃惟己所学为殊胜佛法,贬低其他宗派,或生好、坏之分别心,即属违戒。当知佛法本来不二,为治千万种心,而设千万种法,故理法未明,勿得妄论。若违戒,应及时于上师前忏悔,还净戒体,否则必成堕金刚地狱之因。”(摘自《金刚乘无上瑜伽之十四条根本大戒》)又如,慈诚罗珠堪布(五明佛学院传戒堪布)着有《慧灯之光》一书,其中讲到《密宗十四根本戒》第六条“诋毁自他宗派”时慈诚罗珠堪布说:“显、密、净、禅都是正法,绝不可诋毁。在犯此戒的同时,也犯了谤法的严重罪业……大家务必要规行矩步,三思而行,切忌毁谤佛法!”

  《心声录》(黄念祖老居士选集)中,亦有谈到“学密的慎重”,念公云:“在西藏是按规矩来的,按规矩来的,这问题就小一点。先要‘十二年脱产’专学‘显教经论’,全部时间学十二年。对于佛说的道理有基本的了解,知道许多佛说的话,人们称为‘圣言量’。依据‘圣言量’,才能衡量鉴别其他人的言论行动是否‘如法’,才能分别一个人‘是邪是正’。在西藏,师徒之间要互相看三年。师父要观察弟子三年,才能决定可以不可以传?徒弟看师父同样也是这样,能不能够皈依呀?这是指依止的师父。你普通结个缘,磕个头,那就是结缘,不在此列……真正像我说的这么‘拜师受灌顶受密戒’,这就是‘学密’了。这要很慎重,需要有一定的基础,而且要互相观察三年。这个事情将来还要从严,才能够杜绝现在这些流弊,目前的流弊就是由于不按规矩。先师虚云老法师说得最正确了,这是亲自告诉我的:‘密法确实是释迦牟尼佛的法,但是西藏戒律废弛了,不行了,现在各地就更不行了’。”

  念公说过,“密宗的修持方法,是使自身三业顿同于如来果觉的三密”。现摘录如下,“日本判教,分成十个等次,从众生的(异生羝羊心)到最高的‘十住心’。‘十住心’称为秘密庄严心,从这个秘密庄严心显现:真言、种子字、手印、曼陀罗等,称为如来的‘身口意三密’,一一具足如来亲证的秘密庄严心的无量殊胜功德。至于我们众生的身口意,身造身业,口造口业,意造意业;善业、恶业,总之都是业,所以凡夫的身口意叫做‘三业’。密宗的方法,‘是让凡夫的身口意三业顿时契同于如来的三密’,佛的三密是佛果位所证的德,叫做‘果德’。以佛的果德作为众生用功下手之处,这就是‘从果上起修’,所以称为‘果教派’。譬如苹果已经结好了,你从这个苹果上,开始吃就是了。如果你要从开荒、撒种、育苗、施肥、除害,一直一直等树长大,种种的维护,结了苹果你再吃,那你就迟缓了。若是从果上起修呢?就是这个苹果,佛已经替你把应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果子摆在这儿,你只要吃。所以称为果教派。‘凡夫三业顿同佛的三密’,所以修行的时候常要结手印,合掌就是印哪!大家打坐,两手掌平放相迭,这就是弥陀的定印。手属于身,身结印,‘身业就同于佛的身密’。口里诵的是咒,就使得‘口业同于佛的语密’。众生的思想,一切起心动念都是意业,如来的意密,极浅的说,就是观想,深的说,那就是般若;‘自心契于般若是意密’,这才是真正严格的意密。所以密宗的修持方法,是‘使自身三业顿同于如来果觉的三密’。从果上开始,所以开始就得果,‘真实不可思议’。”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净土宗是密教显说;禅宗与密宗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