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无量光寿,是我本觉,始本不离,直趋觉路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无量光寿,是我本觉”,无量光佛、无量寿佛就是我们的“本觉”呀。怎么算“始觉”呢?我们起了心,发起了这个心来“念佛”,念南无阿弥陀佛,这个才叫做“始觉”。所以一般的你信了佛,还不足够完全能够称为“始觉”。这个念佛是很重要啊!所以,十地菩萨、每地菩萨都不离念佛呀!所以你不管修什么,你必须在你起心念佛之后,才是真正的始觉。从不觉,你就要开始结束你那个不觉了,趋向究竟觉了。你就要产生始觉,产生始觉就是要靠“念佛”呀。

  “托彼依正,显我自心”,这八个字好啊!我们藉托啊,要靠,托靠啊,藉托啊;靠彼土,就是“托彼”,彼土极乐世界。极乐世界的依报和正报,“依报”就是国土,黄金为地,泉池交流,宫殿,种种的庄严,(这是说)依报;“正报”就是佛菩萨、大众,这都是正报。我们要假托,要依靠彼土极乐世界,正报佛菩萨,依报种种的庄严,来显明我自己的“本心”哪。所以我们这么讲,要观想极乐世界、想阿弥陀佛什么什么功德,这一切一切都是帮助来显明我们自己的“本心”哪。

  “始本不离,直趋觉路”,我老念佛,我这不就是叫“始觉”了吗?我所念的是什么呢?念的“南无阿弥陀佛”,那就是“无量光佛、无量寿佛”啊,我所念的就是“本觉”呀。因此,我始觉所念的就是本觉,我始觉不就是没有离开本觉吗?这不就是“始觉合本”嘛!所以产生始觉,还得要始觉要合于这个本觉,这样儿才“直趋觉路”,直捷走上究竟觉的觉路。所以佛是“三觉圆满”,本觉、始觉、究竟觉都圆满了就是佛。咱们现在很荣幸的,是在本觉出生始觉,“要念佛了,这个是始觉”。你只要始觉不离开你这个本觉,老念,就直趋觉悟之路。那么假定是最殊胜的(情况),即生就“证无生法忍”。有这样儿的,晋朝有一个穷人,生活很苦,知道这个法门,他就拼命念佛,发了大菩提心。结果佛就现身给他说法,他就现生证了“无生法忍”,就成菩萨了。他后来往生之后,七次到世界来,世界上人都不知道。直到清朝的时候儿,在乩坛上才把这个事儿说出来,说了很多开示。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韦提希夫人,《观经》,儿子太坏了,儿子要杀父亲,她要去救丈夫。不许给他东西吃啊,饿死他啊。她把果酱什么之类的东西涂在身上;涂在身上去见丈夫,丈夫就吃她这些东西就活命。后来儿子说,“这个老东西怎么这么些天不死啊”?别人说,“皇太后来看他,带东西”。(他)就要杀母亲哪。大宰相说,“我不干了,自古有杀父之国王,还没有杀母的国王,我不给这样儿的皇帝当宰相了”。他才没有杀。皇太后很苦啊,就求佛呀。佛就来了,给她说法,于是她见到极乐世界,她当时“证无生法忍”。儿子太坏了。所以就是我们这个念佛,不是说只有在往生、临终,不过绝大多数是如此,在临终才能显现的。极特殊的,你可以证到“事一心”,那就把见思惑就断了;证到“理一心”就破无明了。破无明有四十几个层次啊,所以《华严》是从十住、十行、十(回)向,每一个都是十,三十个位次这是“三贤”。(从)初住起就开始破无明,里头再有三十个位次,到初地那又十个位次,然后等觉、妙觉,最后一分无明破尽才成佛啊。所以“破无明”也不是一下子,破了无明的人就应该都是一样儿?那很不一样!还有四十多个不同的情况,一层一层的。就好像我们一个铜东西(把它擦一)擦,露出一点本来的铜的光,那你可以高兴啊,你认为你是擦得出来的;但是这擦的过程那还要慢慢的、慢慢的,还有四十多个位次。所以我们只要是“究竟觉”,那全部擦干净了,全部“无明破尽”了。

  附注:

  “凡夫念佛往生,也能上品上生吗?”对于这个重要的问题,念公早年在《大乘无量寿经白话解》(三辈往生第二十四卷)为我们作出了解答,亦可作为我们理解本文“晋朝穷人当生证无生法忍”的重要参考,现摘录于下:“我们这些娑婆世界的凡夫,念佛往生,也能上品上生嘛?这个问题古时的说法认为,上上品是四地以上的菩萨才能达到的品级。幸在唐代善导大师广引经论,力破旧说,主张‘极乐九品都是浊世的凡夫能往生的级位’。只因众生所遇的因缘不同,所以出生九品的差别。例如上三品是遇大乘法的凡夫所生。中三品是遇小乘法的凡夫所生。下三品是遇善法的众生所生,这类人因造恶业,本应堕落,但以临终的时候遇到善知识教他念佛,念佛是‘诸善中王’,他既忏悔,又持名号,于是靠弥陀‘十念必生胜愿’不可思议的力量而得到往生。由(善导)大师的话可见极乐世界的上中下三辈,都是凡夫可以修到的。只是因缘各各所遇到的佛法不同而有差别。所以大师主张往生的三辈九品,总是为了‘五浊凡夫’。虽然上品上生殊胜超绝,但是我们这些五浊恶世的凡夫,只要能‘发起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念到理一心,乘‘六字洪名’与‘一乘愿海’不可思议威神之力,上品上生极乐世界。不仅是这样,晋朝有一个穷苦的人,生活很困苦,他听到净土法门后,就闭关念佛,他对于尘世十分厌倦,所以一点没有留恋,只是一心老实念佛。他念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看见阿弥陀佛,并听到佛说法,于是就在人身得‘无生法忍’。可见极乐三辈九品大家人人有份,只看修持的努力程度。”

  纪晓岚在其所著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述了数十例扶乩事例。纪晓岚以为:“大抵幻术多手法捷巧,惟扶乩一事,则确有所凭附。然皆灵鬼之能文者耳。所称某神某仙,固属假托”。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谛闲法师应北京徐蔚如居士之邀,到北京讲经说法,当时北京乩坛很盛,曾经有白城隍(旧时城市的守护神叫城隍)降鸾自称要去听谛闲法师讲经,如果有不懂之处,还要请谛闲法师解说。后来,谛闲法师应邀而至,白城隍和关圣帝君相约如期降鸾,并对谛闲法师大加称赞,当时这件事在北京社会引起很大反响。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暂尔相违,便堕无明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